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疯戏乐与北市国《当金莲成熟时》 探索「性」与「身体」 潘金莲的性启蒙旅程

《当金莲成熟时》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水浒传》、《金瓶梅》建构出的「荡妇潘金莲」,有不少当代创作者为她翻案,而音乐剧《当金莲成熟时》则不回避「性」这件事,编剧吴政翰希望从「潘金莲的性启蒙旅程」切入,在「身体」间的互动交流中营构出人物的血肉;同时,透过性与身体,回应文明社会的阶级、性别及父权等问题。作曲王希文也将透过自由不受拘束的曲风,让演员的身体能在音乐中自在律动,创造戏剧的有机性。

TCO】闪亮亮系列

TCO剧院—音乐剧《当金莲成熟时》

2021/1/2930  1930

2021/1/3031  14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3832170255

「潘金莲」这一响亮的名字,无论过去或当代,多被视作坏女人的代名词。在台湾,从复兴剧团搬演魏明伦剧作《荒诞潘金莲》(1994)开始,试图为她翻案——潘金莲其实不是原本就这么坏,而是在男性霸权的压抑,迫使她走向沉沦道路。后来,仍有许多戏曲创作者针对潘金莲做文章,尽管形式不同,中心主旨和切入角度大多不脱此脉络。疯戏乐工作室将在二○二一年初推出的《当金莲成熟时》(原定於今年六月演出,因疫情延后),有别於该主题过去多为戏曲,将以擅长的「音乐剧」找寻观看「潘金莲」的新角度。

以「身体」与「性」做回应 重构潘金莲形象

潘金莲之形象建构於《水浒传》、《金瓶梅》等小说,之所以被称作「荡妇」,《水浒传》固然是滥觞,《金瓶梅》却透过「性」的描写而坐实,比如「醉闹葡萄架」,书写西门庆与潘金莲之间极尽欢愉的性爱场景,令人血脉贲张,甚至惊世骇俗。

编剧吴政翰说:「在台湾,还没有音乐剧针对『性』这件事做文章。」他观察到《金瓶梅》在戏剧创作中一直被消音的「性」,希望从「潘金莲的性启蒙旅程」作为切入点,在「身体」间的互动交流中营构出人物的血肉;同时,透过性与身体,回应文明社会的阶级、性别及父权等问题。虽然他说得有些严肃,但也轻松地笑说,运用「音乐剧」进行创作,事实上是希望能透过音乐剧的「戏谑感」,让大家从喜剧的氛围里思考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不只是改编 男性编剧书写女性情欲

为了书写潘金莲,吴政翰耗费许多时间进行资料爬梳与考察。「因为爬梳资料,我才发现历史上真有潘金莲这个人,更有趣的是,她其实是大家闺秀。」吴政翰的发现也让他领悟到——世上没有「正典」,无论是历史或创作,都是被人述说出来的。因为改编自古籍,他也不甘於仅是小说的转译,而是要从新的视角切入进行创作,让观众能够重新思考原著背后的当代价值。

或许有人会质疑男性编剧如何理解、书写女性情欲,这点吴政翰做足了准备,透过田调试图去理解女性究竟如何在性交过程中感受欢愉。然而,在过程中他也发现,虽然到了当代,「性」的言说仍然相当保守,而在这次的作品中,正希望藉由舞台上「性交场景」的展示,冲撞当代观众的价值观。当然,这并不代表在舞台上洒狗血、吸引观众目光才算得上冲撞,更重要的是,吴政翰也期待剧本中露骨的书写,得以找到狂放与典雅之间的平衡,藉此创造出新的创作美学。

《当金莲成熟时》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教条、性交、标签 用戏谑的方式说严肃的事

一首《烧饼与油条》,听起来像是美食介绍曲,殊不知却带著隐讳的性暗示。吴政翰说,要把严肃的主题处理得戏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要让「性」的展示搔到观众痒处,又不能太过直白,於是在文字就花了很大功夫,也是考验。身为艺术总监、同时又是该剧作曲家的王希文说:「我和政翰都花很多时间在歌词的潜台词上讨论,每一首歌都必须有意义。」除了有意义,创作歌词时该用什么字,两人也是相当斤斤计较;吴政翰提到,光是剧本,就反反覆覆地就改了有廿、卅个版本,可见用心之深。

除了内容,音乐剧最重要的音乐,当然也不能忽视。因为强调「戏谑感」,王希文在创作时,希望剧中的歌曲都能具有「活力」、「律动」。比方说,如何在歌曲中展现「性感」、「性暗示」,王希文就想到了Jazz、R&B、Swing这样相对律动性高,且具有自由不受拘束的曲风进行创作,让演员的身体能在音乐中自在律动,创造戏剧的有机性。剧中还将「数板」套用在剧中人诵念的道德教条上,轻快活泼的风格,让《当金莲成熟时》的辩证增添趣味。

跨界合作 和伙伴们的一场冒险

王希文打趣地说,这次合作团队的性别组成如同多元的光谱,邀请身为生理女性的刘建帼担任导演,补足了男性创作视角的局限。过去,刘建帼多执导戏曲作品,然而她表示,对於疯戏乐工作室邀请自己担任导演,相当受宠若惊。起初,她看过剧本却因内容过於露骨而不敢接;不过,吴政翰与王希文笑著说,虽然刘建帼刚开始认为剧本太过露骨,但在保守与狂放间的挣扎后,仍选择了较为狂放的想像,让他们深感意外。

一直以来疯戏乐工作室都不断地寻求跨界,试图藉此开发新的创作可能,也包含这次与台北市立国乐团的合作。王希文直言刘建帼的音感与节奏掌握非常好,作为音乐剧导演是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而在这次的排练与合作中,刘建帼也表示相当珍惜团队彼此紧密合作、充满讨论的工作模式,相当期待和疯戏乐的伙伴们,一起冒险,创造出雅俗共赏却又不失深度的作品。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