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瑞儀 繪)
特別企畫 Feature 來場成熟的冒險!(三) 呂協翰X張日麟

仙角攻蛋,讓「老」不再老是印象中的「老」

「仙角(先覺)」為台語中稱呼有智慧的長者,「百老匯」則帶有歌舞秀,以及聚集上百位老珍寶在此地的意涵。「仙角百老匯」為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自2012年開始辦理的公益大型舞台秀,每年初向全台招募有志表演的65歲以上團體,選出10組團隊進行集訓,並在該年10月於台北小巨蛋進行演出,向全民開放免費索票觀賞。預計在今年完成後,稍作休息,重新調整步調再出發。

「仙角(先覺)」為台語中稱呼有智慧的長者,「百老匯」則帶有歌舞秀,以及聚集上百位老珍寶在此地的意涵。「仙角百老匯」為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自2012年開始辦理的公益大型舞台秀,每年初向全台招募有志表演的65歲以上團體,選出10組團隊進行集訓,並在該年10月於台北小巨蛋進行演出,向全民開放免費索票觀賞。預計在今年完成後,稍作休息,重新調整步調再出發。

呂協翰:絕對翻轉「老」的刻板印象!

「仙角百老匯」其實是一個有機體,內容跟演出型態每一年都在微調,第1年到第3年的演出隊伍,主要由之前的健康活力秀競賽中優選而來,從第4年開始轉為甄選制,由隊伍主動報名,希望透過這樣的招募與演出,進一步促進在地社區的翻轉。隊伍取捨時也有多元考量,例如平均年齡、性別參與比例等。

以表演音樂來說,為了要讓不同世代的觀眾有共鳴,也會出現當年流行的歌曲,但要讓長輩接受不容易,像有一位彰化的阿嬤一開始很排斥跳〈癡情玫瑰花〉,一直抱怨太快、聽不懂,直到有天路過服飾店聽到店家正播放這首歌,她很高興與我分享「這我有聽過欸!」音樂的選擇,也能提升長者的社會參與和連結。

「仙角百老匯」的舞台呈現只是這個製作其中一個目標,我們也關注從徵選結果發布到上台演出的這10個月,長輩因練習次數變多,走出家門與人群互動的機會也增加,對於社區組織發展更有階段性的提升。同時長者們會對自我健康管理有要求,就像參與旅行前一天突然生病,無法成行會很失望,他們在上台前會更努力把自己的身體保護好,健康自覺提高了,更重要的是要有積極的動機去支持他們:今天我站上了小巨蛋的舞台,也能感同身受「原來江蕙也是在這裡演出的!」,在生命當中留下輝煌的一頁,對老後生活、生命價值激發更多可能。

對於這樣的演出,觀眾組成除家人與同齡者,也希望打破同溫層,所以我們的目標是:只要你願意,絕對讓你的刻板印象獲得反轉。我自己不太能接受觀眾說「他們這個歲數,這樣子很棒了」的評價,雖然是索票進來,但是觀眾花了時間成本,我們也要對你的時間負責!

呂協翰,37歲,「仙角百老匯」執行製作暨音樂設計,同時為致力於銀髮經紀、高齡與退休人力翻轉的社會企業「古稀創意」創辦人。

張日麟:喚醒軍魂,不再是「三失老人」!

參加「仙角百老匯」之前,我是自我封閉的「三失老人」:朋友失聯、婚姻失敗、事業失落。但從攻蛋成軍到演出的半年多,我的心境不斷轉換,現在完全融入了新竹榮民之家,跟一群快樂的夥伴,變成健康、尊嚴、快樂的銀髮一族。

當時住進榮民之家是因為心肌梗塞來療養,只抱持幾個月就回去的心情,但保健組帶我們做健康操,也組成「飛齡樂將團」去養護堂去表演給行動不方便的老人,成為後來攻蛋團的基礎。我在這裡面的角色像是指揮官,整個活動從初選到複選,也經歷過五月天〈離開地球表面〉要裝扮成怪獸,過程中我慢慢解放、去解脫自己。

我們這段表演總共有101位老爺爺參與,演出一段軍中生活,當天獲得現場觀眾最大的掌聲。那時兩岸情勢低迷,軍隊士氣不是很高昂,我們這些老兵做出這樣的表演,無形中有一種震撼效果,現場的觀眾給甚至用手機亮燈海,舞台上的舞台下的互動關係,我們台上所有人都很感動。我們那個腳步聲整齊地唰唰唰,唱著真的軍歌,那一個剎那,「軍魂」就出現了!每個老榮民都免不了有「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辛棄疾〈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回到年輕時在軍中的時刻。我念黃埔軍校時,對自己要求嚴格,時常會被找去做軍事動作的示範。後來在馬祖最前哨高登當指揮官,那時候兩岸很緊張,半夜只要弟兄反映據點有狀況,我一定是馬上到第一線去看,以安定軍心。記得當時要驗收戰防砲射擊的前兩天,南竿本島的一個據點膛炸,當場炸死兩位弟兄。換我們做測試時我很猶豫:要跟弟兄一起完成任務,還是讓他們自己去?後來我毅然決然回到據點裡,要苦兵之苦,跟弟兄們同在一個生死線上,大家才會拼命。

雖然訓練過程很辛苦,可是題材很有共鳴,大家參與都很積極。練習時,比較年輕的也會協助年長的著裝,那些軍靴都很重,大家上台前會互相幫忙。我兩個女兒也有來看表演,我大女兒是中研院博士後研究員,二女兒特別從美國趕回來,她們到後台獻花,都說爸爸表演的好棒喔!

這次在帶動團隊,我們說領導要有強制力跟親和力,整個攻蛋團隊很多都是八九十歲、一百多歲,我在裡面算年輕的,這個作品真的很辛苦,不能強制,只能用親和力。從我們主任、各級領導,包含我自己在內,每個動作都自己先做好,要集合我就站好位置、手先舉起來,慢慢的凝聚大家的向心力。動作再難、要多練習幾次,就都沒有問題。

我很佩服的是,大家在表演時都不緊張,有一個95歲的蔡爺爺,他表演到一半的時候,槍背帶掉了,他反應很快,直到表演結束大家都沒發現,真不愧是戰場上的老兵,這些老兵他們都經歷過抗戰、國共對戰,轉撤退到台灣來,他們臨危不亂的這種鎮靜,實在很令人佩服。

弘道做這個活動非常有意義,老人家最大的成就,就是不要給子女增加負擔。退休後的時光都能健康快樂的生活,對國家的醫療、家庭的負擔,都會減輕很多,「仙角百老匯」就是在提供我們釣具,教我們釣魚,讓每一個老人能夠健康快樂、開朗的生活,我就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很感謝他們!

張日麟,75歲,陸軍少將退役,2021年因其對榮民保健提倡上的貢獻,獲得輔導會榮民楷模,2020年《仙角百老匯9—食神接班人》演出者。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11/22 ~ 01/22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