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集音樂劇場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那些即將爆發的表演團體們

從高雄唱起 唱歌集音樂劇場 以歌舞跨越「在地」

2019年以《大家都想做音樂劇!》打響名號的「唱歌集音樂劇場」,是扎根南方高雄的團隊,藝術總監詹喆君在國外學成後,毅然放下美國的劇院合約,返鄉「唱歌」。一路走來,從點唱機音樂劇到原創音樂劇,雖然持續開發不同題材而未見明確分類、路線的創作脈絡,但詹喆君以「希望走出劇場的觀眾都能夠得到幸福、滿足」為目標,堅持「把當下的製作做好」,或許對他們來說,這就是最有計畫的計畫!

文字 吳岳霖
第342期 / 2021年11月號

2019年以《大家都想做音樂劇!》打響名號的「唱歌集音樂劇場」,是扎根南方高雄的團隊,藝術總監詹喆君在國外學成後,毅然放下美國的劇院合約,返鄉「唱歌」。一路走來,從點唱機音樂劇到原創音樂劇,雖然持續開發不同題材而未見明確分類、路線的創作脈絡,但詹喆君以「希望走出劇場的觀眾都能夠得到幸福、滿足」為目標,堅持「把當下的製作做好」,或許對他們來說,這就是最有計畫的計畫!

2021KSAF春藝小劇場《幸福代理人》都會暖心音樂劇

2022/3/25~27  19:30

2022/3/26~27  14:30

高雄正港小劇場

 

唱歌集×故事工廠《我家大姊0空窗》

2021/12/18  14:30、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2021/12/25~26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2022/1/7  19:30

2022/1/8~9  14:30

臺北市政大樓親子劇場

我們如何想像一個長期於「高雄」耕耘的劇團呢?或許,只要離開雙北的地方劇團,往往會被刻畫一個非常相似的「在地」印象——擅於運用地方文史素材編創作品,甚至常有非典型空間演出,與環境結合。

但是,「唱歌集音樂劇場」(後簡稱唱歌集)這個成立於2009年11月的高雄在地劇團,卻非常地「出格」。以「音樂劇」作為主要創作形式的他們,打響名號的《大家都想做音樂劇!》(2019)就是用音樂劇來討論音樂劇,在喜劇氛圍裡盤點台灣的音樂劇生態。其他如《我家大姊0空窗》(2019)說大齡女子面對社會觀感、家庭處境等的喜悲,《魔神候補生》(2020)則走親子音樂劇路線,題材的多樣化更顯唱歌集「很不在地」。只是,他們為何又如何開創這條音樂劇路線?面對南部人才與觀眾的培養,是否能在音樂劇市場裡「唱」出跨越「在地」的契機?

從「為了唱歌」踏向音樂劇的原創之路

擔任唱歌集藝術總監的詹喆君,因歌唱興趣使然,於高中開始就讀音樂班,並從台灣一路到美國東岸繼續學業也參與演出,卻在旅美6年後,放棄夏日歌劇院(Summer Opera Theatre Company)的合約及綠卡,回到台灣,返回高雄,回家唱歌,並創立唱歌集。創團當時,南部並沒有人在做音樂劇,甚至整個台灣的音樂劇創作都還少有。

只抱持著唱歌這個念頭的她,笑說:「創團,比較只是為了作品,想要一起做一件事情。」所以,早期的唱歌集音樂劇場並無原創作品,多半是點唱機音樂劇(註),像是《Miss Taiwan》(2009)、《我的公主計畫》(2012)等。平均一年完成一部製作的唱歌集,一開始便打開兩岸市場,而2014年到上海國際藝術節演出後,也讓詹喆君意識到劇團開始有忠實粉絲的出現。或許是想要回應粉絲,也或許是創作者靈魂的擾動,「原創音樂劇」的念頭才開始升起——2017年在高雄首演並帶往韓國大邱演出的《紐約台客》,不只原創,也是最早全集完整演出的「影集式音樂劇」。

同時,也在原創思維逐漸穩固下,創作開始觸碰更多題材,也有團隊經營的想法。目前擔任製作人的詹喆雅,是詹喆君的妹妹,也是劇團唯二的正職成員。或許是看著劇團的努力,於去年離開原本的正職,轉到唱歌集專職,攬下行政業務,更突顯團隊分工有更加完備的可能。而核心團員/演員蔡恩霖、駐團作曲家張清彥的加入,成為唱歌集能夠穩定累積原創作品的原因。此時的唱歌集,開始思考團隊經營的必要,培育在地人才與觀眾,慢慢讓唱歌集從「成團」到「成熟」。

《愛(AI)妻》劇照(唱歌集音樂劇場 提供)

穩步前進,突破現有困境

喜歡音樂劇到做了一齣音樂劇來談音樂劇的唱歌集,用《大家都想做音樂劇!》讓北部觀眾認識他們,這樣的形象從作品本身強烈連結到劇團身上;而劇中追問著音樂劇的迷思與本質,玩味地反射出身處南方的唱歌集,在叩問整體的當下如何回應自己的生存。

2019年後,開始與導演林羣翊的固定合作,是個契機。曾與「躍演VMTheatre」導演曾慧誠一同工作多部音樂劇作品,如《Daylight》、《搭錯車》等,他卻決定回到高雄創立「大事件劇場」,而這次的「返鄉」也提供唱歌集如何與北部的音樂劇表演者、設計團隊等連結的管道,引入異地資源——畢竟,音樂劇(甚至是劇場)創作還是得仰賴北部創作、技術團隊的合作。但,北部演員排練、演出等所延伸的旅宿費,仍舊造成劇團不小的必要負擔,所以林羣翊也很清楚意識到唱歌集目前仍無法支應中大型規模的演出,而以小品、小劇場為主要創作路線。

詹喆君認為,唱歌集雖於《我家大姊0空窗》開始向北部市場試探,但策略上仍較為保守。而這種較為「漸進」的發展,顯示劇團未有突然擴大的規劃,包含劇團體制、作品規模等。就連《大家都想做音樂劇!》及即將演出的《我家大姊0空窗》將演出空間移至台北親子劇場,也源於故事工廠與udnFunLife聯合數位文創的推動與協助;於是,從小型展演空間推向中大型劇場,較多是順應現實考量而作出調整,也可成為不同演出版本的開發,藉此敞開唱歌集的市場。

唱歌集藝術總監的詹喆君(唱歌集音樂劇場 提供)

為了當下,也為忠實粉絲負責

詹喆雅統計過唱歌集的觀眾組成,主要以學生、50至60歲的白領族為主,且以女性居多;有意思的是,更已累積出固定觀看唱歌集作品的戲迷。但,除繼續進行較易攜帶的讀劇演出、校園推廣等去拓展觀眾群,唱歌集更致力於開發題材,嘗試去觸及不同年齡層、看戲習慣的在地觀眾。詹喆君說得浪漫也堅定:「想對在地觀眾負責,要帶來新的題材、新的表演者。」

於是,親子音樂劇《魔神候補生》就是近期最有趣的一次開發經驗。當時的目標是希望「用一個作品去認識不同觀眾」,詹喆君也認為這個作品有別於我們對兒童劇的想像,而更強調「親子」;他說:「不是為了取悅兒童,而是希望原本的觀眾能帶小孩來看作品。」在讓小孩看得懂音樂劇的同時,也不會「冷落」成人。對導演林羣翊來說,這其實是個未來也不會輕易嘗試的挑戰,因為對於沒有任何成員擁有父母身分的唱歌集,《魔神候補生》在導演敘事、行銷管道等方面都像是往新大陸摸索。不過,雖驗證了「親子市場」並不易碰觸,也藉此發展出較為輕巧的版本,能夠帶進校園,目的反而是殊途同歸。

在持續開發不同題材而未見明確分類、路線的創作脈絡下,詹喆君的目標是「希望走出劇場的觀眾都能夠得到幸福、滿足」,於是,她想創作出有普世情感的作品,與時事、時代等共感,並有別於台北的「都會感」,而這或許可以從延期到明年演出的《幸福代理人》,定位為「都會暖心音樂劇」,找到一點端倪。

唱歌集其實是個很「當下」的劇團。詹喆君笑說,他們並沒有預先進行長期規劃,至多想到後年的行程。但是,她的那句「把當下的製作做好」,或許就是最有計畫的計畫吧!

註:點唱機音樂劇,指的是基於已有的經典歌曲、流行金曲來創作的音樂劇。

《我家大姊0空窗》劇照(唱歌集音樂劇場 提供)
親子音樂劇《魔神候補生》唱歌集音樂劇(唱歌集音樂劇場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