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ARTalks

一场静默且奋力的道别:「中坜地埤聚场」

广场上的表演,巫庄。 (高俊宏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面对每一个看起来无法抵挡的开发案时,我们每一次直接的面对,都是让自己成为更具经验,思略更成熟的「行动者」。当代文化行动的问题往往不缺行动者的热情与文化创意,而在於行动者与行动者之间的连结,不管是外围的所谓「专业者」、「关注者」,或者是所谓的在地的人,我们都处在一个自我质变的契机:变成「行动者」。从这里来说,我们是在失败的城市发展经验中,汲取更多的养分,累积下一次面对不当开发案的公民力量,我们必须学会「团结」。

中坜地埤聚场 

8/1  桃园中坜区环中东路等区域

这是一趟相当特殊的旅程,一场特别的聚会与告别式,由建筑相关背景的王正祥所发起,由许多景观与建筑学系的年轻成员共同完成。我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由非当代艺术领域者所发起的文化行动,在这个过程中,目的是清晰却又开放的,手段是感性却又能引起政策辩论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这之间,明确地感受到一股往未来开展的力量。

起因於「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徵收开发案」,位於中坜市东南方不远的环中东路、中山东路等,所围绕的七十多公顷的区域,预计将兴建一座奥运等级的体育馆,周边辅以住、商、学、公园等设施。开发案历经多年的土地徵收后,如今已经围上铁皮围篱,开始动工。官方的说法相当合理,开发案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邻近的中坜车站核心区都市成长的压力、增加捷运延伸的公共空间、完成龙冈国小的迁校,并且部分用来兴建社会住宅,实现居住正义等等(注)。而被徵收的地方居民,似乎也未见极大的冲突与反抗,在土地开发、利益分享的红利下,甚至可以猜想地方的同意户不在少数。於是,一切发展的过程就在静默之中进行著。 

带著参加告别式的心情启动的旅程

「没来得及认识,就准备道别」,是正祥筹划这次活动带给我们的主要讯息,我们(一、二十位参与者)以一种准备参加告别式的心情,从铁围篱的缺口来到了后寮的巫家聚落,一位年轻的表演者像幽灵一般,带领我们走进废弃的空房里,地上有经过摆置的废弃衣物、天花板木片以及砖头等,表演者嘴里喃喃说著房子与故人的故事。

然后,在正祥化身为说书人的引领之下,我们搭乘著预先准备好的小巴士,绕著「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徵收开发案」的几个地点进行最后的巡礼。其中,包含了即将被未来的大马路切割的庄宅,以及一栋看起来颇新的仿巴洛克式赭红色透天别墅,别墅已经废弃了,里面的电梯被不明人士拆除,可能是拿去当废铁卖了,而其中一个楼层,更散布著几件早期商业广告设计的完稿作品,根据正祥的转述,那是曾经居住在这栋别墅的一位已逝年轻女子的作品,被人遗留在轰炸过后一般的现场,好像家人要把伤心的记忆,一起掩埋在此。正祥与团队成员也在这栋弃置房屋里,悄悄地留下了几幅影像输出,进一步勾勒出了房子里的变化。我想,凡是到过这栋留有已逝女子作品的别墅的人,在知道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以后,都会感到相当地震撼。

最后,我们回到了巫庄已经废弃的土地公庙(宏福宫),以及区段徵收里少数能够保留下来的巫家家祠:平阳堂,并且在平阳堂的广场进行了一场徵收拍卖的行动剧,然后是参与成员的轮流自我介绍与问题的发问,这时候天也黑了,「中坜地埤聚场」的行动就在众人热络的讨论中,慢慢散会。

地埤说书人的导览,於赭红色豪华别墅前。 (高俊宏 提供)

让自己成为更具经验,思略更成熟的「行动者」

虽然这是一次短暂的行动演出,但是我特别想记录下来,其中有几个原因,首先是受到正祥的热情所感召,看到他这段时间以来,整个人因为艳阳曝晒而变黑,不禁令人联想到筹组这个行动的过程如何费力,面对土地开发的快速,如此这般螳臂当车的行动即便是仓促,也令人感到动容。

 「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徵收开发案」虽然没有像几年前发生在台北的几个非列管眷村都市开发案一般,政府先对居民控告「非法占有」而后全盘接收土地,使得居民的心灵遭受到恐惧,有形的房产也被迫推倒,甚至要赔偿所谓的非法占有金给政府。换句话说,没有看到居民集体的抗争。但是,新的都市计画用格状的方式来规划,可以说完全摧毁了后寮一带的埤塘与散村的分布,完全覆盖了台湾汉人初民社会时期的生活纹理。而在走近巫庄时,由於又犯了「职业病」,我特别注意到曲折分布的聚落,以及村外依然残存的竹围林,再加上邻近的八德曾经是霄里社的聚落,附近也有土牛沟,猜想巫庄聚落的分布与构成与所谓的「防蕃」有点关系。

类似的大型土地开发事件,在快速发展中的桃园恐怕只会愈来愈多。而每一个开发案往往内部组成的结构非常复杂,彼此之间利益关系的输送,恐怕也远非外人所能一窥堂奥。如此说来,好像我们仅能双手一摊,任空间与记忆流失,让有问题的都市规划无限蔓延,但当然不是。我想,在面对每一个看起来无法抵挡的开发案时,我们每一次直接的面对,都是让自己成为更具经验,思略更成熟的「行动者」。当代文化行动的问题往往不缺行动者的热情与文化创意,而在於行动者与行动者之间的连结,不管是外围的所谓「专业者」、「关注者」,或者是所谓的在地的人,我们都处在一个自我质变的契机:变成「行动者」。从这里来说,我们是在失败的城市发展经验中,汲取更多的养分,累积下一次面对不当开发案的公民力量,我们必须学会「团结」。

平阳堂前的聚场,巫庄。 (高俊宏 提供)

透过文化行动,累积未来可能的关注者

最后,另外一个盘旋於脑中的问题(也是我作为创作者的职业病使然),是在平阳堂广场前的讨论过程中,正祥有意或无意间提到的避免将区段徵收区里的人物,以及废弃的房屋聚落给作品化,显示了他对於作品与消费关系的敏感度。

「作品化」,凡是我们看到艺术里有关涉到了社会议题,就会有这样的疑虑。然而,也许我们应该更复杂地思考「作品」一词。「中坜地埤聚场」是一件文化行动,由几件小的作品与展演所组成,我想这是无疑的,这些小作品与展演虽然简单,但是还是能引领人进入状况。整个来说,这还是一场「传递讯息」大於「传递感知」的行动,也正因为有著明确的议题传递的意义,使得这类性文化行动中的「作品」位置,变得比较模糊而暧昧。

对「作品」的框架提出新的挑战,是我们研究当代文化行动(cultural activism)中常见的现象,然而,从cultural activism到所谓的「艺术行动者」,两者之间还是不一样的,对於艺术行动者而言,灌注生命於议题之外,还有更本质性的提问。从我的观点而言,作品(好的态度之下)与行动、行动者之间,并没有冲突。不过我想,对於非视觉艺术出身的正祥,心心念念的肯定不是上面的问题,而是在整个后寮与美丽的埤塘在面临消失的紧急时刻,怎么样能够透过简单的文化行动,累积未来可能的关注者是他主要的目的,也就是「聚场」最主要的意义。

注:资料来源:桃园市政府地政局「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徵收开发案」专属网页。

由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台新艺术奖,邀请九位不同领域的提名观察人,搜集、发掘,深入研究各种面向的当代艺术展演,并於网站发表评论,本刊精选单篇刊登。如欲读更多评论,请至ARTalks专网talks.taishinart.org.tw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