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 2021萨尔兹堡艺术节现场直击 I

明星与朋友们―― 2021萨尔兹堡艺术节音乐会曲目

柯帕钦丝卡雅做小丑装扮,带著乐器上场演出。 (Marco Borrelli 摄 萨尔兹堡艺术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去年的缩小版百年庆之后,萨尔兹堡艺术节今年的活动依然以百年之名,在严密的防疫措施开展。音乐会节目中,除了传统的独奏家及演出团体系列外,邀请著名演出者规划音乐会,成为艺术节特殊的景观。今年邀请到小提琴家卡普颂、小提琴家柯帕钦丝卡雅和男中音葛哈合担纲「明星与朋友们」系列三场的企画,其中柯帕钦丝卡雅与葛哈合的两场都提供了数首少被演出的曲目,明星吸引听众前来,顺便让听众开拓曲目视野,是二者共同的诉求。

在2020年夏天成功举办了缩减版百年庆(注1)之后,萨尔兹堡艺术节决定将百年庆延长一年,2021年继续以百年庆之名扩大举办,自7月17日至8月31日举行。有鉴於疫情起伏不定,艺术节汲取去年经验,第一批预订票仅开放五成座位。5月中旬,奥地利政府公布了逐步开放的措施。依此时程,艺术节应可百分百售票。虽然欧洲以外地区开放程度有限,致使美国和亚洲的艺术节常客大多却步不行,艺术节还是达到91%的售票率,足见人们对参与现场演出的热情并未减弱。

如同去年,艺术节依政府规定,制订了本身的防疫措施,工作人员分不同等级,频繁检测,观众则需合条件之一,方得入场:检验、病愈、接种疫t。(注2)原本仅是「建议」戴口罩的措施,由於首日《每个人》(注3)观众中有一位於演出后确诊,艺术节立即决定,自7月19日起,改为「全程必须戴FFP2(注4)口罩」。在公布售票率的记者会上,艺术节亦公布全程共有两位观众确诊,但并未传染给其他人,再次证明,只要有适当的防疫措施,表演艺术可以恢复正常演出。

柯帕钦丝卡雅的音乐会是她的个人秀,朋友们只是陪衬。 (Marco Borrelli 摄 萨尔兹堡艺术节 提供)

音乐明星的「特别企画」

自1921年开始,音乐会即成了艺术节节目的最大宗,在演出场次和演出人员数量上,都非歌剧与戏剧能比;今年亦然。音乐会节目中,除了传统的独奏家及演出团体系列外,邀请著名演出者规划音乐会,成为艺术节特殊的景观。这类音乐会的曲目设计多能不落俗套,展现近年来古典音乐演出者多元视角及兴趣的一面。事实上,早在1990年代,已有类似的音乐会,如1995年的「布赫宾德(Rudolf Buchbinder,1946-)与朋友们」,曲目为莫札特(KV 452)与贝多芬(op. 16)的钢琴管乐五重奏和李给替(György Ligeti,1923-2006)的〈给管乐五重奏的10首小品〉,钢琴家只参与了前两首演出。1999年,波里尼(Maurizio Pollini,1942-)主导的「波里尼方案」(Progetto Pollini)有7场音乐会,整体规模庞大,涵括不同大小编制的声乐、器乐曲目,可称走过一趟500年欧洲音乐史。今年3场「明星与朋友们」的明星为小提琴家卡普颂(Renaud Capuçon,1976-)、小提琴家柯帕钦丝卡雅(Patricia Kopatchinskaja,1977-)和男中音葛哈合(Christian Gerhaher,1969-)。卡普颂与朋友们演出布?克纳第7号交响曲的室内乐团改编版,是3场中曲目较「亲民」的;另两场曲目则相当「缤纷」。

柯帕钦丝卡雅的音乐会於8月12日晚在莫札特音乐大学音乐厅举行,以荀贝格的(Arnold Schönberg,1874-1951)《月光小丑》(Pierrot lunaire)为核心。该作品有3部分,在这场音乐会里,并非连续被演出,而是每部分之前都加入另一部作品,并都是改编之作。全场6段音乐一气呵成,没有中场休息。演出时,柯帕钦丝卡雅做小丑装扮,带著乐器上场,其他演出人员则著便装,未有特殊打扮。开场曲改编自艾曼纽.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1714-1788)一首钢琴小品c小调急板(Presto, Wq 114/3, H230),由柯帕钦丝卡雅亲自改编,她也参与演奏。之后的《月光小丑》三部分里,柯帕钦丝卡雅担任人声部分,乐器则是她的道具之一,并搭配灯光及丰富的肢体语言和走位演出。《月光小丑》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之后,分别是小约翰.史特劳斯(Johann Strauss,1825-1899)的《皇帝圆舞曲》(Kaiserwalzer,op. 437)和《宝贝圆舞曲》(Schatzwalzer,op. 418),前者由荀贝格、后者由魏本(Anton von Webern,1883-1945)改编。乍看之下,加在《月光小丑》3部分之前的作品似显突兀,实际演出时,由於各曲编制相似,音响转换差异不大,再者,这3首较短、气氛较轻松的作品与《月光小丑》的诡异气氛交替进行,让整场音乐会饶有独特的况味。美中不足的是,柯帕钦丝卡雅的人声流於呐喊呼叫,误解了原作的「说唱」(Sprechgesang)。小提琴家满足了本身的剧场尝试,却可惜了作品,还虐待了听众的听觉享受。

葛哈合与弦乐家朋友们一起演出,跟听众分享他个人的音乐艺术和他的音乐视野。 (Marco Borrelli 摄 萨尔兹堡艺术节 提供)

让听众开拓曲目视野

8月25日晚在莫札特厅,葛哈合(注5)的音乐会登场,他的朋友们是弦乐家。上半场为薛克(Othmar Schoeck,1886-1957)少被演出的《夜曲》(Notturno,op. 47),写给低音人声和弦乐四重奏。薛克为20世纪前半瑞士重要的作曲家,《夜曲》有5大段,人声和弦乐四重奏分量相当,是联篇艺术歌曲与弦乐四重奏的混合体,人声和器乐不时彼此独立,对歌者而言,是很大的挑战。下半场以荀贝格的弦乐六重奏《升华之夜》(Verklärte Nacht)开场,6位演奏者皆为颇有名声的独奏家(注6),别出心裁地诠释了这首作曲家早期的浪漫之作。小提琴压低音量,但依旧清晰可闻,中提琴和大提琴声部因之得以浮出,让各声部有著罕能听闻的均衡。全曲以从容的速度演奏,不夸张的音量变化,各独奏段落的细腻操作,赋予作品精品级的质感,磁吸在场听众屏息谛听,舍不得错漏任何一个晶亮的泛音。待最后一音逐渐消逝后,全场的如雷掌声让6位音乐家面露欣慰的笑容,可称是本场音乐会的亮点。音乐会最后一曲为白辽士(Hector Berlioz,1803-1869)的《夏夜》(Les Nuits d’été,op. 7),但不是钢琴版,也不是乐团版,而是改写成弦乐六重奏的版本。在此,葛哈合展现了他演唱艺术歌曲的功力,无懈可击。可惜的是,改编版未能再现钢琴版或乐团版的器乐魅力,可惜了6位独奏家。

柯帕钦丝卡雅的音乐会几是她的个人秀,朋友们只是陪衬。葛哈合的音乐会则与朋友们平分秋色,与听众分享他个人的音乐艺术和他的音乐视野。两场音乐会都提供了数首少被演出的曲目,明星吸引听众前来,顺便让听众开拓曲目视野,是二者共同的诉求。不仅如此,萨尔兹堡艺术节音乐会曲目中,稀有曲目占比甚高,毕竟,艺术节聚集明星们共聚一堂,总得有与常态演出不同之处,提供观众演出后思考的空间,正是艺术节理念的精华所在。

注:

1.        请参见拙文〈萨尔兹堡艺术节——疫情压力下的百年庆〉,《PAR表演艺术》333期(2020年9月),132-135。

2.        德文为getestet, genesen, geimpft,简称3G。

3.        原本《每个人》并不在「宗教序奏」(Ouverture spirituelle)的范围,今年被纳入,成为整体艺术节的第一场演出。请参见拙文〈防疫典范百年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2020萨尔兹堡艺术节—音乐篇〉《PAR表演艺术》334期(2020年10月),146-149。

4.        FFP为欧规,相当N95;德奥於年初即规定以FFP2取代一般外科口罩。由於事发突然,7月19日当晚演出前,艺术节於演出场地入口发送口罩予未戴FFP2口罩的观众。

5.        这位声名如日中天的男中音曾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於2012年2月底、3月初来台演出。

6.        以几乎同样的组合,他们於8月17日在莫札特音乐大学音乐厅亦有自己的音乐会。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