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探传统 照见未来 关于《寻,山里的祖居所》 |
《寻,山里的祖居所》排练现场。
《寻,山里的祖居所》排练现场。(王勋达 摄)
焦点专题(二) Focus 舞,从生活中踏来——TAI身体剧场

寻探传统 照见未来 关于《寻,山里的祖居所》

近年累积出六十六种脚谱的TAI身体剧场,在透过创作与田野反思当代原民处境,及原民传统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关系的路上,在新作《寻,山里的祖居所》中首度与异文化背景的创作者合作。法国作曲家暨剧场导演罗兰.奥泽与TAI一同走上太鲁阁的大礼部落,找到双方的共鸣,打造出的舞作透过太鲁阁族歌谣及该族服饰常见的黑、白、红色彩,乘载当代与传统不同层次的意义。

by 樊香君、王勋达 | 2017-06-01
第294期 /2017年06月号

近年累积出六十六种脚谱的TAI身体剧场,在透过创作与田野反思当代原民处境,及原民传统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关系的路上,在新作《寻,山里的祖居所》中首度与异文化背景的创作者合作。法国作曲家暨剧场导演罗兰.奥泽与TAI一同走上太鲁阁的大礼部落,找到双方的共鸣,打造出的舞作透过太鲁阁族歌谣及该族服饰常见的黑、白、红色彩,乘载当代与传统不同层次的意义。

2017新点子舞展─TAI身体剧场与罗兰.奥泽《寻,山里的祖居所》

6/23~24  19:30   

6/24~2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TAI身体剧场近年从《桥下那个跳舞》、《水路》到《织布 男人x女人》等作,踩踏出六十六种脚谱。他们依循祖先传下的歌谣作为路径、脚步踏在土地上的回馈,透过创作与田野反思当代原民处境,尤其,原民传统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关系。虽至海外参与艺术节与工作坊交流的机会不少,但这回,由两厅院牵线的国际共制,TAI与法国作曲家、也是剧场导演的罗兰.奥泽(Roland Auzet)合作的《寻,山里的祖居所》,倒是艺术总监瓦旦.督喜(Watan Tusi)首次与异文化背景的创作者合作。

垂直变化的现代到传统

「一开始就在排练场工作很不深刻,也不是我们的模式。」瓦旦相当清楚自己与团员这几年累积的工作方式,必须从田野开始。于是,与罗兰真正有共鸣的沟通,要从爬上大礼部落(Xoxos)开始。

位于太鲁阁国家公园内的大礼部落,因地处高处,直至民国六十八年居民才迁下山。这里虽非瓦旦的原生部落,却是他经常造访处。从国家公园管理处往上步行至大礼的途中,会听到亚泥炸山的轰隆声,再往上走,就是高高低低的平台,有著虫鸣鸟叫,保留原样貌的大礼部落。这一路垂直上山,现代世界似乎愈来愈远,也愈来愈小。对瓦旦来说,这仿佛是从「现代走到传统」的过程。也在这一路上,罗兰开始明了TAI 身体剧场所呈现的「奇怪的身体」是如何来的,瓦旦与罗兰开始在合作上有了较具体的共识。

反复诘问的关系

合作过程中,瓦旦虽清楚自己的路径是「从传统知识体系找寻当代答案」,但面对剧场经验丰富的罗兰他还是战战兢兢,「罗兰头脑动很快,我比较慢,都要想一下。」尤其罗兰的文化背景,让瓦旦更须谨慎意识到,每一个创作上的选择,究竟与族人、与部落、与原民传统的关系或意义何在?「我必须说服自己,更要说服团员。」于是,传统与现代文明的关系和平衡,在反复诘问中,逐渐清晰。

拥有多重身分的罗兰,除了与瓦旦分享作曲家对音乐的敏感,更提供导演的视野,而创作上,他则完全尊重瓦旦对身体与舞台意象的选择。《寻,山里的祖居所》透过大量太鲁阁族歌谣,及太鲁阁族服饰常见的黑、白、红等色彩,各自乘载著当代与传统不同层次的意义。

传统就是未来

访谈前天的午夜,瓦旦才刚从澳洲墨尔本当代原住民创作实验室(YIRRAMBOI Creation Lab)回来。谈新作之际,他也开心分享著此行对于思考当代原住民议题的心得。言谈间,可以看见瓦旦视野不断拉高拉远之际,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唱著祖先留下的歌谣,踩踏著血液的土地,编织走向未来的路,他说:「传统,就是未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