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思想不短路

文明衰退的表徵:过多是非选项,缺乏申论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人们在脸书上的贴文,初期网友只能上去点赞,后来增加了爱心、加油、惊、怒、哀、乐等其他6种表情符号选项,但和YouTube的正、反标记相比,只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将意见或情绪简化为符号表达,彷佛非黑即白,在文明的发展上实属一种导向弱智的行为,也可能反映出网路社群型态造成人类自我意识衰退的一项潜在危机!

疫情期间现场音乐会减少,笔者也不常出门,待在家里上YouTube补看了许多工作忙碌时未能好好欣赏的影片,尤其是自己喜爱的某些早期大师级演奏家的影音档案。以西洋古典音乐而言,过去不同时期的作品内容固已定格,但其演奏风格却会随著时代的不断前进而变化,且在许多诠释细节上常会因人(演奏者)而异。譬如同样一首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钢琴协奏曲》的开头主题,乐谱上虽有基本的速度标示,但作曲者本人的历史录音和他同时代其他钢琴家所采用的速度就不太一样;到了20世纪中叶和末叶,一般对该曲普遍习惯的平均速度又分别产生了变化。对笔者而言,在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最大的乐趣反而是欣赏不同演奏版本的各自特色。因此每当看到这类影音档案总有一些网友在底下按倒赞时,我心里其实蛮好奇的!

按赞之外,有何想法?

Youtube萤幕下方有赞或倒赞的两种符号,反映网友对影片的好恶。若视频内容属於某些政治或社会议题,直接了当的两个正负选项,或能被视为一种单纯的民意表态;但表演艺术的内涵是非常抽象的,笔者个人从音乐专业的角度,十分好奇那些倒赞符号背后的真正想法或想表达的意见。可惜在YouTube让网友输入留言的栏位中,却很少看到什么较具体的意见陈述。在今年7月的本专栏里,提到已故美国名时装设计师郝斯登(Roy Halston)对媒体评论爱恨交织的往事,常将「评论不重要」挂在嘴角的他,展演后却禁不住翻遍报章想看看各家评论的意见。在当今的网路世界里,即使网友甲、乙大多并非专业评论家,但作为受众对演出有任何稍微具体的看法,无论正反,对於笔者而言却都是值得善加分析的参考资料,远比肤浅的赞、倒赞更具意义。

人们在脸书上的贴文,初期网友只能上去点赞,后来增加了爱心、加油、惊、怒、哀、乐等其他6种表情符号选项,但和YouTube的正、反标记相比,只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将意见或情绪简化为符号表达,彷佛非黑即白,在文明的发展上实属一种导向弱智的行为,也可能反映出网路社群型态造成人类自我意识衰退的一项潜在危机!欧洲启蒙运动初期的哲人笛卡尔揭橥「我思故我在」,重点是在个人觉醒的过程中,知其然、更须知其所以然;在性情的或动物性的直觉感受之上,还得加入理性思维的组织或辩证,并有条理地陈述出来。

评论间的对话与交流

这让我想起20世纪中叶执西方乐评牛耳的《纽约时报》乐评主笔荀贝格(Harold  C.  Schonberg),他曾表示写乐评主要就为了散播一些个人对音乐的专业想法,促使读者对问题加以思考。名钢琴家卢普(Radu Lupu)进一步认为,在理想上,勿使评论成为一家之言,彷佛谁说了算,最好能形成双向甚至多方的意见交流及对话。卢普所谓的对话,除了乐评与音乐家之间,也可能包括乐评同行之间。但评论交流的形式很多,其实在网路世界里有个相当特殊而有趣的例子,就是集西方影评媒体大成的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不少影迷在看电影之前可能也曾上去察看评价如何,而这个「烂番茄」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呢?

站上广搜各地经其认证之媒体针对某部影片所写的影评,再将各个评论的基调用程式转换成代表正负的标示,并加总平均出一个打给该片的分数和等级。但重点是网站里也罗列所有参与影评的摘要及全文出处的网页连结,如此无论是个别影评人或有兴趣的观众,均可经由该平台博览针对某部影片动辄一、两百篇的影评,进而理解不同评论的具体观点及内容。除此之外,站上还另辟一块空间,让实际看过该片的影迷发表感想,并同样将这些动辄上千笔的感想基调转换成一个影迷分数,和专业影评的分数并列在网上供人参考。这个汇集了成千上万各地专业及业余影评/影迷的网站,实质上就成了一个该领域的意见交流中心,只是各抒己见的评论者之间不必当面斗嘴。

21世纪后网路和社群媒体的发达,原本是要促进世界村里人际间的联系与融合。唯近年却产生了几个值得注意的警讯,譬如IG网红造成的羊群现象,「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导致自由意见表达的压抑,以及社群网站依商业机制设定的演算法而产生的精神偏食徵候群。笔者用一句话总结之,就是文明发展的弱智导向。本专栏后续将针对上述现象对艺术发展的影响加以论述。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10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