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克莱本:东西方冷战的时光穿越 |
思想不短路

范.克莱本:东西方冷战的时光穿越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颁奖典礼上意味深远的致词,譬如一句拉赫玛尼诺夫的箴言「音乐能充实人的一生,一生却无法穷音乐之妙。」以及我专访他时,提到美苏冷战后期双方以古典音乐展开破冰行动,克莱本恳切地直视著我说:「古典音乐与奥运会是两种可以通行全球,不需翻译的语言。」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颁奖典礼上意味深远的致词,譬如一句拉赫玛尼诺夫的箴言「音乐能充实人的一生,一生却无法穷音乐之妙。」以及我专访他时,提到美苏冷战后期双方以古典音乐展开破冰行动,克莱本恳切地直视著我说:「古典音乐与奥运会是两种可以通行全球,不需翻译的语言。」

6月在美国德州热烈进行的第16届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网路人气虽略逊于去年10月的华沙萧邦比赛,但两者在圈内均属4至5年一届的顶级音乐大赛,不仅赛务严谨,评审阵容和曲目要求都有极高规格。本届范.克莱本比赛由一位不世出的18岁韩国钢琴家任奫灿夺魁,超龄的表现让场内外的沸腾气氛至赛后仍余波荡漾。笔者曾于1997和2001年两度现场考察这项比赛,此次则靠网路直播追踪整个赛事,精采过程虽令我目不暇给,却总觉现场氛围似乎少了点什么?

古典音乐市场逐渐式微?

2001年比赛首次将场地移师至新落成的Bass Performance Hall,两千座位仍无法容纳所有想购票的乐迷,不但复赛即一票难求,决赛场次还加倍以容纳更多观众,亦即每位选手的两首协奏曲必须隔天再弹一次,造成独奏者、乐团、评审在体力和精神上的极大负担!那时尚无社群网站,主办单位贴心地在会场对街一处室内架设大萤幕,让场外观众也能欣赏闭路电视直播。如今决赛恢复正常只演奏一次,但现场略显稀疏的观众席已不复往日荣景,反映了古典音乐市场萎缩的现实?或只是疫情影响未完全退去?还是因为近年网路直播普及,降低观众到场付费欣赏的意愿?这是个值得探讨的议题。但更让我若有所失的,其实是会场里再也看不到克莱本本人的风采。

这项比赛虽以他为名,但范.克莱本在世时既未实际负责筹划,也从未担任过评审,只在比赛期间如精神领袖般出席各项仪式及酒会,并不时低调到场欣赏参赛者演出。我首次遇见他是在1997年比赛期间一场湖滨派对上,仅出场架式即恍若电影里的传奇画面:只见他搭乘印著巨幅CLIBURN字样的白色直升机从天而降,190+公分的瘦长身躯顶著波浪银发步入会场,君临天下却温文和蔼。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颁奖典礼上意味深远的致词,譬如一句拉赫玛尼诺夫的箴言「音乐能充实人的一生,一生却无法穷音乐之妙。」以及我专访他时,提到美苏冷战后期双方以古典音乐展开破冰行动,克莱本恳切地直视著我说:「古典音乐与奥运会是两种可以通行全球,不需翻译的语言。」从他充满磁性的男中音腔调娓娓道来,真能绕梁三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