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寻找台湾爵士乐/台湾的爵士

殿堂之外,酒馆内的爵士练功坊

(Caf? Rossiya露西亚咖啡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20世纪早期,发源於纽奥良的爵士孕育於城市酒馆的喧嚣,时至今日,酒馆依然是乐手们的街头学校,他们在此会友、学习与成长。对爵士演奏家来说,丝绒般的弦乐、黄金般的铜管不是卖点,最重要的,就是大家一起玩的精神。趁著微醺的氛围内跟著音符摇摆之际,乐手们拿起乐器使出全力,伙伴们轮流接力各显神通,止不住手痒的随时可以加入一起Jam。在哪里立足演奏,哪里就是舞台!

有别於殿堂级大舞台的演出高门槛,小巷内的酒馆主人们多半秉持打造沙龙的开放精神,欢迎所有爱乐者,致力消泯乐手与听者的距离,营造玩家们能在此打磨技艺,更自在地抛接乐句,进行音乐探索的非典型演出空间。酒馆,不只是乐手的秘密基地,更是他们的练功坊。

Café Rossiya露西亚咖啡:以乐会友,爵士精神一起Jam

隐身於南京东路商业大楼9楼的Café Rossiya露西亚咖啡,前身是俄罗斯餐馆,如今是1周仅开3天,1天仅营业3小时的爵士表演平台,从属於展演空间「文水艺文中心」旗下,艺术总监蔡伯南笑说:「就像爵士精神:at the moment。这3小时就是爵士乐迷的聚会,一切都从音乐开始。」

聚会的核心是Jam Session,2016年首场聚会的HOST是钢琴手吕致廷、低音提琴卢欣民与鼓手林宥廷。当年,这个由吕致廷自美进修归国后,有感於台湾爵士即兴空间不足而向蔡伯南提出的企划概念,至今已举办了逾250场,被称为「台北最友善的Open Jam」的露西亚咖啡,如今成为不少爵士乐迷、学子的交流、精进技艺的场域。

「Jam是即兴,没有彩排,像是party的交流场合,」他笑称,每回的Jam Session都像「买乐透」,由钢琴手、贝斯手、鼓手、小号手组成的四位HOST演奏2到3首曲目后,接著是来宾上场,包括乐迷或乐手。未知的现场有惊喜也有惊吓,「我们遇过爆满的演奏者,也遇过一场全是鼓手的聚会,苦主通常是贝斯手、钢琴手,他们得弹一整晚。」蔡伯南说,5年来的实验与学习,奠定了2020年举办第一届「露西亚爵士节」的基础,「我希望成为一个站在幕后的推手,去倾听音乐家需要什么,我认为自己适合这样的角色。」

是爵士同好派对,也是队友徵集地

有趣的是,蔡伯南的音乐养成是从流行音乐开始。他在2002年便开始发表流行音乐创作,曾写下〈痴心绝对〉、〈眼底星空〉等脍炙人口的歌曲,直到服兵役时认识了爵士吉他手林华劲,「当年我们都背著枪,一起看爵士乐谱」,并在2012至13年间,担任董阳孜《诗与音符的相遇—追魂组曲》音乐会艺术行政,当年这个集结了一线的爵士乐手如魏广皓、徐崇育等人的跨界演出所成就的迷人现场,为蔡伯南埋下经营露西亚咖啡的种子。

他观察,近年不同的音乐类型的互动幅度很广,比如流行乐对管乐的理解,多半结合了爵士元素。回过头来说,「互动」同样是成功的爵士演出关键,乐手、观众、空间,必须建立良好的三角关系,「这里像是一个社团。」他以近乎同乐会的模式经营露西亚咖啡,打破乐手与观众的距离,「大家会来露西亚咖啡组队!」蔡伯南透露,ICRT的爵士节目DJ凯特琳.马吉(Caitlin Magee)的Ultrahang乐团乐手就是在露西亚咖啡组成。

打造年轻学子、乐迷的爵士阶梯

此外,露西亚咖啡也是不少学子与前辈切磋的学习场,「像一个渐进式的平台,我希望打造阶梯,而非溜滑梯。」

蔡伯南回忆,刚认识爵士小号手梁玉轩时,她还就读於国立台东大学古典音乐系,首次Jam Session登台就在露西亚,「我还记得,她对我说『很锉!』」如今,梁玉轩已是露西亚咖啡的HOST之一,亦为台湾Yamaha公司所签约乐团「Girls Nine」的首席小号手,同时跨足流行音乐演奏,曾担任舒米恩、以莉高露、纪晓君、王若琳、许哲佩、9m88等演唱会小号乐手。

「年轻一辈的爵士乐手都很有自信,勇於跨界。」一如文水艺文中心的两个场地租借的展演场,一端是古典乐,一端是爵士乐,蔡伯南说,他希望创造一个自然发酵的平台,引介不同的声音,「爵士的精神是『活在当下』,每首乐句都要跟伙伴们一起完成,不断对话。过程中,乐手们将遇到很多伙伴,就像人生。我希望露西亚咖啡可以是台湾爵士的一个选择,将Jam的精神扩展到各个领域。」

(Caf? Rossiya露西亚咖啡 提供)

马沙里斯爵士酒馆:在这里,音乐可以被充分地聆听与理解

父亲是爵士乐手,张孝维笑称自己从娘胎就在听爵士乐,开设马沙里斯爵士酒馆(以下简称Marsalis)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自己对这音乐太过熟悉了。26岁那年回到家乡高雄,心里想著要有好的生活,得先要有好的店,这是他营运诸多空间的本心,希望透过Marsalis,让周遭生活圈的人们,能与世界上的其他文化有更多接触。

让客人为音乐而来、音乐家可以尽情表演的Marsalis

在还不会说话、识字前,张孝维就先与爵士乐为伍了,从小看著父执辈在台上表演,不论是Live House或是Pub,台下总是热闹的氛围,他发现观众实在很难投射足够的注意力在演奏者身上。「这对喜欢音乐的人来说,其实有点伤感。所以我想要创造一个场地,让客人是为音乐而来,让音乐家可以尽情表演他们心中的好音乐。」张孝维悠悠说道。

为了这股起心动念,张孝维在Marsalis的空间设计上,化繁为简。没有架高的舞台、繁复的灯光,只有全场铺设的木地板,温润空间中回响的低音。「一开始就想像Marsalis像是纽约老房子的大客厅,表演者跟观众之间的距离很近,像是沙龙的氛围;没有太多音响设备的润饰或增强,客人可以更直接听到声音在空气中传递的颗粒感。」张孝维清楚知道,要让大家将感官集中在听觉上,於是尽可能地呈现「原声」(acoustic)。

除了空间,在「时间」上张孝维也别有一番用心。错开周末与平日稍晚的酒吧人潮,Marsalis早在10多年前就将表演节目安排在周二或周四的晚上8到10点。「这样的时程区分了听音乐与想喝酒聊天的客人,连音乐家都能感受到观众在表演时听音乐的专注度。」透过空间与时间的规划打造出的Marsalis,让张孝维不只一次收到外国乐手回馈说道:「在台湾最期待、也最有指标性的表演就是在Marsalis!」

作为每个乐手的家,在此处能心安地用声音传递自己的感受

知道这次会分享到Marsalis与乐手间的故事,张孝维在收到访纲后就先寄来一篇2012年发生在酒吧中的表演后记。

那次邀请来自纽约的爵士中音萨克斯风手Bobby Porcelli登台演出,当时在中山大学音乐系担任客座教授的爵士钢琴家Harold Danko也到场聆听,中场休息后,Harold出现在台上与Bobby来了一场即兴演奏;一曲经典的《Speak Low》,反常地以中快板的方式演奏,却听得张孝维不自觉泛泪,他在音符中确切体会到演奏者正以轻快的节奏回顾著不足为外人道的生命场景,於是在后记中深刻地写下这段文字:「这就是爵士乐手们每日所做的——对生命的凝视,以及对这个凝视所做的瞬间表达。」

光是这段故事就足以道尽Marsalis带给音乐家的感受了,一如张孝维所言:「不论是来自哪个地方,Marsalis就是乐手的家,让他们能把心安下来,知道自己的音乐在这里可以被充分地聆听与理解。」想是这个空间让Bobby感到熟悉、放松,那晚才能心随意动地演奏出动人的乐章。

「我从来没有认为爵士乐会是大众音乐,有别於大部分是主动迎向听众的流行乐,爵士乐有太多东西、太多时候是我们要自己靠过去。」一语道破本质上的差异,张孝维谦称对於这空间还有许多想像与尝试,但不变的是,在Marsalis,可以放心地敞开心胸、交出自己,不论是乐手,还是听众。

(马沙里斯爵士酒馆 提供)

Blue Note Taipei 台北蓝调:交棒新手,打造自由交流的空间

Blue Note Taipei台北蓝调成立於1974年,历经数次搬迁,如今座落於公馆商圈,堪称台湾历史最悠久的爵士酒吧。这间以著名的爵士唱片老厂牌「Blue Note Records」为名致敬的爵士演出俱乐部,铭记著一整辈资深爵士乐手的人生切面,是陪伴台北老爵士迷成长的青春回忆,也是国内外爵士迷的朝圣地。在2019年由姊弟档Carter与阿哲接手经营,几乎每晚都有现场演出,除了固定合作的House Band,亦不乏国外知名乐手登台演出。

而故事得从人称「蔡爸」的创办人蔡辉阳开始说起。蔡辉阳是名爵士乐手,走过解严前美军驻台的爵士黄金年代,曾在1960年代跑遍台北各大饭店演奏,创立台北蓝调之初,主要销售爵士唱片和乐器,后调整为以演出为主的复合式空间。最开始,蔡辉阳邀请熟识的菲律宾乐手、饭店乐师演奏,逐渐将台北蓝调营造成紧密的艺文社交圈,Carter观察:「台北蓝调几乎是蔡爸生活的全部,是他的一生。他的时代背景让台北蓝调的存在变得很特别,目前台面上的前辈老师,几乎都在这里演出过,蔡爸可说是台湾爵士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爵士新手的实战现场

Carter在1995年来到台北蓝调当酒保,跟蔡爸、蔡妈一起工作,2000年初,阿哲也加入了这个工作团队。两年前,蔡辉阳退休后,便将台北蓝调交接给两位资深员工,新世代的台北蓝调以这个维持著30年前的老派电影场景般的展演空间为基地,开始密切洽询国外乐手,并积极地经营社群,期能拓展爵士的聆听人口,「音乐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愉快。现场是立体的,我们希望让更多人欣赏音乐,刚好这是爵士乐。」Carter说。

在台北蓝调仅能容纳40至50人的空间中,几乎消泯了表演者与观众的距离,创造了紧密的交流氛围。Carter指出,在COVID-19疫情爆发前,台北蓝调的客人有三分之一是自由行的外国观光客,「几个关键字#Taipeinightlife、#jazzbar,都会指向台北蓝调」,本地乐迷则是35岁以上,且多数是常客。他们力求改变,除了经营年轻社群外,也与体制内外进行教学合作。如辅大音乐系的爵士音乐组学生以每月1次的频率,由李承育进行现场教学,到台北蓝调进行实战演出;爵士钢琴家乌野薰亦定期在台北蓝调为学生安排贝斯手与鼓手,举行钢琴发表会。阿哲说:「有别於琴房的学习,这是实战、切磋体验,也是学习者、教育者、空间经营者的三赢。」

跨国好手自在交流的afterparty

另一方面,台北蓝调也更积极地与国外乐手产生连结。Carter表示,近年因大型爵士音乐节受邀来台的乐手,也多另开档期於台北蓝调演出,如Rlaph Lalama、Jerry Weldon、Lou Rainone、SJZ Collective、Maureen Choi Quartet、大山日出男、片仓真由子等,「这像是他们的afterparty,像是圈内人的聚会。比较小众,是他们跟当地乐手交流的机会。」

海归的新锐爵士创作者的身影亦不缺席。阿哲还记得,移居纽约,曾与Mingus爵士乐团、Frank Lacy、Slide Hampton、Valery Ponomarev、Josh Evans大乐队等艺术家合作的Michael Wang在高中时,就跟著父亲来到台北蓝调演出。2020年发表了首张专辑《Bone of the Wang Vol. 1》,正要展露头角之际便遭逢疫情,回台发展,并在台北蓝调举行了数场演出。阿哲说:「不只看到乐手的进步,甚至可以看到乐手的人生阶段切片。」他表示:「我希望经营一个大家都能自在,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的环境,让乐手、乐迷与空间经营者都能达到平衡。」

(Blue Note Taipei台北蓝调 提供)
(马沙里斯爵士酒馆 提供)
(Blue Note Taipei台北蓝调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