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香港

资助敏感作品 艺术发展局委员遭点名

《理大围城》海报。 (取自香港「影意志影院」脸书) )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理大围城》在获2020年度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最佳电影后,安排在「得奖电影巡礼」系列下放映,但却在上映前3小时遭放映场地高先电影院以「受到过度关注,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为由喊停。

香港国安法的实施,让香港的媒体和创作工作者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界线的流动定义让彼此的不安与焦虑加增。有些活动是在法例实施前创作或安排,但受疫情影响延到今年才发布,导致场地方会有诸多不同考虑。

如被《大公报》称为「黑暴电影」的《理大围城》,在获2020年度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最佳电影后,安排在「得奖电影巡礼」系列下放映,但却在上映前3小时遭放映场地高先电影院以「受到过度关注,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为由喊停。另一方面,原订3月初在浸会大学举行的「世界新闻摄影展2020」,合作场地也突然在开幕前3日取消展览。这些情况,未来有机会愈来愈多,不论是浮得上台面或更多浮不上台面的。「自我审查」在「保护」主办者、创作者和观众的前提下,目前也只能看著办。

《理大围城》发行单位「影意志」是香港艺术发展局资助艺团,上述事件发生后,这一点成了特定报章关注焦点,指局方资助用来制作这些「美化暴力」的作品。同时,多个曾参与制作或表达支持含敏感题材作品的资助艺团和创作人也被点名,文章却又对作品内容有著似是而非的解读,一时间不免让人产生不明所以的焦虑。随后,更大的焦点,除了落在有立法会议员提出是否要就西九M+藏品涉敏感内容成立审查部门外,艺发局所有民选委员成了被「关注」的对象(有委员的家人也被报导),同时也批评目前的架构和资助机制。这些「动作」的出现对未来艺发局的影响有多大暂未可知,但肯定进一步让文化界的焦虑发酵。路还长,焦虑哪能掩盖初心?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