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艸雨田舞蹈劇場「逐流」 3舞作與現今社會對話

文字|張震洲
攝影|陳長志
官網限定報導  2023/01/10
「逐流」演出內容有三首舞作,包含劉奕伶《而且或者...》、古竺穎《幻境之地》及林廷緒《下沉的世界》。
「逐流」演出內容有三首舞作,包含劉奕伶《而且或者...》、古竺穎《幻境之地》及林廷緒《下沉的世界》。 (陳長志 攝 艸雨田舞蹈劇場 提供)

艸雨田舞蹈劇場最新製作「逐流」,邀請旅美當代舞蹈家劉奕伶擔任客席藝術總監,延續2021年「五色鳥ft.古竺穎│林廷緒│劉奕伶」實驗創作計畫,創作思維從五色鳥雙人舞的創作擴及到「新竹的當下」,以更宏觀的視角探索新竹在地議題,一方面拓展作品長度、繼續深化舞作語彙,另一方面藉由舞者編制上的改變,繼續摸索編舞架構或方式,找出舞蹈創作和現今社會對話的可能。

2022艸雨田舞蹈劇場年度製作「逐流」

2023/1/15  14:30

台北  萬座曉劇場

INFO  http://lei-dance-theater.com

鑑於五色鳥實驗創作在發展主題與身體語彙上有一定的累積,艸雨田舞蹈劇場因此決定深化作品,改以室內劇場空間為呈現地點,擴增舞者編制和延展作品長度,由當初的實驗創作走向更完整的舞蹈呈現。舞者徵選來自不同縣市,加上此次3位編舞家劉奕伶、古竺穎、林廷緒來自北、中、南3個區域,讓整個作品的觀點與身體性有更豐富的層次。

「逐流」可以為「隨波逐流」、「新竹.潮流」或是「追逐.潮流」,探問人們對於台灣當下的意識形態,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跟隨與不跟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所依,無謂好壞。利用藝術概念傳達對社會的關注,讓觀眾在看舞蹈時,透過舞蹈中的動作暗喻與指涉,觸及每個人意識與潛意識的內在對話。

劉奕伶作品《而且或者...》主題來自於2021年大新竹合併的發想,當時討論合併條件有「滿足A而且B條件」,亦或是「滿足A或者B條件」,由此延伸至雙人舞對於關係的對等性、權力消長、合作模式的辯證思考。經過半年的陳澱重新出發,讓2位舞者嫻熟的動作步入新的發展:提高動作的難度,強化作品的節奏與表演性。

劉奕伶表示,《而且或者...》雙人舞挑戰男女舞者的舊有習慣與默契,像是過去雙人舞由男性托舉女性為主,現在反之由女性托舉與拋出男性,除了考驗女舞者的下盤穩定性與臂力,還有男舞者交托身體重量的信任度。劉奕伶認為,舞者的身體能力可以做到,但在心理慣性上會產生挑戰,需要克服心理狀態勇於嘗試。值得一提的是,《而且或者...》新竹首演場結束後,隨即前往日本參與「2022日本橫濱舞蹈大賽」,榮獲評審團大賞的最高榮譽。劉奕伶提到在日本集訓過程中,擔憂的還是台北場的觀眾會怎麼看,兩位舞者對於舞作的想法、目標與個性基調與舞作共生,經過橫濱大賽的洗禮後隱然產生質變。

古竺穎作品《幻境之地》深化當代舞蹈與街舞的肢體融合,從2021年對於生態環境的五色鳥生存的影響,逐漸轉化成探問整體環境對人產生的影響,與每個人的生存策略為何?古竺穎在舞作概念上傾向不給出標準答案,透過半人半鳥的身體語彙,以及進入黑盒子劇場空間的壓縮感,在視覺上打造出黑色魔幻風格,卻又在聽覺上,使用街舞Krump, Hip Hop, House的音樂調性與舞風,調和黑色的沉重感,形塑出情緒宣洩的出口。

古竺穎表示,《幻境之地》舞者擴編成5人,當初和藝術總監提及徵選有街舞背景的舞者,並進行街舞訓練,此次編舞新加入Krump狂派舞風,也是對黑盒子空間的反應。她研究Krump基本手勢動作與對峙畫面,將原本Krump單人的憤怒手勢與跺腳動作,延伸成為一對二和群舞的畫面編排,而舞者也有各自獨舞的段落,主要呈現他們的個人化特質,展現出他們作為個體存在的樣貌與精神。

林廷緒作品《下沉的世界》從2021年《煙消》雙人舞作品,擴編至6人的舞作,更深入朝向心理狀態的表達去發展。林廷緒指出,面對整體大環境的紛擾,午夜時刻容易安靜下來,進行自我對話,對他而言有如整個世界向下沉;因此,試圖運用肢體語彙與隊形編排,呈現出暗夜內心的細微感知。他認為,世上的紛擾好比心中無法削弱或排除的毒瘤,有種不舒服感,若這些負面意識被排除了,是不是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淨土或是烏托邦,透過舞作,能否為自己與觀演者帶來現實生活中精神上的期待。

另外,林廷緒提到,這次合作的舞者有新鮮感,由於舞者年齡與背景不同,除了接收《下沉的世界》創作概念由來,也必須內化後自行表達,讓作品增添更多層次與起伏,而這支作品在個人創作發展上也有轉向,從民間信仰有關的創作轉向至探究人的心理層面,開啟了新的創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