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報導「九二一文化震撼」,1999年12月號至2000年5月號,第84期。
系列報導「九二一文化震撼」,1999年12月號至2000年5月號,第84期。(本刊資料室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 書寫的力量 社會動態篇

時間跨度中的瘟疫之眼,從SARS到COVID-19的忠實記錄

總說表演藝術是當下,以此特性,記錄稍縱即逝的時間切片總是困難。2020年春,新冠肺炎使得人心惶惶,勾起眾人2003年面對SARS的回憶。「當初是怎樣走過來的?」近20年前新聞資料庫發展未比今日,谷歌收穫有限。所幸仍有當年雜誌的典藏,始能得知圖文記載及綜合報導;而後又有《表演藝術年鑑》的統整,為當年產業挑戰留下記錄。

回頭看,月刊或雙月刊都提供了有別於日報或週刊的跨距,讓各方資訊得以沉澱再現,卻又不覺落伍。迥異於學術研究較為漫長的審查出版歷程,或是強調總體趨勢型的分析;雜誌有更多的寫作自由,也能藉由顯微鏡般的個體切片,呈現多種樣貌,同時它也面向大眾,也能有更廣大的讀者群。

特別企畫 「帶藝西進,登「陸」不易? 台灣表演藝術團體『大陸實戰記』」,2001年09月號,第105期。(本刊資料室 提供)

「疫情考量」有效期限竟拉長到了2022

2020年重新翻閱史料的我,面對新冠肺炎的許多未知,既困惑又不安。但是在翻閱報導後,回想起SARS後重回常軌的生活,樂觀地覺得產業有其韌性,即使受傷,還是有辦法重新找到復原的方式。2003年6月號,資深劇場設計師聶光炎的專欄文字說「……可是表演藝術,它基本上,卻又是一個生命力很韌、很強的藝術。短暫的消沉,常不會使它一路衰退下去。因為不同的境遇,會產生不同的劇場,不同時代也會創造出劇場新的意義」。

亦如2003年7月號,「揮別疫情陰影,表演請繼續」中,時任表演藝術雜誌編輯的傅裕惠文中,提及疫情後「恢復正常生活」的期待,以及當時的紓困政策如何進行、原本取消的節目如何「捲土重來」,讓民眾重新回到劇場;也如同年8月號中,「後SARS時代的藝術生活」圖集,窺得「除煞」後的藝術生活。

如同我們都知道的,觀眾回歸,延期與取消的國外節目也紛紛另尋檔期演出,劇場沒有就此消失,也展現了它的韌性。

只是,我沒料到「疫情考量……」這句話的有效期限,至2022年寫作當下仍有效,成為諸多計畫趕不上變化的開場白。3年來,全台累積已有400萬人確診。這一千多個日子是怎麼過來的呢?與病毒之戰來到尾聲了嗎?

專題「文化『入世』觀」,2002年01月號,第109期。(本刊資料室 提供)

從國內到國外、內在到外在的疫情報導

2020迄今,《表演藝術》雜誌已刊登超過50篇疫情相關文章。有別於SARS時以台灣的報導為主,新冠肺炎全球大疫之下,編輯部在世界各地的作者,也傳真當地藝波。內容涵括這段日子以來的諸多討論:與作品有關的面向,包括從疫情初期看到演出團體在網站上播放舊作,延伸討論過去作品如何典藏、困難有哪些?沒閒著的劇場人因應在「社交距離」規範下製作的雙人演出、獨角戲;以及各種型態產生的創意(數位直播、虛實整合、線上跨國合製等)的報導。

作品之外,小至個人對於生活的因應、勞動者在疫情當中的挑戰與轉變(341期專題,「疫情之中,我們的工作方法」)大至整體政策環境的反思與提醒(330期,高竹嵐「一場瘟疫  揭露原本脆弱的產業體質——疫情前後台灣表演藝術產業之數據觀點」),還有展望未來的期許(343期,蔡淳任〈從疫情前後的數位轉型、紓困政策,定錨台灣2025表演藝術發展方向〉)及對於國際整體環境的討論(344期,馬慧妍整理〈面對變動的世界 I : 疫情對表演藝術結構及場館的影響〉),忠實呈現疫情不同階段與面向的關注,恰好也反映了全球化與這個產業的連結。

或許,在我們終於越過疫情終點線後,我想知道「後來怎麼了?」,為表演藝術貢獻才華的各位,曾經起心動念轉行的,後來呢?危機有沒有帶來轉機?哪些改變只是過渡,而哪些讓我們勇敢地捨棄過去,頭也不回地擁抱新局?

可能日後想起,在這段為了防疫而過得有點朦朧的日子中,幸而還有這本專業雜誌,提供清晰之眼,得以回望。

 

文字|魏君穎 國立中山大學管理與創業研究所助理教授

聶光炎〈SARS,劇場關燈之後〉,2003年6月號,第127期。(本刊資料室 提供)
專題 「揮別疫情陰影,表演請繼續」,2003年6月號,第127期 。(本刊資料室 提供)
圖集「後SARS時代的藝術生活」,2003年08月號,第128期。(本刊資料室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10/11 ~ 12/11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