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钢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融」的灵魂 让世界一切纳入己身

钢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Jean-Fran?ois Mousseau 摄 鹏博艺术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小被视为神童的钢琴家周善祥,当年引领他踏入古典乐世界的正是音乐神童莫札特,莫札特的创作风格融汇多元,周善祥也在创作中仿效偶像,他说:「生活在现在这个世界,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不曾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自由,人类可以同时听到横跨千里、横跨千年的音乐,这个时代特质是我想放进来的。」对古典乐的热爱,让他更积极於与世人分享古典乐的美好,周善祥让世界的一切纳入己身,像莫札特那样输出开展,所有人便都在他的影响下,被凝聚了起来……

周善祥X全本莫札特钢琴奏鸣曲

12/2122  1930

12/2425  1930

12/27  19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演奏厅

INFO  02-29412155

乐谱上,周善祥的英文名Kit Armstrong接续在莫札特旁,下方总谱共五行并列,分别给单簧管与弦乐四重奏演奏。其上高音旋律屡有起伏,搭配中音长音和低音伴奏,简净的画面让人不禁开始想像,后来标示的「幻想曲」段可能会如何发展?

这份谱是周善祥以莫札特写下仅半分钟长的手稿为素材所作的新曲,二○一九年出版,同年在自己家——一座位在法国北方伊尔松(Hirson)的教堂留下了精采的现场录影(注)。听罢会对兼容优雅与狂想的风格感到好听好玩、忍不住探究,当廿七岁的作曲家本人上台时,看起来还像小男孩一样,更或多或少会让人想起神童莫札特的形象。

效法音乐神童的海纳百川

「大家都以为莫札特写了一首单簧管五重奏,其实他写了三首,不过只有一首写成。」周善祥对偶像的作品了若指掌,「我拿第二首K.516d的手稿来创作,并不是要模仿莫札特,一方面是我做不到,一方面是这样还不够靠近莫札特。」不够靠近?因为周善祥是这样看莫札特的:「他是一位无法模仿的音乐家,贝多芬或布拉姆斯的作品还可以看出主题怎么开始、怎么结束,但莫札特不能,因为他不是这样写曲子的。他的乐思会不断一直发展,难以用乐理解释。」周善祥举钢琴奏鸣曲K.332为例,他指出乐曲过了一分半左右就已出现许多不同的主题和旋律,如果纯粹看乐谱会觉得彼此好像没有关联,但大师的天才就在於,这些「无关」听起来非常顺,完全不突兀,「所以我在写这首作品时,也想尝试用这样的方式。」

他接著解释:「我想生活在现在这个世界,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不曾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自由,人类可以同时听到横跨千里、横跨千年的音乐,这个时代特质是我想放进来的。」就像莫札特当年把巡回演奏时听到的义、法、日耳曼风格都融入作品,或是当他接触到旧时代的巴洛克作品很快便吸收运用,周善祥让曲风幅度乘著时代之翼更加宽广。

他在第一段幻想曲采用十六世纪英国器乐合奏风格(consort music),呈现古朴感,在第二段幻想曲采用十九世纪维也纳表现主义风格,在第三段幻想曲采用美国低限主义音乐手法,每一段都试图捕捉不同时代的作曲家会如何回头看莫札特,毕竟「莫札特太独特了,他自成一格(self-contained)」,永远值得深究。

周善祥虽然五岁就开始学音乐,但他自承并非来自音乐家庭。他是无意间读到莫札特交响曲的乐谱觉得有趣,然后开始看书、查资料,最后一头栽进音乐世界。「所以我不是从乐器或CD开始认识莫札特的,而是从作曲家的方向来认识他。」许多人因为周善祥从小具有高度的音乐和数理天分,而将他比拟作现代莫札特,但真正让他与莫札特深刻相连的,其实是这份珍贵的偶然。

年底他应邀来台演出莫札特全本十八首奏鸣曲音乐会,他说这让他完成了一个从小到大一直期待实现的梦想。他特别重新组织乐曲顺序,并在每日穿插近似即兴、较少被仔细聆听的幻想曲、轮旋曲等,希望能让每一场音乐会「拥有广阔的音乐变化」,一如莫札特创作时海纳百川的安排。

钢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Jean-Fran?ois Mousseau 摄 鹏博艺术 提供)

「分享古典音乐」甚於「分享自己观点」

尽管受到疫情影响,周善祥的繁忙演出一夕之间几近停摆,但他渴望传递音乐的热情依旧高张。今年五月起,他天天在教堂拍摄影片,录制对某首乐曲的介绍与想法,说明完后直接现场演奏,并以每日一则的进度放上影音平台。做了大约十天,他觉得有些内容应该说得更深入,於是开始把重点摆到介绍作曲手法、音乐家如何生成乐曲这些内容,弹奏的曲目从十四世纪的法国作曲家索拉吉(J. Solage,ca.14th)到当代匈牙利作曲家李给悌(G. Ligeti),中间还穿插自己的创作,内容之丰富,让人深刻体会到他口中所说「生在这个时代的幸福」。

这个计画一共持续了一百零一天,完成了一百零一支影片,直到欧洲政府宣布场馆重新开放,周善祥才因为要继续巡演而暂时停止更新。「我每天录的背景都不一样,因为我想让大家看见这座教堂的每一个角落,看它有多高、多漂亮。」听他提起这座在二○一二年买的「家」,可以感受到它已成为钢琴家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周善祥多年来邀请音乐家朋友参与教堂演出,他的老师、大钢琴家布兰德尔退休后,也曾来此介绍新书《钢琴家的A到Z》,这些累积都让教堂所在地伊尔松一点一点走出所谓没落城镇的悲惨氛围——巴黎外许多地方因为制衣或开挖煤矿而兴起,又因产业结构变化而衰颓。年中政府一开放场馆禁令,教堂又热络起来:「现在因为不能聚集太多人,所以我就请一些编制比较小的室内乐来演出,因为乐器少,可以介绍得更仔细,我想让听众认识作曲家如何受到这些乐器启发而创作,有点类似音乐欣赏学校了。」

周善祥依然记得二○一四年首次举办音乐会时,他和市长很忐忑,担心是否会有观众,「我们有讨论怎么宣传,但基本上就是我跟一些在巴黎的朋友说,市长和他认识的朋友说。结果那天下午,当我从外地演出回来时,竟然看到有人在排队,晚上原订四百个位置,最后来了六百廿人。」为了这些活动,周善祥努力募集私人赞助,为的就是让并不富裕的居民能以好价格聆赏顶尖演出(一般票廿欧元,敬老票十欧元)。

老实说,周善祥的计画都极具话题性,若要宣传处处有噱头,但他实践起来却让人感觉特别低调、朴实,这或许和他的出发点有关:「对我个人而言,最重要不是分享我自己的音乐想法,而是分享『古典音乐』,让古典音乐成为社会的一环。」他认为现代社会的多元让人类有机会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而古典音乐如此美丽的存在,既能带来安慰,又能启发心智,他纯粹想告诉所有人,「还有『这个』可以选择。」

因为疫情,更体认到对古典乐的热爱

「我不想和其他钢琴家、音乐家竞争,因为我们是同一队(same team)。」他相信古典音乐市场是可能被拓展的,「当我和某个乐团演出时,我演得特别好是希望能吸引更多听众。有了更多听众,乐团就能邀请更多人合作,而不是由我占据那个位置,因为我也能到更多其他乐团去弹。」经过这次疫情,他更体认到自己对古典乐的热爱,「大家想方设法在这辛苦的时刻演奏音乐,比如开直播、线上合奏等,其实也是为之后的表演环境做出更好的准备。」对他而言,这段经历似乎也为自己选择音乐、割舍数学(至少暂时如此)的决定,奠立了更坚实的理由。

不过爱好科学的他自然而然仍会受这些议题吸引。明年是法国作曲家圣桑斯(Saint-Saens)逝世一百周年,周善祥正在阅读他一系列著作,「圣桑斯是个很有趣的人,他不仅对音乐有兴趣,对科学也有兴趣。很多音乐家并不相信科学,但他信,所以我看他的书会觉得特别舒服。这些著作谈论艺术史、古罗马剧场的装饰,还有他自己的创作。」听著周善祥介绍,突然让人可以理解他的诠释为什么总是饱满、有内涵,也许「融」的特质就是关键;让世界的一切纳入己身,像莫札特那样输出开展,所有人便都在他的影响下,被凝聚了起来……

注:周善祥2010年为了录制巴赫管风琴作品,决定买下一座教堂练习与录音。

人物小档案

◎ 1992年出生美国加州,5岁开始习琴,7岁创作的〈小鸡奏鸣曲〉首次获得作曲奖,8岁与长岛巴赫节庆乐团演出协奏曲。

◎ 11岁进入寇蒂斯音乐院念书,偶然被钢琴巨擘布兰德尔听见,大师决定收其为门生,并形容周善祥是「他看过最伟大的天才」。

◎ 在成功的音乐事业外,亦先后宾州大学、伦敦帝国学院专攻数学,并在2012年取得索邦大学数学硕士。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