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向心力 共谱王者之声 |
钢琴家暨指挥家普雷特涅夫
钢琴家暨指挥家普雷特涅夫(Alexei Molchanovsky 摄 传大艺术 提供)
音乐

凝聚向心力 共谱王者之声

普雷特涅夫指挥 曾宇谦与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同台

由俄罗斯知名钢琴家暨指挥普雷特涅夫率领的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将于六月初来台演出萧斯塔可维奇《第十号交响曲》,并邀备受瞩目的台湾新生代小提琴家曾宇谦同台,担纲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独奏。在曾宇谦心目中,普雷特涅夫是「钢琴界的王者」,而贝多芬这首协奏曲有著「小提琴协奏曲之王」美誉,更是挑战重重,指挥、乐团、独奏将呈现怎样的「王者之声」,令人期待!

由俄罗斯知名钢琴家暨指挥普雷特涅夫率领的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将于六月初来台演出萧斯塔可维奇《第十号交响曲》,并邀备受瞩目的台湾新生代小提琴家曾宇谦同台,担纲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独奏。在曾宇谦心目中,普雷特涅夫是「钢琴界的王者」,而贝多芬这首协奏曲有著「小提琴协奏曲之王」美誉,更是挑战重重,指挥、乐团、独奏将呈现怎样的「王者之声」,令人期待!

曾宇谦与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

6/8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7715676

放眼全球,顶尖乐团通常伴随的是那傲人的传统,尤其如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那般,金玉丝绒之声皆由百年历史所建立。然而,同样并列名单之首,俄罗斯国家管弦乐团(Russia National Orchestra,RNO)并非经由这条遥远的路途走来,它的成功,源由一位音乐家——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

脱胎换骨  打造一流乐团

普雷特涅夫是当前俄罗斯最受推崇、也是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家之一,但他的成就是跨国界的,无论是钢琴或是指挥的表演,都是举世公认数一数二的重量级人物。在艺术的道路上,他不仅仅在舞台上挥洒,对于创作以及文化贡献上亦卓然有成。出身于音乐世家,普雷特涅夫自小即展现不凡的音乐天分。年纪极小即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就读,所得到的养分不仅在于钢琴演奏上,除了涉猎各式各样的乐器之外,更对指挥情有独钟。年仅廿一岁就拿下柴科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吸引全球目光,而他也借由自己的影响力,寻求当时前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的支持,在一九九○年为俄国历史上创立第一个独立的管弦乐团。

此举虽然冒险,但其设立的高度却获得许多一流的演奏家们的认同而加入,其中成员更包含了在地六大交响乐团的首席。这支乐团的成军不但素质高,最特别的是他们摒弃了俄国给人旧有的印象,以焕然一新的风格与深刻的内涵赢得掌声。在普雷特涅夫的领导下,乐团短短时间内便跻身世界一流之列。

小提琴家曾宇谦(© 环球音乐)

挑战重重关卡  呈现不同诠释

二○一五年荣获俄国柴科夫斯基国际小提琴大赛银奖(金奖从缺)的曾宇谦,从得奖后,三年来各地邀约不断。其间合作过的乐团包括美国费城管弦乐团、德国慕尼黑爱乐、俄国马林斯基管弦乐团、捷克爱乐、英国伦敦爱乐等等。细致又质地丰富的音色让美国《号角音乐杂志》评论将他与知名小提琴家艾萨克.史坦(Isaac Stern)或欧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相提并论,并认为他:「有自觉地运用了具表现力的演奏技巧,例如他从容不迫的滑音,塑造出一种充满理解又感性的诠释。」

少年时,曾宇谦经常观看普雷特涅夫演奏拉赫玛尼诺夫改编钢琴版的帕格尼尼随想曲录影,当时对于他的体会便是「钢琴界的王者」。去年十月曾宇谦终于有机会与普雷特涅夫率领RNO录制协奏曲,三天合作下来,曾宇谦对于乐团高度的向心力与独特的诠释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说:「那前奏是我拉过最慢的!当时怀疑为什么这么慢,但后来慢慢铺陈,从第一乐章小提琴进来带起速度,整个张力是我跟其他乐团没有达到过的,所以当我主奏进来时就感到非常地顺。」

那是曾宇谦与他们的第一次合作,也打开了他的眼界。此次,普雷特涅夫将亲自领军,展开亚洲巡回。首站选择在台湾,除了将演奏萧斯塔可维奇《第十号交响曲》之外,更邀请曾宇谦担纲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独奏演出。对于这首乐曲,曾宇谦认为有三个挑战:第一,此曲音符少,代表每个音都听得仔细,要维持每个音的准确度相当不容易;第二,乐曲的长度长,特别是第一乐章就将近廿五分钟,如何在这冗长的叙述当中显现张力,也是一大困难。最后,此曲很多音阶进行的片段,如何与乐团搭配、又不相互影响主旋律,是第三个挑战。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来,也正是这些挑战,考验一位独奏家带领观众度过层层关卡,领会音乐会的精湛之所在。

不仅有提琴的绚烂独奏,也有气势磅礡的管弦乐合奏──此番由「钢琴界的王者」率团,加上柴科夫斯基大赛的光环,演奏有「小提琴协奏曲之王」美誉的乐曲,将由曾宇谦、普雷特涅夫与RNO所组成的黄金三角,共谱一场经典的王者之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普雷特涅夫  化危机为转机

乐团与指挥,通常有相互抗衡的关系,然而这样的状态在RNO与普雷特涅夫身上,却绝非如此。两者的相互依存,在与普雷特涅夫结识廿余年的音乐人陈效真眼中,是「基因上爸爸与孩子的关系」。

普雷特涅夫演奏过相当多萧斯塔可维奇的作品,对于作曲家的熟识度,由一个小故事便可得知。陈效真分享前年十一月,乐团到巴黎演出,邀请俄罗斯大师罗许德兹特汶斯基(Gennady Rozhdestvensky)指挥浦罗柯菲夫第一号、萧斯塔可维奇《第九号交响曲》,普雷特涅夫则担任独奏家,演奏史克里亚宾钢琴协奏曲。下午排练一切正常,不料开演前五分钟,指挥却因发现票上没有他的名字而感到不悦,借口身体不舒服而罢演。面对观众纷纷进场,普雷特涅夫与首席讨论后,决定在手上没有总谱、没有彩排的状况下背谱指挥。接著轮到协奏曲时,普雷特涅夫无法同时指挥,于是首席布鲁尼(Alexey Bruni)站上指挥台,同样在没有总谱、只看过第一小提琴分谱之下,凭著记忆力指挥乐团。整场音乐会虽不如原订计划,但巴黎乐评却大赞观众赚到,认为成功地化危机为转机,见证到一个乐团难能可贵的能力与默契。(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