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L-E-V舞团 《强迫症之恋》 深情反复的舞蹈诗句 |
六名舞者身穿紧身衣在极简却晦暗迷幻的场景中,铺排生活的暗潮汹涌,控制/被控制、秩序/混乱……
六名舞者身穿紧身衣在极简却晦暗迷幻的场景中,铺排生活的暗潮汹涌,控制/被控制、秩序/混乱……(Regina Brocke、Ron Kedmi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舞蹈

以色列L-E-V舞团 《强迫症之恋》 深情反复的舞蹈诗句

出身巴希瓦现代舞团的以色列编舞家莎伦.伊尔与其L-E-V舞团,将于十一月初首度访台,演出《强迫症之恋》。舞作灵感来自患有强迫症的美国诗人尼尔.希尔伯恩朗诵自传诗〈强迫症〉的影片,透过强烈的电子节奏与反复持续的肢体编排,编舞家呈现了诗人内在的暗黑世界。

by 张慧慧、Regina Brocke、Ron Kedmi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出身巴希瓦现代舞团的以色列编舞家莎伦.伊尔与其L-E-V舞团,将于十一月初首度访台,演出《强迫症之恋》。舞作灵感来自患有强迫症的美国诗人尼尔.希尔伯恩朗诵自传诗〈强迫症〉的影片,透过强烈的电子节奏与反复持续的肢体编排,编舞家呈现了诗人内在的暗黑世界。

2017舞蹈秋天—以色列L-E-V舞团《强迫症之恋》

11/2~4  19:30   11/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她喜欢我在星期三时必须和她吻别十六或是廿四次/她喜欢和我走回家总得花上整天因为人行道上都是裂痕/当我们同居时/她说她很有安全感/就像是绝对不会遭小偷一样/因为我确确实实锁了十八次的门/当她说话时(当她说话时、当她说话时、当她说话时、当她说话时)我总会看著她的嘴唇……

美国诗人尼尔.希尔伯恩(Neil Hilborn)患有强迫症,在二○一三年的一场诗歌竞赛中,以自传诗〈强迫症〉剖开了自己,在这段不到三分钟的影片中,他无法遏止地反复著一些话语,以强烈且无法控制的节奏表露爱情的甜美、无奈、失落与暴力,该影片至今在Youtube累积了千万点击率,以色列编舞家莎伦.伊尔(Sharon Eyal)也是观者之一,她说:「我不能停止阅读它,对我来说,那已经是在编舞了。」

那年,伊尔和长年合作的多媒体设计师盖伊.贝哈尔(Gai Behar)成立L-E-V Dance Company,接著电子音乐家Ori Lichtik也加入。这首短诗像个模具,伊尔在其中耐心填充了自己,酝酿一年半后,二○一五年《强迫症之恋》OCD love于德国斯图加特Colours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首演。

避免了陈腔滥调的反复肢体

舞蹈对表现「强迫症」反复、细碎的动作核心并非新鲜事,但Ori Lichtik强烈的电子节奏与伊尔反复持续的肢体编排却避免了陈腔滥调。伊尔的动作中有著她合作逾廿年的以色列巴希瓦现代舞团(Batsheva Dance Company)著名的Gaga技巧的影子,她先是该团舞者,后任助理艺术总监,接著成为驻团编舞家直到二○一二年。

舞作中,六名舞者身穿紧身衣在极简却晦暗迷幻的场景中,铺排生活的暗潮汹涌,控制/被控制、秩序/混乱……在电子声响的反复中,舞者们精准且情感满溢如一脆弱倾斜的方阵,我想起黛安.艾克曼在《人类时代》中,引述美国诗人惠特曼《草叶集》对身体的描写:「我全身遍布敏感的导体,它们捉握出每一个物体,并引导它安全穿过我体内……的身体和血液产生闪电,打击和我几乎没有不同的事物。」

带电肢体表述心理疏离

艾克曼分析,十九世纪电的发明,让惠特曼得到电光石火川流在身体的譬喻,电是照亮混乱黑暗的光,也让原始物质获得生命的能量。我们意识到电的能量奔流过身体所引发的颤抖,而在某些思绪空白、或遭受创伤的时刻就像是「短路」或「跳电」。

希尔伯恩〈强迫症〉反复的词语,仿佛他身体的电失灵了,而伊尔用带电的、顿点清晰强烈的肢体表述了心理疏离。但那不只是希尔伯恩的困境,诗人的黑暗同样打击了她。「我知道那气味与感受,就像是世界的终结,不带一丝怜悯。是花的气味,但非常黑暗;像跌落到洞穴中却无法回来;非常嘈杂,但却绝望地安静。」伊尔在创作自述中写道,「这是我需要从我自己取出来的东西,就像我胸口的一块黑石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