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江濱
劉江濱(汪正翔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藝術(家),與它們的產地(二) 座標:新竹

用20年光陰培植新竹國樂搖籃

劉江濱與從小扎根的「新竹青年國樂團」、「竹塹國樂節」

文字|李秋玫
攝影|汪正翔
第351期 / 2023年01月號

一個人的願望可以發揮多少影響力 ?先從結果看起——去年的國慶音樂會、今年的總統府音樂會,在總統、各院院長與外交使節前表演的,不是知名職業樂團,而是來自風城的新竹青年國樂團。同樣位於新竹的水源國小、龍山國小國樂團在每年舉行的全國學生音樂比賽中,至今已拿過超過10次的合奏全國特優第一名,近年來更囊括多項個人項目的特優第一!指揮家閻惠昌多年前率香港中樂團團赴台灣演出時,還親自指揮水源國小國樂團排練,在得知全校只有200位學生,卻有如此優秀的國樂團更是驚嘆;而龍山國小也曾受邀到香港參與香港中樂團主辦國際青年中樂節演出⋯⋯如此現象難以想像,只能說——不可思議! 

所有的成果始於一個人,那就是指揮劉江濱。問他就究竟有什麼法寶,他竟幽默地說:「因為,我很懶!」

無法放下對音樂的要求 

一進到劉江濱的工作室,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簽名。牆上、空心磚上、琴房玻璃⋯⋯連大門上都留著字跡。走近一看,只能被嚇得倒退,因為到訪過的客人,全是名震八方的人物。整排的獎盃放在工作桌旁,音響、黑膠唱片圍繞著所有的空間。

劉江濱一面播放唱片,一面說:「我從高中時代就對音響痴迷。只要我在家的時間,音樂就不曾間斷。」這幾年碰上疫情,許多演出工作都停止,他卻樂得鎮日在家。從早上醒來到晚上就寢,除了到吃飯時間,都泡在工作室中。有時倚靠著沙發陷入沉思,有時跟著旋律輕拭灰塵保養唱片,大量吸取的聲響不是數年,而是數十年不斷。所有的音樂語言與想像,都從唱片中堆疊累加。

雖說現在以一位返鄉耕耘的指揮為人所知,他卻語出驚人:「其實我從沒離開過新竹!」原來,在臺北市立國樂團任職嗩吶演奏員期間的他,將近10年,天天從新竹通車上班。早上搭上6點半的客運,接著騎預先停在台北的機車,趕上9點的排練。他笑道:「因為辛苦,就不想上班了」

進入北市國,對許多國樂人算是終極殿堂了!但對他來說,熱情卻隨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音樂的處理、樂團的聲響⋯⋯這些小點加總起來,就是國樂讓人覺得不好聽的一大點了。」劉江濱嚴肅地說:「我還是沒辦法放下自己對音樂、聲音的要求。」

1997年,原已解散了的新竹市立青少年國樂團,時任總幹事的王淑娟找到了劉江濱,希望他能重組樂團,於是找了些小學生、再把之前舊團員找回來,在時任水源國小老師洪雪豔的輔助下,重新建立了一個小團,持續每個週末排練。不久後,他決定辭去北市國的工作,結束了奔波,全心投入新竹國樂耕耘。至2011年,孩子們大了、樂團腳步也更穩健,於是青年團正式成立。他得意地說:「我們可能是全台灣常任編制最齊的國樂團!」

(劉江濱 提供)

鐵漢柔情、恩威並施

但是,如何從演奏員成為指揮?劉江濱直率地回答:「指揮是經驗的實踐!」什麼樣的聲音好聽?怎樣讓演奏者表現完美?在職業樂團上班的同時,他也一點一滴地學習著。他引述指揮家陳澄雄的話:「指揮是練出來的,不是念出來的!」確實,他沒有正式學過指揮,但是相較用雙鋼琴伴奏比劃著練習,能夠站在指揮台上的磨練,是他最嚴苛的挑戰,也是最強大的優勢。「指揮不但要懂音樂學,有時更要懂心理學。」他認為擔任指揮的條件很多,包括能力、情商、體態等等,但「領導統馭有時得要擺在音樂能力之前。很多指揮雖能力強,但欠缺人和,惹得團員不想演或不敢演反而不好;可是有些音樂能力不那麼頂尖的人,卻能夠做到讓團員心甘情願為他演奏,得到自己想要的聲音。」他笑說:「我就是後者。」

即使帶的是學生樂團,他也要求紀律。若有人違反,他絕對疾言厲色。因此孩子們排練時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是常有的事。個人演奏也一樣,今年有幾個胡琴學生要參加全國比賽,到他家裡被關進號稱「刑房」的琴房接受指導,雖然過程相當刺激,結果幾乎都獲全國特優第一。問他不拉胡琴怎麼教胡琴?只見他理直氣壯地回:「誰說懂音樂一定要會拉琴啊!」

奇怪的是,儘管如此嚴厲,孩子們沒有一個不愛他,甚至連家長、老師們都欽佩他,這到底為什麼?劉江濱點出了關鍵:「恩威並施!」對學生嚴歸嚴,卻是全心全意地付出。他笑說:「有潛力的就繼續訓練,不適合學的還輔導轉行,甚至學生結婚不只借車、當媒人還兼司機;有人要買房子沒有頭期款也可以來借。」無怪乎他自嘲「一日指導,享終身保」

(竹塹國樂節 提供)

打造全世界最好的國樂團

排練廳內盡心力,出了排練廳樂團要何去何從才是嚴苛的考驗。為此他積極累積人脈,只要各樂團、學校有求於他的,只要能做到的一定全力配合;但凡個人受邀到海內外指揮,通常隔年新竹青年國樂團就會到那個地方去演出。因此樂團自成立起,幾乎年年出國拓寬名聲與表演地圖。到如今足跡已踏過中國許多重要城市、香港、日本、馬來西亞,明年也即將帶著精采的曲目前往美國紐約、波士頓等地巡演。可以學習、出國演出又能開拓視野,難怪團員們的黏著度高。

劉江濱興奮地回憶,今年樂團到國家音樂廳演出,台上的團員們表現耀眼,台下更是星光閃閃。國樂團團長、指揮、國樂系主任、院長、校長,連前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都是座上賓,「大概很少有一個國樂團有這種能量吧?」

他戲稱自己就像個毒販,小孩子對於其訓練方式,一開始一定害怕、排斥,所以尺寸得拿捏得宜,等到他愛上了練團也就上癮了,任他雕琢打磨。他常跟學生說:「或許這輩子你可能還沒遇過比我更兇的老師,但好處是,之後你會覺得其他老師脾氣怎麼都那麼好!」

成為家長、學生口中的貴人,而劉江濱自己也有念念不忘的貴人。回想2008年,他已經帶了10年的樂團,第一次要踏出新竹文化中心,北上國家音樂廳進行售票演出,預算缺口甚鉅。想不到遇上了新竹都城隍廟總幹事鄭耕亞,而他,竟是位精通音樂的奇人。在聽過樂團演出後他大為讚賞,不但決定支助費用,並且成為樂團長期贊助。不僅如此,連竹塹國樂節,也是在鄭耕亞的牽線下,與當時的文化局長、市長,在為城隍爺祝壽時談成的。而另一貴人就是人稱陳大爺的陳紹箕,就是在其引領下,樂團才能不斷地愈走愈遠!

20多年的開拓,雖用三言兩語說得輕鬆,但中間遇過的重重困難不知凡幾。曾經為了政治干涉藝術而停止承辦國樂節,也曾為了踩人地盤而被謠言中傷與打壓,幸虧他別無所求,也堅持自己的信念,才得以不斷開闢疆土。想像竹塹國樂節期間的新竹旗海飄揚,就能感受到這座成為「國樂之都」的城市,他的打拼,正聯合學生輩的努力下持續提升水準。做過的事值得驕傲,不過劉江濱始終追求的,還是美好音樂的本質。就像他在一次受邀演講公開說過的:「我這輩子的夢想,就是要打造一個全世界最好的國樂團。縱使目標還沒到,但我一定會堅持這個理想始終不會放棄。」

(汪正翔 攝)
(汪正翔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17 ~ 03/17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