「貪食德工作室」主要成員之一,編導蘇洋徵。
「貪食德工作室」主要成員之一,編導蘇洋徵。(林韶安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那些即將爆發的表演團體們

就是要冒險 一路衝衝衝 不務正業 就是「貪食德工作室」的正業

「貪食德工作室」由編導蘇洋徵與燈光設計魏丞專為主要成員,創作範疇涉及劇場、動漫、廣播、VR等,可說是超級斜槓。因認定有團隊才能成就創作,主創的蘇洋徵埋名不居功,追求著最大幅度的創作自由,靠著對各種類型劇的喜愛與理性分析,在各種領域中衝刺與冒險,「我希望我們的觀眾會習慣,這就是貪食德工作室,『不務正業』就是我們的正業。只要大家都不會覺得無聊,可以一起快樂地創造下一個作品就可以!」蘇洋徵笑著說。

文字 郝妮爾 | 2021-12-03
第342期 /2021年11月號

「貪食德工作室」由編導蘇洋徵與燈光設計魏丞專為主要成員,創作範疇涉及劇場、動漫、廣播、VR等,可說是超級斜槓。因認定有團隊才能成就創作,主創的蘇洋徵埋名不居功,追求著最大幅度的創作自由,靠著對各種類型劇的喜愛與理性分析,在各種領域中衝刺與冒險,「我希望我們的觀眾會習慣,這就是貪食德工作室,『不務正業』就是我們的正業。只要大家都不會覺得無聊,可以一起快樂地創造下一個作品就可以!」蘇洋徵笑著說。

同黨劇團《父親母親》

2021/12/17~18  19:30

2021/12/18~19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笨蛋工作室《浮世百願》

2021/12/9-2022

大稻埕十連棟

若以台灣多數的劇團屬性來看,貪食德工作室的組成的確有些特別。負責人蘇洋徵為主要創作者,並與燈光設計魏丞專搭檔,創作內容除了劇場作品以外,更多是動漫、廣播、VR等範疇。然真要說這樣的形態「不正常」,亦未免太小家子氣,好像預先規範了表演藝術有其界限——雖然說,連蘇洋徵當初也沒想過他會一口氣跨這麼多領域。

說這是獨屬該世代的斜槓技巧嗎?抑或才華洋溢的人本不該予其疆界呢?蘇洋徵先是否定才華之說,而所謂的斜槓本事也非什麼特定企圖,他坦白:「一開始只是想省錢啦,我大學是念導演的,可是出來工作以後沒錢再請一個編劇,所以就拿回來自己寫,編劇的能力是畢業以後苦幹實幹應鍊出來的。」他說得很誠懇,隨即又搔搔頭說:「怎麼辦,講這種話很不像藝術家齁?」

總而言之,無論最初那起點是如何半推半就成形的,他終歸把自己練成現在這身模樣啦,「之前念戲劇系的時候,就一直懷疑做這些東西真的會有人買單嗎?出社會能夠賺錢嗎?所以一度還想說要不要從事廣告相關的行業。」

——那麼,對於截至目前為止的選擇,對於此刻生活的現狀,你是喜歡的嗎?

蘇洋徵停頓半秒,笑說:「還不錯。」接著補充:「至少是完成我畢業時的期待啦,能靠創作養活自己。」

同黨劇團《父親母親》(唐健哲 攝 同黨劇團 提供)

名字放在團隊之後,藝術不必高大上

研究所畢業7年了,蘇洋徵在各領域都累積不少的作品,但若在網路上搜尋他的名字,得到的資料屈指可數,仔細一問,才知道他多是把自己藏在團隊的名稱之後。

「創作不是我一個人的。」蘇洋徵說:「比方說之前參與的廣播劇《24小時偵探》獲得了金鐘獎最佳廣播劇跟最佳音效,我雖然是編劇,但背後聲音剪裁、聲音導演……所涉及的專業領域太廣。我接觸愈多就愈知道,作品應該是屬於團隊的。」

埋名不居功,隱身團隊之後,他一再掛嘴邊的是「我就是好狗運啦。」好像這一路磕磕碰碰獲得的肯定與讚賞全是僥倖。

當然,若說全都是運氣的功勞,也非實話。能在業界長久地站下去,若無天賦,異稟至少得有。蘇洋徵的特異之處,或可歸功於他對於「類型劇」的喜愛。「我之前寫了一個兒童劇,拿給一個導演看,他說很久沒有看到這麼想導的兒童劇了。」他說,自己擅長的作品如推理、懸疑、犯罪、科幻……乍聽之下好像有那麼點「藝術不正確啊」?但他說:「我覺得藝術未必都要那麼高大上呀,無可否認類型劇就是很好看嘛。」因此,他閒暇之餘就是東看西看,各類影集照單全收,每回跟業主開會總能第一時間給出參考範例。

他喜歡用數據說話,而非訴諸感性,蘇洋徵舉例:「比方說,有些人會說:『我希望這是一個感人的故事』,但感人不是我說的算,得觀眾買單才可以。所以我不喜歡太空泛的題材,希望故事線盡可能具體。今天你要我寫一個快樂的故事,這太抽象,背景角色才是重點。比方說主角是兩個娃娃,要寫他們被丟進焚化廠以前的故事,有這樣的時空背景交代,劇情才能走下去。」

講完一大串,他又頓了一會兒,問:「我是不是很難訪,這樣講很不像藝術家對不對?」直說自己走理性路線,不喜歡左右觀眾的想法,因此期勉自己在編導上也能做到這樣的自由度。

至於創作的業務範疇這麼廣,有沒有難以下筆的主題呢?蘇洋徵聞之,眼珠子繞了一圈,勉強擠出一個答案:「愛情吧?」接著雙手一攤,解釋:「不是我不相信愛情,是我常常感情出問題啦。」語畢大笑,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一再開拓全新領域,他們的正業是冒險

自由馳騁的思想,亦須無設限的團隊支持。蘇洋徵一再強調自己的好運,也跟合作的團隊有關,截至目前為止的合作對象都給予極大的包容,讓他能恣意揮灑創作。近期與「笨蛋工作室」共製的作品《浮世百願》即是其中一例。

笨蛋工作室為台灣著名的密室逃脫空間團隊,近年慢慢自純粹遊戲的概念中走出,一點一滴加入故事劇情,本次邀請蘇洋徵等人加入沉浸式劇場的骨幹,使玩家在遊戲中品味戲劇的層次,也讓劇場觀眾有機會挑脫鏡框式的舞台,成為戲劇中的一個角色,一同自解謎過程打造出屬於自己的結局——顯然,這又是貪食德工作室的一個最新突破。

「第一次挑戰沉浸式劇場有沒有什麼不一樣喔?」蘇洋徵思索一番,答:「說實在,這跟我平常的工作方式沒有太大差異。」他解釋,搭檔魏丞專的直覺極準,能夠立刻給出數個畫面想法,而他則能夠藉由夥伴的視覺意象,譜出故事大綱,兩人經年累月培養的丟接球默契,好像無論案主是誰、性質為何,都能夠順順地打出一記好球。

也因此,常有觀眾到他們的臉書留言,希望貪食德「別再不務正業了,好好做戲嘛。」

「這些回應啊……我通常是不會去管啦。」蘇洋徵說,並且大方笑笑,強調這個部分可以寫喔,自己從未避諱去談。畢竟,作為一個戲劇專業出身的人,對於「正業」的指涉,是否得有個標準答案呢?他自己也是存疑的。

打個比方,一般來說叫好叫座的作品,團隊都會希望巡演,創造高CP值。然蘇洋徵不樂意,他通常不懷念舊作、不重製或加演,而是一路帶著團隊往前衝,挑戰各種沒有做過的事情。每次接到不同領域的案子,都像是拉著夥伴一同搭上沒開過的大車,經常有種「好像快完蛋」的感覺,唯恐失守、腳步錯亂。偏偏,又是再這種高風險的賭注上,他們感受到最大程度的冒險與快樂,不斷開創全新的可能。

所以,何謂正業呢?

「我希望我們的觀眾會習慣,這就是貪食德工作室,『不務正業』就是我們的正業。只要大家都不會覺得無聊,可以一起快樂地創造下一個作品就可以!」蘇洋徵笑著說,接著又聳聳肩,道:「真的是很怪的團隊齁?」

《浮世百願》(笨蛋工作室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