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九六二年五月十一日的白宫音乐会由著名的小提琴家史坦演出。会后与甘迺迪寒喧。(Krieger出版公司 提供)
书介 书介

《白宫音乐选粹》 打开白宫主人的政治音乐盒

白宫音乐会的历史,反映出历届美国总统不同的音乐品味。在音符的呈现之外,官场中的音乐在政治舞台上另有其惊人的工具价値。

白宫音乐会的历史,反映出历届美国总统不同的音乐品味。在音符的呈现之外,官场中的音乐在政治舞台上另有其惊人的工具价値。

开放的社会当中,政治人物的公共决策和私人生活都可以成为大众议题。以民主著称的美国,白宫主人的言行举止更是无所逃于各种检验与传播──连他们的音乐享受都在国家档案里记载留存,以供后人查考,甚至硏究整理出一些归纳或推论。

Musical Highlights from the White House(或可译为《白宫音乐选粹》)虽在一九九二年出版,不过却是作者Elise K. Kirk将她一九八六年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的另本著作改写而成。那本Music at the White House: A History of American Spirit(《白宫的音乐:一段美国精神史》)并不在市面上广泛流通,一九九二年春季我在纽约最大的旧书摊Strand寻获此书,当下立即买入,做为台北「总统府音乐会」的对照之用,也在读过之后发现历任美国总统本身、家人的音乐兴趣与才华,并且也体会出音乐虽为一门抽象艺术,却在政治舞台上同样有其惊人的工具价値。

《白宫音乐选粹》除了原书内容的精简之外,也对雷根及布希的音乐会举办情况加以补述。一九九三年一月,民主党籍的柯林顿在共和党执政十二年后继任总统,这位属于战后婴儿潮一代的年轻领袖仍在对抗严重的经济问题,但也曾略展小技,公开演奏萨克斯风,他是否将改变白宫的音乐型态,目前尙未明朗,但从他打破传统利用综艺节目进行电视竞选的行径看来,他应该有机会在白宫的音乐聚光灯下露脸。

白宫音乐会传统的建立

每位白宫主人(及夫人)各有不同的品味,也面对不同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环境,白宫音乐会累积的历史也正是美国精神文明的某种反应。Kirk的分析从第二任美国总统亚当斯(John Adams)开始进入正题。一八〇〇年的一月时他迁入由霍邦(James Hoban)所设计的白宫,而隔年一月一日陆战队乐团为新年酒会演出,揭开了白宫与音乐结缘近两世纪的序幕,而他在当年三月四日就交棒给能拉小提琴的第三任总统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传统已然建立。

南北战争时期,林肯受到局势影响,对战争音乐或爱国歌曲更为关注,但他本人却是位歌剧的爱好者,在他任内就曾到剧院听了十九次歌剧,他尤其喜欢古诺(Charles Gounod)《浮士德》(Faust)当中的〈士兵合唱〉。但林肯的音乐之爱却也令他遇害,一八六五年四月十四日他去看《我们的美国表兄》,不幸遇刺身亡。

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时代(1901-9),白宫已成为美国社交中心,音乐也从总统家人与好友的亲密享受扩张到更大的层面,史坦威钢琴(Steinway & Sons)进驻白宫也有助于音乐会的常规化,国际知名的音乐家,并开始在白宫出现。史坦威公司有时负责承办音乐会,白宫支出音乐家的旅行费用,但无演出酬劳。而在大萧条的惨澹岁月当中,不少音乐家写信到白宫希望无酬演出,著眼于知名度的提升,以便争取其他商业演出机会。

小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艺术倾向有点好莱坞风格,但他也关心舞台剧、广播与音乐的发展,他们夫妇更担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名誉赞助人,也促成了大都会歌剧演出的无线电转播。这位「炉边夜话」(Fireside Chats)的男主角显然是运用大众媒介进行政治理念和推展音乐艺术的高手。而他的夫人在白宫增添舞台道具与灯光设备,把舞蹈请进白宫演出,自然也加速了美国现代表演艺术的成长。杜鲁门(Harry S. Truman)的音乐痴狂在历任总统当中也占有领先的排名,他在办公室里摆了一台钢琴,音乐已是他工作压力的纾解出口,跟女儿的四手联弹更在一九五二年透过电视转播,技惊全国,成为佳话。

战后的繁盛时期

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之后,美国进入战后的一段全面繁盛时期,艺术也获得民间大军支援,加上创意勃兴,显得鲜活有力,但艾森豪尽管强调严肃音乐的重要性,钟爱的却是较为通俗的音乐歌舞剧。

不过艾森豪任内通过「国家音乐评议会」(National Music Council)、「国家文化中心」两项重要艺术法案,也为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艺术政策打下初期的基础。

甘迺廸这位哈佛毕业生在优渥的家庭背景中培养了对艺术文化的喜爱与敬重。他说:「我们有决心再度成长,美国的复兴即将到来,而想像、勇气与艺术创意为我们指点迷津。」甘迺廸将艺术家的地位大幅提升,指示「总统自由勋章」的颁赠对象扩及艺术家,可惜他与夫人贾桂琳的艺术蓝图刚刚规划出,白宫也才建立其对美国文化的影响力之际,一九六三年他便遭枪击,引起全球艺术界叹惋。

詹森(Lyndon B. Johnson)继任后延续甘迺廸的精神,公开宣称「艺术是国家最珍贵的资产」,并且付诸行动。一九六五年立法通过设置「国家艺术人文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and Humanities)便是一例,而他也为了强化白宫与国会的关系,以音乐会型式在白宫草坪办了一场「向国会致敬」(Salute to the Congress)活动。

这种内政手腕之外,本世纪以来的美国总统也常借由白宫艺术演出活动来从事外交工作。美国做为自由世界的老大哥,总统自然会向极权国家施力各种人权压力,而这种游戏以艺术之名为之,也不易引来干涉内政的直接反弹。西班牙大提琴家卡萨尔斯(Pablo Casals)为了抗议西班牙独裁政权,在白宫含泪演出卡特兰(Catalonia)民谣《白马之歌》的控诉既温和又强烈,钢琴家霍洛维兹(Vladimir Horowitz)和芭蕾舞星巴瑞希尼可夫(Mikhail Baryshnikov)的出现也令前苏联当局面上无光。

最近的几位美国总统当中,尼克森(Richard Nixon)也有相当的音乐品味,并能弹奏钢琴。他甚至曾表示自己有两个愿望仍待实施:在教堂演奏管风琴和指挥管弦乐团演出。福特(Gerald R. Ford)相形之下就对音乐较为生疏,任内的白宫音乐场合大多以流行和爵士音乐的夜总会方式交代。

卡特(Jimmy Carter)夫妇也在华府社交圈中,以音乐涵养著称。他们两人非常喜欢音乐,连排练都经常去听,而不只是届时出场当现成主人。他任内最明显的外交成就当然是以色列和埃及的和谈,在「大卫营协定」签署之后,比金(Menachem Begin)总理和沙达特(Anwar Sadat)总统也在卡特安排下,欣赏了埃及古乐和以色列裔的小提琴家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和帕尔曼(Itzhak Perlman)的演出。

至于雷根(Ronald Regan)和他的妻子南茜两人都出身影艺界,白宫音乐会的舞台因此除了属于艺术家,也有一大片空间属于他们俩。到了布希(George Bush),白宫男主人的光芒在这种场合被亲和力更强的芭芭拉取代,而在经济衰退的打击中,白宫音乐会已无法呈现以往的荣耀。

在音符组合之外的意义

官场中的音乐本来就不只音符的组合而已,更有其他的象征含义。它担当国家仪典的社稷角色,也是公开社交的气氛背景,而在文化上它更可能因为国家领袖的偏好、选择与示范,影响大多数人的音乐欣赏行为,也有时主导某种创作风潮。

Kirk的描述以时间的纵轴为写作的基本架构,但在横断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她也观照了白宫音乐与外界环境的互动。乐迷看这本书可以知道许多音乐圈内人物的白宫经验、硏究美国政治的人也能从这本书看到国家领袖接近人性的一面。而当台北总统府音乐会举行届满两年之际,这本书对李登辉先生的幕僚人员、文化界的观察家来说,也会是极有参考价値的文献。

 

文字|黄志全 中国时报文化记者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