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邊界

5年後,我將會……

當第1個回應第3題的人說出「5年後,我希望我能……」,帶領者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發言。她進一步說明,我們不應該說自己「希望」或「想要」在這5年間做什麼,而是更具體地聲明我們「將會」做些什麼。這看似只是簡單的語法問題,但這種堅定不移的陳述句,正是其中的關鍵。就像一個巫師施法時,必須將腦中的想法化為口中的咒語,將抽象的思考轉換為具體的現實是非常重要的。

當第1個回應第3題的人說出「5年後,我希望我能……」,帶領者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發言。她進一步說明,我們不應該說自己「希望」或「想要」在這5年間做什麼,而是更具體地聲明我們「將會」做些什麼。這看似只是簡單的語法問題,但這種堅定不移的陳述句,正是其中的關鍵。就像一個巫師施法時,必須將腦中的想法化為口中的咒語,將抽象的思考轉換為具體的現實是非常重要的。

從事藝術工作最容易忽略的事情之一,就是給自己保留足夠的時間學習。我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餵養我們的身體,卻經常忽略要「餵飽自己的頭腦」。

我過往經驗裡,最值得一提的「精神餵食」,是參加SITI劇團(Saratoga International Theater Institute)開設於紐約斯基德莫爾學院的暑期戲劇工作坊。這個為期5週的工作坊吸引了眾多藝術工作者,從在校生、視覺藝術家,到知名的資深劇團導演和演員,都在此聚集。工作坊的第一天,帶領者讓我們圍成一圈,給了3個破冰的提示:

1) 完成以下句子:我總是_____。

2) 描述近期影響你最深的演出,以及它為何對你有衝擊。

3) 完成以下句子:5年後,我將會_____。

實現夢想的奇妙咒語

人們對第1題的回應往往很輕鬆愉快:「我總是熱情擁抱他人」、「我總是忘記沖馬桶」、「我總是會因為冷笑話而發笑」,這些回答所揭露的個人特質無傷大雅,又能提供一個有趣的自我介紹。而在所有的個人特質中,人們選擇展現哪一個?這些被揭示的特質又告訴了我們什麼?

第2題的答案則給了我們一窺對方審美觀點的機會,當某人對百老匯音樂劇的壯觀場景提出看法,另一個人也許正聚焦於肢體劇場所呈現的生猛張力。在了解同學們廣泛涉獵的作品同時,我們也自然而然地展開了評論的過程。在眾人無聲的默契下,單單說出喜歡或不喜歡一個作品是不夠的,人們期盼著你說出更多為什麼。在工作坊的第1天,我們已經在討論「我們如何討論藝術」。

當第1個回應第3題的人說出「5年後,我希望我能……」,帶領者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發言。她進一步說明,我們不應該說自己「希望」或「想要」在這5年間做什麼,而是更具體地聲明我們「將會」做些什麼。這看似只是簡單的語法問題,但這種堅定不移的陳述句,正是其中的關鍵。就像一個巫師施法時,必須將腦中的想法化為口中的咒語,將抽象的思考轉換為具體的現實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生命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專注於當下,以至於我們很少給自己時間和空間後退一步思索未來。一眨眼5年、10年過去之後,才發現自己仍然在原地踱步。

聽著人們述說自己的5年計畫令人興致盎然:「5年後,我將在自己的劇團擔任藝術總監」、「5年後,我將成為一個不需要在咖啡廳打工的全職演員」、「5年後,我將非常快樂!」

輪到我的時候,我回答:「5年後,我將完成我的第一部劇情片。」這個答案連我自己都很吃驚。我從事劇場導演的工作已經近20年,但當這個問題猝不及防地來到我面前,我終於將這個高中之後就被我拋於腦後的夢想說了出來。聽到自己的陳述,並且看見圍成一圈的藝術家們點頭表示支持,形成了一股力量——「5年後,我將完成我的第一部劇情片。」

我真的拍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

我開始在開發新作品的工作坊中運用這些破冰問題,每當輪到我回答第3題時,我總是給出同樣的答案。直到幾年後,我的工作軌跡沒有任何朝著我的第1部電影邁進的跡象,我開始思索,我是否該換個答案,放棄我的夢想?

然而,就在兩年前,我們成功申請到了文策院的補助計畫,並在今年1月完成VR影片拍攝,近期更得知這部VR作品入圍了今年9月的威尼斯影展。

確實,這不是一部劇情長片,但我仍然導演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作品!而且它就要在威尼斯影展上映了!

為夢想命名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將它們落實為文字則是實踐夢想的第一步。生命正是一連串無限的可能性,屢試不爽!

現在,輪到你了:5年後,我將會……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