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真正的艺术是危险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强烈的视觉冲击、错乱的感官体验、重复的听觉节奏、混乱的旋律乐章……这似乎是后现代剧场与现代音乐,给坐在台下观众的一个试炼。你到底要看什么、听什么,不是由台上的演员来决定或是由幕后的导演决定,却要以你你自身直觉的官能感受去认知。这是一个新的看戏角度与音乐经验,观众已不再满足於接受,而是参与。当「跨界」已逐渐不能再代表后现代艺术的发展趋势,传统艺术与剧场被电视、电影等多媒体影像呈现逼向无路可出的时候,「杂交」与「混血」的表演形态逐渐成形。如今一群不从剧场出发的创作者走进剧场、迈入音乐,这些创作者的思维又是为何?他们又要如何掀起一场新的艺术革命?

在本期编辑部规划的两个专题「Shake it!剧场官能新体验」与「打破框架的异响艺想」,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区块,前者是针对美术人在剧场的新创作,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追寻;后者是依循著现代音乐的发展,深入浅出地为听友剖析现代音乐的趋势。但异曲同工的,却都直指著当代表演艺术结构上的转变,似乎都有著一个不安定的因子跳跃在两者之间,引动著微妙的牵连。正如同义大利剧场导演卡士铁路奇所说:「真正的艺术是危险的。危险来自另一世界、来自无法辨识的语言。」作为一个艺术家,冒险是内在条件。他们都面对生命的谜团,并藉著艺术创作和观众一起经过危险的试炼。而他们都决定要采取用不同的方式与型态,通往另一个世界。拉斐尔艺术合作社的卡士铁路奇如此,秉持著「美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的杨.法布尔、曾来台演出的拉夫拉前卫剧团与德国作曲家郭贝尔……等亦如是,都等著观众您亲身去体会艺术的混搭杂沓,接受震撼。

我想像鬼从早已被废弃的城堡中飘出来,像飘飞在空中的花。当我在欧洲用这个音乐跳舞的时候,我感到有奇怪的灵魂在凝视著我——在恐惧中,我见看美与突然怒放盛开的花朵。」这是本刊在一九九四年二月号中、於舞踏家大野一雄访台前刊登,摘录自《死海—维也纳华尔滋和鬼》舞作中的一段文字,同年六月他首度访台,当时已经高龄八十八岁的他与其舞作,仍是同样地带给台湾观众无比的震撼。大野一雄,这位走过一世纪的伟大舞蹈家,在今年的六月一日与世长辞。没有他的日本舞蹈界会有什么样的面貌,我想这个答案不会有人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会比今日精采。

希望观众看完我的表演之后,会想到能活著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大野一雄

《PAR表演艺术》 第211期 / 201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211期 / 201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