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寻找台湾爵士乐/台湾的爵士

我们有没有「台味爵士」?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百年前,爵士乐从美国传递到日本,再从日本抵达台湾,中间经过了不少旅程,也经历了时代变迁。虽说爵士如料理,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能适切地调成当地的味道,但改变了「食材」、更换了「调味」,「台湾的爵士」是否创造出了属於自己的独特风味?一个理论,总要经过假设、验证,最后才能归纳结果。「台味爵士」是否成立?让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爵士乐评人

黎时潮:台湾音乐家演奏、发生在台湾的作品,就是台湾爵士

对这个想法,我的概念转换过很多次。2000年左右时认为,是不是要把台湾音乐元素例如加入南管、北管、原住民等等加进来才对?但经过这些年,我认为台湾音乐家演奏的,就是台湾爵士乐。有些台湾音乐家的作品充满纽约爵士乐的味道,跟台湾连结很低,只听专辑无法联想是台湾人,但那是台湾人的训练与构思,背后的底蕴就是台湾。

从这个想法再扩展,不少由来台的美国、日本组成的爵士团队被这块土地激荡而创作,专辑在台湾录制、发行,也跟台湾乐手合作,因此我认为发生在台湾的作品,也可以叫台湾爵士乐。

最后反过来问一个问题:有必要区分吗?台湾是迷人、热闹的小岛,各种文化汇聚,导致无法从听到的东西判断出台湾作品。因为太千奇百怪、差异也非常大,所以最终只要是好作品就好,不过那跟它如何被判别、如何被看,就是两回事了。

爵士小号演奏家

魏广?:在经过消化与产出之间,必要的元素就是「台湾」

对我来说,爵士乐是一个载具,承载我对世界的感觉,作为演奏家,我时时思考如何将这个工具操作好,进而转化出我对世界想说的话。这个载具不仅仅只是舞台上的表演而已,更囊括了教学、推广,以及创作等分享。

要定义台湾爵士不容易,我认为只要是被台湾文化孕育过的演奏者,用爵士的形式表现出来,那么就可以称为是台湾的爵士乐。这个范围很广,但是它的中心是,有没有因为台湾这片土地激荡出感动?是否跟地方的人文相互连结?是否在懂了之后用自己的方法讲出来?也就是说,在经过消化与产出之间,必要的元素就是「台湾」。

或许爵士乐长久来被认为是洋玩意儿,但我认为不是如此,因为我相信,把国外来的光环迷思拿掉,就能发现其实每位台湾的爵士音乐家,都能在这里发光。

黎时潮

爵士广播节目制作人/主持人

沈鸿元:结合传统音乐、摇摆节奏与即兴演奏,就会成为台湾的爵士

关於台湾爵士的命题,要看从哪个方向出发,也就是听起来有没有台湾味?或者台湾有没有真正跟世界级乐手相提并论的演奏者。

以演奏实力来看,台湾已经有些拿到国外去也不逊色的演奏家了。至於有没有台味爵士?我当然认为有!爵士乐是不断融合的音乐,最早从纽奥良诞生时,就是把古典钢琴用非洲摇摆节奏来诠释。因此一开始就是非洲与欧洲音乐在美国的南边开始开始融合,再慢慢往外扩散,并且吸取当地的音乐风格,透露出不同的味道。到了台湾,模式也一样,结合传统音乐再加上摇摆节奏与即兴演奏,就会成为台湾的爵士。从这两个方向看来,有没有台味爵士,正面的答案都能够成立的。

爵士乐评、藏酒论坛编辑总监

苏重:只要有台湾乐手,就会有台湾爵士

台味爵士并非只有一种,每个乐手有不同的表现,也都有不同的意见。因此我认为,「集合」是台湾的风貌,只要有台湾乐手就会有台湾爵士。

台味爵士并不是把《港都夜雨》做成摇摆,那只是一部分而已。依我的观察,近几年台湾爵士乐手的能量,与本地流行有相当紧密的结合。举例来说;落日飞车、9m88、许哲佩、阿爆、卢广仲等流行团队,背后都有爵士乐手参与演出、编曲、担任音乐总监等。他们显而易见的贡献,让音乐更丰富多彩。以音乐风潮的开发看来,流行乐团加上爵士乐的思考也非常合理。一般听众也许只看得见台前的大明星,而非背后功底,但明星们想要找爵士乐手、并且挑选本地乐手而非老外,为的就是他们所能提供的独特风味。反过来说,爵士乐的特性就是不断吸纳、同时输出,相互刺激的跨界合作,对乐手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魏广? (蒋皓任 摄)

政治大学广告系教授、网路笔名「小威」

孙秀蕙:国乐器、民谣、流行乐的重新演绎,建构台湾在地形貌

在演出上,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丝竹空,他们清楚地知道,台湾如果要发展即兴音乐,应该要往内省。因此乐团用钢琴加入了国乐器即兴演奏或创作,将属於台湾的在地形貌,用音乐演奏的方式做一个成功的体现。

将民谣用爵士的方式演奏,又是另一个模式。例如台北爵士大乐团,改编了很多台湾及华人世界大家熟悉的歌曲。即使台湾爵士乐消费市场倾向洋派,对某些听众来说也许没那么对胃口,但是这些乐曲重新赋予民谣新的味道,具有相当的特色。

教学上,近10年来在几位中壮派老师的默默耕耘下,可见年轻一辈的表现后劲很强。虽然很多人也许并非那么有意识地建立所谓自己特色的音乐,但至少实力是够的。

最后,既然要做创意,我也发现在将台湾流行歌作为标准曲来做创意改编,以及思考原住民音乐与爵士乐的关联等等,都是未来有待发展的地方。作为乐迷,我期待本地乐手被听见、被看到,也能让好作品分享更多人。

爵士低音提琴演奏家

徐崇育:我们用爵士记录自己的生命经验

我们有没有台味爵士?就我所知,早期老三台电视已有大乐团把爵士放在流行乐曲当中伴奏。再往前追溯,日本歌曲传来台湾时,也用了恰恰、拉丁等元素来编曲。也许最初无法讲自己的故事,但是从这些音乐语汇,都能够体会到当时台湾人的生命经验。

爵士乐在历经几十年的传承之后到了我们这个世代,商业走向之外,更添加了文化艺术。例如我近年来一直在从事的演出与教学,以一个台湾人来连结两地的文化,将自己家乡的传统介绍到国外,并且也将在国外的所见所闻,用音乐表达给台湾观众。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生长的故事,只是选择如何创作、如何记录自己的生命而已。能够纯粹肩负使命为文化奉献,在不同人身上学习、散播种子,当能量愈多的时候,也会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自信。

沈鸿元
苏重
孙秀蕙
徐崇育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