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豫劇團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台灣外表的「台灣梆子」

評臺灣豫劇團《金蓮纏夢》

2022臺灣戲曲藝術節—臺灣豫劇團《金蓮纏夢》

2022/5/21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臺灣豫劇團《金蓮纏夢》改編自編劇王瓊玲教授的童年記憶,管窺外婆裹小腳的大秘密,取材很「台灣」,因其來自嘉義梅山鄉;另外,人物設定與表演很「戲曲」,因一台女角全踩蹻。繼《美人尖》、《梅山春》等作品,臺灣豫劇團亟欲與本土情感連結,《金蓮纏夢》一劇不因近代背景,而犧牲戲曲演員講究的四功五法,題材的選擇可說達到雙贏。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豫劇團 提供)

跨界的歧出之想與隔閡

本劇主題為「金蓮」,即三寸金蓮,自古的纏足傳統,是父權下的審美觀,而這股風氣,也吹到了戲台表演。在只有男性演員時,扮演女性的「旦」,為了詮釋纏足,發明「蹻」,成為旦行不論男女,必練蹻功,甚至是開蒙的重要基礎功,至今不輟。藉著本劇探討一個家族的耆老從纏足到放足的覺醒,讓蹻功得以在這個民初時裝的舞台上呈現。

序幕以一批劇校小女孩站磚耗蹻開始,一雙雙綁了小腳的旦角演員,踩在面積10公分的紅磚面上,接著踩著蹻「下腰抓腳」、「虎跳」、「前橋」等諸多毯子功技巧,呈現蹻功訓練之不易,看著女孩兒們一個個完成動作,即便無關劇情卻扣合主題,一開演即十分揪心。

劇中安排了各式蹻功,舉凡《拾玉鐲》餵雞趕雞、《陰陽河》挑擔子、走山坡、翻身、圓場等技巧,若加上《掛畫》椅子起落功,就是個劇藝精采的「蹻功全賞」。借用了踢踏舞的聲音舞步,讓蹻踩在堅硬的地面發出清脆聲音,雖然不符劇中年代的藝術型態,但算是跨界的歧出之想,若視為展現花魁的多才多藝,也僅勉強可行。

另外,當〈青蚵仔嫂〉(台東調)的旋律響起,台上穿梭著民初各異其服的男士,西裝、長袍坎肩、日本和服等,展現艋舺人潮的多元性化,大型的拱橋式長廊,為舞台塑造了2樓空間,也創造了「望江樓」青樓的隔間形象。一切還沉浸在台灣早期繁華鬧市時,板胡與梆聲響起,演員開口唱【二八】,旋即將觀眾拉回正在看一場名叫「豫劇」的劇種,這樣的文化撞擊,展現台味與保存梆子味的同時,音樂和語言卻使觀眾不自覺地出戲。儘管主創者已盡量淡化豫劇色彩,仍無法避免跨文化、跨劇種的隔閡。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豫劇團 提供)

仍屬八股的選擇

妓女在歷代的職業都是特殊的存在,最近網飛(Netflix)十分火紅的印度電影《孟買女帝》,同樣是花魁,女主角甘古拜,自知無論是自願或非自願,既成了妓女,此生難再翻身,於是善用自己的優勢,為妓戶業爭取營業權益。

而我國歷代花魁故事中往往設定花魁欲從良,找尋真愛,下場淒涼,吃遍苦頭。妓戶堪稱古代才女之匯流地,地位低下中外皆然。《金蓮纏夢》劇中兩位花魁,都期待嫁個好人家,卻愛上同一個人客,最後花玉娘力勸新花魁無雙,自謀生路,避免當第三者,並且從孫女開始不再裹小腳,雖想展現新女性覺醒,但力道不足,過程仍八股。

臺灣豫劇團近年多部大型作品取材本土人事物,製作規格精緻,欲摸索一條「台灣梆子」的明確路線。因著新演員背景各異,傳統豫劇的味道日漸薄弱,廣納百川,期待梆子落地生根70年後,在語言、音樂、腔調等各層面,能有意識地建立一個台灣獨特的梆子劇種,而不只是外表形式或敘事做出「台灣梆子」。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7/20 ~ 09/20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