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二) Focus | 顺势,逆流而上:跨越浊水溪的掌中戏世代/40-50世代

站稳传统面对科技 另辟当代蹊径 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陈皇宝、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陈文哲

金鹰阁第三代团长陈皇宝。 (藏冷浪 摄 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以民戏为主要市场的掌中剧团,面对现代剧场的冲击,坦言「推票压力很大」,特别是如何吸引已习惯在庙会看戏的民众。於是,形式、题材等的推陈出新,成为掌中剧团的课题。位於高雄的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以电视木偶结合3D投影技术,打造视觉体验;而在布袋戏重镇云林的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则以传统技艺为基础,找寻创新的艺术性。

202021台湾戏曲艺术节

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天雷针》

4/2425  1430

4/24  19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多功能厅

 

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2021宫廷大剧—苍狼血印》

5/89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我们剧团缺你一个:陈皇宝的布袋戏决心

金鹰阁第三代团长陈皇宝(1973-),在布袋戏的环境中长大,7岁便已登台操偶。年轻时期的他於棒球有杰出表现,高中毕业后,因为能投出155公里的快速球,被味全龙队球探相中,以月薪12万的待遇邀请加入球员培训。这对当时的陈皇宝来说十分挣扎,一方面眼见布袋戏的发展已经逐渐走下坡,另一方面又难以割舍家族事业。然而,父亲的一句话:「我们剧团缺你一个,但棒球不缺你一个。」让他下定决心投入布袋戏表演。

自接任团长后,便希望将布袋戏带入现代剧场,「歌仔戏都已经在剧场售票演出了,为何布袋戏不能?」为了适应现代剧场的美学,他积极吸收现代剧场的知识,也经常观看现代戏剧演出。看著家族戏班从第一代的古册戏,第二代的金光戏,再到电视布袋戏的流行,他认为,剧场公演与视觉特效是当代布袋戏发展的关键。

现今的金鹰阁擅长以3D投影技术,打造奇幻华丽的视觉体验。透过前投、背投和浮空投影技术的结合,更细腻地让布袋戏偶与布景画面融合为一。他强调,3D投影技术不但可以适应各种演出场地,节省许多绘制布景的成本开销,也因为现代科技的加入,让布袋戏在当代具有不同的优势。这些技术与能力的养成,是透过每一场演出的经验累积而来。金鹰阁团员们来自四面八方,其中还包括研究生和国中小老师,因热爱布袋戏的心,让他们从戏迷变成团员,再进阶成专业的剧场演出人员,陈皇宝自豪地表示:「我们是自给自足的团队!」

云林五洲小桃源团长陈文哲。 (云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剧团 提供)

有人要做,就有希望:陈文哲开创第一代

相较於多数布袋戏团多是传承二至四代的掌中家族,云林五洲小桃源团长陈文哲(1972-)并非布袋戏世家出身,因小时候接触布袋戏,逐渐「玩」出兴趣,陆续跟随邱永村、孙庆年等人学戏,作为五洲园第五代弟子,亦是五洲小桃源创办人、广播布袋戏先驱孙正明大师的徒孙。

陈文哲说,一开始自己是偷偷到隔壁邻里学戏,被父亲发现后,未有太大反对,反而希望他在学布袋戏的同时,能够从北管学起,作为更扎实的基础。在民国70年代左右,布袋戏的民戏市场已多是「录音班」,他当时拜师学到的是「操偶」;直至大概16岁时,才特地到南投竹山拜师,进一步习得口白技巧。陈文哲回忆起当年师傅的说法,那时候10团布袋戏就有9团用录音带演出,只有师傅还坚持现场,那句「要做就做到好,用录音就别做。」始终影响陈文哲。「比较不tshìn-tshái(彩,随便、马虎之意)。」他坚定地说。

作为第一代,陈文哲虽认为自己比较古板,但也不反对创新。他说:「有人要做,就有希望。」於是,陈文哲用累积而来的经验,面对下一代愿意传承布袋戏的信念,不强迫的同时也替他们、或者是布袋戏艺术找寻出路。他认为,没有后场真的不行,也为了弥补自己「未学全南北管」的遗憾,所以陈薪嘉、陈嘉君、陈淑如这群年轻团员都到台中向朱南星、李惠珍老师学习后场音乐,希望能让剧团的建置更完备,不只有形式开创。云林五洲小桃源以「传统」为主要走向,但也在进入现代剧场的过程里,因时代需求去开发可行性——每一步,都走得平稳。

金鹰阁於2011高雄春天艺术节演出《玉笔铃声之苍狼印》。 (金鹰阁电视木偶剧团 提供)

面对趋势,与现代对话

云林五洲小桃源即将演出的《天雷针》便符合陈文哲对於当代布袋戏的态度,除在剧情植入现代观点,塑造女主角敢爱敢恨的性格,以现代观点诠释;更在动画技术、音乐创新有所实验,像是用科技去冲撞金光戏元素,结合彩屏及特殊灯光的应用,打造出幻视的效果,音乐部分则与现代击乐合作,这也是陈文哲在成团后,经历「新布袋戏实验室」的洗礼后,从一开始思考北管与国乐的媒合,到现在认为击乐更能配合北管的轻重缓急,而找寻到的突破点,让两种形式在回到各自演出时,都能有「再转化」的可能。

对於经营超过50年的金鹰阁来说,要走入现代剧场、结合科技,绝非容易的事。《苍狼血印》是在过往基础上,为金鹰阁经营50年的重要角色「玉笔铃声」量身打造的宫廷大戏,因而颇具意义。对於未来的规划,陈皇宝期望将来能有更多经费,建造排练基地,进而推广定目剧、举办展览和学校合作布袋戏教学等,藉此打造出属於高雄在地的艺文品牌与旅游景点,让布袋戏不仅是一种市民娱乐,也能成为融入在地民众日常生活的「当代」文化。

不管第几代,他们都怀抱企图,要让观众看到当代布袋戏有不一样的改变。

编按:本篇金鹰阁文字采访为游富凯,云林五洲小桃源文字采访为吴岳霖。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