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御翔 攝)
焦點專題 Focus 創作者鬼事特輯 直接把毛線帶去排練場

音樂劇演員張芳瑜:我就是這麼容易著魔啊!

近年鬼事特多,疫情席捲百工,世界局勢動盪,卻不知是否與此稍有關聯,日本鬼怪漫畫討論度極高,在一年將盡之時,有3場展覽於台灣同時掀起:無論是跟著《鬼滅之刃》殺鬼,在仇恨的形體消逝以前、看見無論人鬼背後都有埋藏極深的故事;或者參與《咒術迴戰》的戰役,理解最軟弱之人有可能才是化解危機的關鍵;同時,鬼怪界也吹起老派風潮,引領我們進入《鬼太郎》,一睹可親可愛的妖將在台灣重啟話題。

不過,世間有形而下的鬼怪之狀,也有形而上的離奇「鬼事」——任何工作都有可能發生瓶頸、煩惱、挫折與荒誕之事,且面臨的景況各有不同,本次我們邀請台灣的創作者一同「抓鬼」,探究不同藝術領域間的苦痛心酸,且好奇此些人是如何一一化解?

近年鬼事特多,疫情席捲百工,世界局勢動盪,卻不知是否與此稍有關聯,日本鬼怪漫畫討論度極高,在一年將盡之時,有3場展覽於台灣同時掀起:無論是跟著《鬼滅之刃》殺鬼,在仇恨的形體消逝以前、看見無論人鬼背後都有埋藏極深的故事;或者參與《咒術迴戰》的戰役,理解最軟弱之人有可能才是化解危機的關鍵;同時,鬼怪界也吹起老派風潮,引領我們進入《鬼太郎》,一睹可親可愛的妖將在台灣重啟話題。

不過,世間有形而下的鬼怪之狀,也有形而上的離奇「鬼事」——任何工作都有可能發生瓶頸、煩惱、挫折與荒誕之事,且面臨的景況各有不同,本次我們邀請台灣的創作者一同「抓鬼」,探究不同藝術領域間的苦痛心酸,且好奇此些人是如何一一化解?

雖然媽媽說興趣不能當飯吃

「媽媽說興趣不能當飯吃,可是如果沒有興趣,那件事情我就做不下去啊。」張芳瑜說。

以高亢飽滿的聲線站上舞台,張芳瑜是台灣這幾年最多產的音樂劇演員之一。問她入行這麼久,做什麼事情最痛苦?她歪頭想了一陣子,只說這些年的日子都是痛與快樂並行著,「頂多就是即便身體很累,還是不得不練發聲的日常生活吧……這算嗎?」答案給得好猶豫,因為她能想到的事情,大多還是快樂居多啊。

只不過,這樣的快樂可能也是一種當局者迷?畢竟,她也這麼說:「有一陣子每次演出前夕,我嘴巴附近就會起皰疹,醫生說是因為壓力太大,但我自己沒有感覺。」

沒有感覺的原因,可能是對這一切感到習慣了。在台灣接案演出工作,時常是在經濟價值與故事價值之間來回躊躇,「我覺得如果單純想賺錢的人,應該不會選擇這個職業吧?」張芳瑜笑說,因為自己決心要把興趣當飯吃,她得付出大量的熱情與時間磨練自己,經常是左手領到演出工資,右手可能又繳去上聲音、舞蹈或其他表演訓練課程。

對此,張芳瑜並不特別喊苦,只是有件事情真的還是讓她有點吃不消,那便是讓諸多演員聞之喪膽的「夜排」。

(郝御翔 攝)

演員鬼事:休息時間,為什麼要覺得愧疚?

「台灣的劇場演員很少能全職投注某一場戲,所以大家能夠湊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如果最後所有人的時間真的敲不在一起——雖然很少、很少發生——可是,最後團隊就會抓晚上10點以後開始排練。這就是夜排。」張芳瑜眉頭微皺,想到演員生態的鬼事,她覺得「夜排」為排行榜上的前幾名。

剛入行的演員,除了技藝的磨練之外,最考驗人心的恐怕就是時間的調度。

「我們不像上班族有週六日可以休息,排練時團隊問可以工作的時間,如果沒有拿捏好、一口氣把空擋全部給出去,很有可能就會給到這個月完全沒有休息的空間。」張芳瑜說,而夜排又特別讓她傷腦筋,「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得已的,所以人家call那個時段也不能說沒空,可是夜排最晚可能會拉到清晨一兩點,如果隔天早上又有其他排練,整個人狀況都會很不好。這對演員很傷,因為你一定是睡得好才會表現好。觀眾看戲的時候,也不可能會去了解你前一天發生什麼事。」

說到這裡,張芳瑜特別回過頭強調,這樣狀況真的「非,常,罕,見」。論及演員工作最大的障礙,仍在於克服自己的心魔,例如:「雖然知道無論如何要留給自己休息的時間,但是如果看到別人在排練我卻在休息,還是會覺得很愧疚。」

不過,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張芳瑜練就隨時能夠放空腦袋的功夫——打毛線。

(郝御翔 攝)

抓鬼秘方:直接把毛線帶去排練場

講到毛線,她眼睛一亮,堆滿笑意地說:「我最近跟自己說要演出新戲,不可以把毛線拿出來了,我要專心背台詞。否則我會完全陷進去。」隨即又忍不住大喊:「可是我真的好想完成喔。」

毛線能夠清空她腦袋裡的雜質,瞬間切換到放空模式。偶爾手癢難耐,排練時她也帶上毛線,等待他人排戲空擋,自己就在底下打著,「其他人都會笑我、叫我不要再織了。我就是著魔成這樣啊。」

可是怎麼辦,她真的好愛喔。

其實不只毛線,張芳瑜說她每隔一段時間就容易陷入一個狀態,「像是前一陣子我迷上羊毛氈,就買了超多書,家裡還放著一大箱羊毛。」她喜歡看著一件事情從無到有的感覺,且或許沒意識到的事,這種心情,跟她熱中演員的工作狀態彷彿,兩者都是不斷嘗試新的花樣、從零到有長出角色的樣子。她心目中的「美」不是裝飾品,而是可以使用、能夠感受的狀態,且對於熱愛事物的對象也時常更替,不吝惜為自己找到新的嘗試。

本次採訪談的是鬼事,她橫豎給不出一個嚴肅的答案,其實也基於這種性格有關,「我小時候就看過《鬼太郎》,那個時候也不覺得裡面的鬼是可怕的。最近看影集有一句話,裡面說:『我們之所以會稱呼某些事物是鬼事、妖怪,是因為我們不了解。』」

然而她對世界充滿好奇、心思又單純得可以,理解同為演員的不易,明白排練時間的窘迫,且持續受不同故事中的角色吸引。對張芳瑜來說,這世界上大概沒有什麼事她畏懼去了解的,因此所有被定義鬼怪之屬者,都可親可愛。這份旺盛的好奇,是她身為演員的無敵星星,因此看什麼都覺得有趣;至於毛線,則是其近日找到最紓壓的活動啦,使腦袋暫時關機,什麼鬼不鬼的,暫時先擱到旁邊吧!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郝御翔 攝)

張芳瑜推薦戲單

TIFA 克莉絲朵.派特X強納森.楊《欽差大臣》

2023/5/12~2023/5/14

「我看那個預告片,知道裡面有很長的獨白,可是演員都是對嘴、用肢體展現演出?我實在太好奇這到底要怎麼處理了,對嘴的話整體表現要如何有機的展現啊?這個好奇心我真的抵擋不了。」

衛武營《勸世三姐妹》中文音樂劇

2023/1/6~2023/1/8

「無論是什麼演出,每次排戲都會發現旁邊的角色很有趣,所以躍躍欲試。這次演出三姐妹中的宋國美,算是個配角,導演說就是3個角色最正常的,但排戲的時候也就是有更多空間看我可以怎麼發展。」

OT推薦展覽

「ゲゲゲの鬼太郎 妖怪100物語」特展

2022/12/31~2023/4/5

七年級生的回憶殺,平衡可怖與可愛的鬼怪之事,這次不是妖怪活在人間,而是我們走入妖怪的展間。

 

張芳瑜

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就讀大學期間即開始積極參與演出及接受音樂劇表演的訓練。畢業後在中國大陸、台灣兩地來回演出。現為躍演團員,代表作品有國際中文版音樂劇《媽媽咪呀》,天作之合劇場《天堂邊緣》,上海話劇中心中文版《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高雄衛武營戲劇旗艦製作《釧兒》,龍馬社/北京保利有限公司韓國原創音樂劇《洗衣服》中文版,兩廳院經典重現—國光劇團&NSO《快雪時晴》。除此之外,也參與過《52 赫茲我愛你》、《我的靈魂是愛做的》等電影的演出。近期演出作品《勸世三姐妹》。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03 ~ 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