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谷》
《恐怖谷》(里米尼紀錄劇團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直擊藝現場—2021秋天藝術節評論

為慾望服務的分身有術 評里米尼紀錄劇團《恐怖谷》

人類一邊偵錯檢測的同時,人工智慧的分身也映照了我們所拋出的慾望,想要人工智慧聽話、乖順、一如人類終究渴望平靜安穩的生活,所以依賴機器帶來的穩定恆常。目前我們還處在「都是真人」的世界,未來,機器人取代真實示人的比例愈來愈高,從微整形到整出一個人,真實崩壞的速度遠遠超過於有限的想像。

文字 孫玉軒 廳院人會員
第343期 / 2021年12月號

人類一邊偵錯檢測的同時,人工智慧的分身也映照了我們所拋出的慾望,想要人工智慧聽話、乖順、一如人類終究渴望平靜安穩的生活,所以依賴機器帶來的穩定恆常。目前我們還處在「都是真人」的世界,未來,機器人取代真實示人的比例愈來愈高,從微整形到整出一個人,真實崩壞的速度遠遠超過於有限的想像。

里米尼紀錄劇團《恐怖谷》

2021/10/24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當分身乏術變成分身有術,抽不開身的行程、必須出席的社交、跨越時區的會議,各種無法親臨的現場,都可以委託分身代為執行,許多問題看似得以解決,只是,這麼一來,世界變好了嗎?朝人類所理想的世界更靠近了一點嗎?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作品《恐怖谷》以單「人」講座的形式進行,這個「人」,並非有血有肉的骨血之軀,是機器人。嘴型的變化、眼皮跳動,這些細微的動作都在科技的輔助之下近乎真實,觀看的同時,觀眾也被人類創造出來的科技審視著。

「你有什麼感覺?」這句話冷不防朝觀眾擊出一記直拳。感覺,人與機器的不同,在於真人有體感,肉身曾真實地經歷過事件,大腦擁有情感的記憶。直覺,預感,潛意識,這些科技尚未破解的魔法,甚至是最近很流行的「閱讀空氣」,都是歸屬於感性的分類。對機器人來說,「感覺」不過是一連串複雜的指令,體感的主體是身體,機器人的主體依然是機器,「如果這樣呢?」語落,腳踝三百六十度轉了一圈,噢!好痛!不自覺皺起了眉,耳朵彷彿聽見骨頭斷裂的聲音,會感覺到痛,是因為人類的身體有疼痛的經驗,甚至是酸痛、刺痛、抽痛、絞痛、脹痛……等等各種類別的痛楚,機器人疼痛的程式碼會是什麼?機器人是否能夠感知自己身上冰冷的金屬、過熱的馬達?還是一切依然只是安全防護的程式碼之一。

因受損退化而沉滯遲緩的身體,與機器人彆扭生硬的動作,肉眼何以輕易辨識真人與機器?當肉身逐漸枯萎,分身依然神采奕奕,穩定地繼續執行任務,不會疲勞傷痛、不會情緒失控,兩者的身體拉出了時間的產物,卻是如此諷刺與無力,也許,正是這個差異提供了人類對科技的無限想像:我們嚮往的文明世界!

人類的慾望某方面推動了世界前進,想要美味的料理,想要便捷舒適的移動方式,科技產品的確代勞了許多繁瑣的雜務,提升人類的生活,另一方面,科技卻成為慾望的雙面刃。想要,是慾望,不想要,也是慾望,不想要承擔責任,不想要受制於人,追求慾望的同時,也犧牲了自由,必須遵守自己創造出來的遊戲規則,在有限的選擇裡將自己塞進那個蘿蔔坑,卻也掉入了另一種綁架,花更多的時間在社群網絡,用各種軟體抹去真實的痕跡,在假象中收穫羨慕與掌聲。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機器人,我不禁好奇:生而為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分身」?分身:是肉身的贗品,假的,包裝過的,將身上分裂出的某一部分的自己,拿去與人工智慧交易,而作為籌碼的代價是鈍化,如操作、計算的能力漸漸消退,如同浸泡在毒藥裡的蘋果,慢慢地滲透,最終如沉睡般死去。人類一邊偵錯檢測的同時,人工智慧的分身也映照了我們所拋出的慾望,想要人工智慧聽話、乖順、一如人類終究渴望平靜安穩的生活,所以依賴機器帶來的穩定恆常。目前我們還處在「都是真人」的世界,未來,機器人取代真實示人的比例愈來愈高,從微整形到整出一個人,真實崩壞的速度遠遠超過於有限的想像。

孫玉軒 廳院人會員

以舞蹈碰觸世界,藉文字照看自己,目前努力練習用幽默感讀取焦慮。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1/01 ~ 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