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也需向马斯克取经? |
思想不短路

艺术也需向马斯克取经?

如同阿瑙特的经营策略,将Dior和LV等过去一度沦为夕阳传产的品牌纳入旗下后,除了维持其经典元素及强调手工价值,企业命脉首重研发,要「创造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啸同时加速了无法适应社经新环境的产业淘汰,两年后宣布破产的百事达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艺术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须思考未来。

如同阿瑙特的经营策略,将Dior和LV等过去一度沦为夕阳传产的品牌纳入旗下后,除了维持其经典元素及强调手工价值,企业命脉首重研发,要「创造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啸同时加速了无法适应社经新环境的产业淘汰,两年后宣布破产的百事达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艺术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须思考未来。

4月中除了疫情升温与俄乌战争,还有个新闻大头条:一向言论直率的马斯克开出每股54.20美元的溢价要吞下推特社群平台,企图独资建立一个没有任何官方立场导向和网管机制,让网民畅所欲言的真正民意平台。此举第一时间被推特紧急回绝,但一周后仍抵挡不住攻势而被收购,可能终将成为一家没有股东掣肘的私人企业。

这种商场恶意并购不禁让我联想到黑帮名片《豪情四海Bugsy的场景,这部1991年风味隽永的电影中有一幕叙述杀手搬到南加州发展,路经一栋让他心仪的洋房,二话不说就提著一皮箱现钞闯入,要求屋主立刻搬家!笔者上月提到当今身价堪与马斯克抗衡的LVMH集团大老板阿瑙特,年轻出道时在财团间合纵连横、以小搏大,也曾以恶意并购先后吃下法国国宝级品牌Dior与LVMH,最终成就他在精品业霸主的地位。

传世原汤老味道,美人迟暮君何盼?

什么是艺术?对我而言适用范围非常广泛,从一些用料讲究、手工制造、并具有高度设计感的精品,到路边小吃摊老板以新鲜食材用心煮出的一碗面,都是艺术。提到吃,笔者却有个疑惑,从小吃店到某些米其林餐厅,菜单内容往往数十年如一日。厨艺再高超,厨师们每天大多在准备同样的料理,久了难道自己不会厌倦吗?来点变化吧,家传三代的汤头一但改变,却可能反遭常客抱怨或甚唾弃!

来点横向连结:近世的古典音乐演奏不也和此景相仿?即使累积约300年且横贯西方各民族的作品风格之广,任何演奏家穷毕生之力也难能奏遍又奏好,但音乐会的曲目范围基本上就是数十年如一日,作品再经典、演出再精炼,久了难道没有僵化之虞?搞些变化吧,大则在内涵上来点极端的个性化诠释,小至在表情上挤眉弄眼、穿著上多露点肉,却往往立遭舆论一片挞伐!直到大家见怪不怪,敏感带同样地又变得不够敏感。所以艺术的生命仍得靠根本的创作来繁衍。

笔者上月述及「半世纪前霍洛维兹的演奏,一世纪前毕卡索的画作,两世纪前贝多芬的交响曲…,人们仍会赞叹不已」,指的是艺术结晶需要靠一定时间的沉淀,并值得不断回味和品评。相形之下,科学进展不断向前,新产品通常会比旧的更快更好用;而旧的除了放在教科书里,并没有太多能让受众实际回味的。但如同阿瑙特的经营策略,将Dior和LV等过去一度沦为夕阳传产的品牌纳入旗下后,除了维持其经典元素及强调手工价值,企业命脉首重研发,要「创造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啸同时加速了无法适应社经新环境的产业淘汰,两年后宣布破产的百事达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艺术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须思考未来。

极端数位化的未来,实体艺术的存在

在最近一次TED意见领袖论坛上,媒体制作人Chris Anderson和马斯克有十分精采的交锋,从特斯拉在德州新近落成、以智慧机器人操控的全自动化巨型工厂,谈到马斯克投下巨资、企图独吞推特的议题;从因全自动化生产降低成本来支撑企业永续经营的策略,谈到网路世界表面上仿佛开放,背后实则有只黑手主导舆论风向的种种,以及马斯克为了反制推特抑止不同意见的机制,成功独资买下推特后,自己又如何保证做到真正的言论自由?最后主持人突然在萤幕上秀出一张马斯克与幼子温馨合照的难得画面,问道:「(你儿子)将在怎样的环境中成长?」马斯克:「一个极端数位化的未来,和我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即使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仍希望那是一个每天早上醒来都能让人有所期待,不感到沮丧的日子。」

我听了这段话却有点沮丧,并非基于仇富心态,而是对后代将活在一个极端数位化世界的观感。笔者近年在本专栏里从各种角度切入,探讨核心就是艺术以实体形式存在的文化意涵与价值。17世纪初伽利略接续前辈哥白尼,将人类对于宇宙的认知从宗教诠释中解脱,以科学验证自然界现象。对于科学与宗教的区别有个打趣的解释:科学的目的是理解天堂是怎么回事,而宗教信仰则是寻求通往天堂之路。

或可再接一句:艺术,让我们看见天堂之貌,听到天堂之音。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5/09 ~ 08/09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