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 Feature 藝術(家),與它們的產地(二)

在藝術的產地,8位在地居民街訪(下)

藝術青年返鄉/移居,在地方創造出何種藝術風景?讓我們聽聽在地居民怎麼說。

藝術青年返鄉/移居,在地方創造出何種藝術風景?讓我們聽聽在地居民怎麼說。

持續有人就是好事

座標:花蓮縣

和煦人,30-35歲,社區營造

搭訕地點:壽豐鄉豐山村

身為從事社區工作的花蓮人,樂見愈來愈多人移居花蓮,做什麼都好,持續有人就是好事,但我希望移居者能認真去感知真實的花蓮,體驗真正花蓮人的生活,不要事先把花蓮想像得太美好,結果夢幻破碎的時候很沮喪。移居者的確有讓花蓮的一攤死水開始攪動,雖然改變很慢,花蓮有些地方也比不上其他縣市那樣有活力,但至少讓本地人開始思考不同的想法和做法,移居者為本地人帶來的動力相當重要。

和煦人(和煦人 提供)

樂見新事物在這裡發生

座標:花蓮縣

十六巷巷花,25-30歲,學生

搭訕地點:壽豐鄉豐坪村

我認為移居到哪其實是其次,主因是想轉變自己的人生吧!我不覺得本地人一定要支持移居者,也不覺得移居者一定要為花蓮貢獻,不需要特別劃分類別。大家都是以自己的人生優先,是否為地方做事因人而異。上次我花蓮的家人朋友說要去參加豐田移創指導所的活動,大家都很驚訝豐田晚上竟然有活動,也說好下次一起參加。我覺得豐田的人們心態都很開放,樂見新事物在這裡發生,如果移居者能在這找到當初意料之外的成就,那也很棒。

十六巷巷花(十六巷巷花 提供)

透過不同的觀看角度作為彼此的借鑑

座標:花蓮縣

Pihaw,30-35歲,表演藝術創作者

搭訕地點:萬榮鄉西林部落

身為需要田調的創作者,我曾經很怕刻板印象傷害田調場域原有的人,但老師提醒我,正是因為「標籤」才帶領我們來到地方;努力避免犯標籤背後的錯,標籤本身其實沒錯。比如花蓮最有名的標籤「好山好水」,也許我太習慣而不特別注意,但透過移居者反而重新去看山水的好,理解標籤背後的脈絡,重新梳理對花蓮的想像。移居者帶來的動力和熱情,跟我們原本的創作面向不同,對我們本地創作者是刺激,透過不同的觀看角度作為彼此的借鑑,合力開啟一條新的創作路徑。

用移民觀點去跳脫族群框架

座標:花蓮縣 

Jessie,30-35歲,縣府員工

搭訕地點:花蓮縣政府

我不會特別區分活動主辦是移居者或在地人,花蓮人不多,許多活動都是移居者主導,很多在文化場合活躍的也幾乎都是移居者,在某些場合也特別會把這群人挑出來,說他們是「移居者代表」,我其實覺得有點沒道理。當我們討論公共議題,底下常有「只有純花蓮人才有資格發言」的論點,但許多移居者在花蓮住那麼久,應該不需要再區分了吧?大家過去說花蓮有四大族群,其實花蓮是個複雜的移民城市,不只四族;我們應該要用移民觀點去跳脫族群框架,才可能帶著這座城市往前走。

在藝術的產地,8位在地居民街訪(上)

Pihaw(Pihaw 提供)
Jessie(Jessie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17 ~ 03/17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