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有无「出脱」,青春说了算 2020影响.新剧场「青少年扮戏计画」《出脱》

《出脱》 (影响.新剧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今年「十六岁正青春」艺术节的「青少年扮戏计画」,由影响.新剧场与参与学员共同呈现了作品《出脱》。台语「出脱」的意思是指出息、出头或成就。对青少年来说,长大后有没有「出脱」,是对自己的期许,是家人的期待,更多是来自社会上的认同。演出以学员的生命经验或田野调查资料,利用剧场美学转化成每段演出的主题,最后孩子们以现实状态说出「青春宣言」,剧场在此时成为他们心灵的归属,来自社会的歧视、压迫与不被理解,通通被抛诸脑后。

自二○一五年起,台南市政府文化局与影响新剧场的吕毅新导演合作,於每年的夏天举办「十六岁正青春」艺术节(注),藉由府城特有的「做十六岁」成年礼俗为发想,以生命教育结合戏剧美学,让青少年在舞台上以「扮戏」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和故事,在剧场里完成现代意义上的成年礼。在每年计画里,令人备受瞩目的「青少年剧场」,由影响新剧场每年招收五十位的青少年(第一年招收卅五位),经过三个月的培训课程、徵选和密集地演出排练三个阶段,青少年在进剧场的过程中认识自己、发现自己,从剧场素人到完成一出专业制作,用戏剧演出记录属於十六岁的青春时光。

藉由主题寻找生命经验的共鸣

从《少年蒙太奇》(2015)、《在路上》(2016)、《万花筒》(2017)、《发角Huat Kak》(2018)到《共振Resonance》(2019),每年的主题发想,来自导演吕毅新与青少年工作的过程中,试著找到能够引起青少年想像与共鸣的主题概念;例如《少年蒙太奇》是以非线性的方式串联青少年日常生活的议题,借用拼贴手法,表现青少年的生活片段与幻想世界;《万花筒》含有希腊文KALOS(美丽)、EIDOS(形状)、SCOPE(观看)的意思,透过光与折射呈现变化万千的景色,藉以表现青少年丰富多彩的青春样貌,而今年的主题是以「出脱」(tshut-thuat)为名。

「出脱」在台语里的意思,是指出息、出头或成就。对十六岁的青少年来说,长大后有没有「出脱」,是对自己的期许,是家人给予的期待,更多是来自社会上的认同。在有「出脱」之前,十六岁的灵魂充满脆弱、旁徨与自卑,在这些期许和认同的背后,看不见的是青少年的自我怀疑与迷惘。

《出脱》 (影响.新剧场 提供)

青少年的日常《出脱》

《出脱》是以个别学员的生命经验或透过田野调查所得的资料,利用剧场美学转化成每段演出的主题,每段主题都会有主要的叙事者,而其他演员则随著事件的发生,演绎或烘托当下所需的戏剧情境与氛围,全剧则由数十个片段所组成。由於大部分同学皆非戏剧科班背景,舞台上的表演难免夹杂著紧张与青涩,但年轻灵魂的真挚与坦然,在舞台上仍然化作最美的事物。

如在早产儿的片段里,提早三个月来到世上的女孩,因先天不足,凡事都要比别人更努力,但她对生命没有任何怨言,而是认命接受:「我没有输在起跑点,却要比别人更努力」的事实;父亲是清洁队员的女孩,除了遭受社会上歧视的眼光,在学校同侪相处的过程中,也不敢向人提起自己父亲的职业。从收垃圾的职业到社会歧视的眼光,从青少年对未来的美好想像却成为大人眼中的垃圾,女孩最后自我意识的觉醒,以一个单纯的拥抱迎向身上散发恶臭的父亲。

最令人印象深刻,是关於一个住在海边的男孩所讲述的故事。一个住在湾里的男孩,分享他和妹妹住在阿嬷家的日常生活,像是抓田螺、抓死猫、喝蛇汤,参加全村的「大健走」活动,有个当乩童的小叔,以及三不五时发生的溺水悲剧。看著青少年扮演著各式各样不同年龄、职业的村民,挥洒青少年特有的想像与创意,看似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在他们生动的演绎下,观众仿佛也站在海风前,闻到了充满咸湿苦涩的人生滋味。

留在「圈圈」里的故事

长年从事青少年剧场的吕毅新,在剧场里鼓励青少年说出自己的故事,透过参与式(扮演、发展文本)和口述历史剧场(田野调查)的方式,让进来的每一个青少年,学会「去欣赏每一个人的美,去欣赏自己的美」,更重要的是,藉此开启内心的秘密与真正的想法。「会来参加这个计画的青少年,一定都有想要什么,想要寻找什么」,吕毅新提及曾有个参加计画的青少年,来到这里急著想要控诉与抱怨,在进一步的引导与追问下,才坦言在愤怒的背后,其实是想要得到妈妈的爱,希望妈妈能够多看他一眼。

面对每届来自不同世代的青少年,吕毅新认为他们不该只有一种样子,她会要求自己去认识最新的流行文化,学习青少年的日常用语与思维方式;她坦言要跟上他们的脚步很辛苦,但她也提醒,「在成长的过程中,他(青少年)先是一个人,而不是即将成为人,他们从一出生就是一个人,所以绝对不能小看他们。」因此在工作时,她尽量克制自己用看待孩子的眼光,而是以工作伙伴互相称呼。

在长时间的培训与排练过程中,导演尽可能地透过转化与象徵手法,让青少年愿意且顺利地说出自己的故事,她强调:「这种剧场美学对孩子是有帮助的,它不是只有一种真实的呈现,要让孩子去学习用其他方式说出自己的故事。」但有时也会遇到某些孩子因害怕自己情绪崩溃,而无法在舞台上顺利地讲出自己的故事。在故事与故事之间,身为导演的吕毅新始终要面临取舍的问题,关於那些无法被讲出的故事,「就让它留在圈圈里吧!」

《出脱》 (影响.新剧场 提供)

令人动容的「青春宣言」

全剧的高潮,非最后的「青春宣言」莫属。在舞台上扮演各式角色的青少年轮流上场,以回到现实的状态说出自己心中的一句话,有人选择用泪水,掺杂著嘶吼与呐喊说出:「十六岁的我想要消失,十八岁的我站在舞台上发光」、「我以为演戏可以隐藏自己,但后来发现表现自己很快乐」、「出不出脱自己决定」、「请你们好好看看我们,里面都有我们想要告诉你们的事情」。

剧场在此时成为他们心灵的归属,来自社会的歧视、压迫与不被理解,通通被抛诸脑后;此时此刻,他们在剧场里找到了认同,找到了友善与包容,剧场成就他们青涩生命中的那道光,照亮了青春,也让虚伪的大人世界无所遁形。在成长的过程中,青春本就不该被遗忘,「出脱」也不该只有一种定义,这群青少年用《出脱》完成了自己的成年礼赞。

注:自2019年的第5届起,活动由「十六岁小戏节」改名为「十六岁正青春」艺术节,在台南市文化局和台积电文教基金会共同支持下,扩大增设青春市集、艺术讲座、校园戏剧讲座、艺术工作坊等活动。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