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不抵自制 明华园新戏《燕云十六州》 |
明华园当家小生孙翠凤饰演耶律靑龙。
明华园当家小生孙翠凤饰演耶律靑龙。(明华园歌仔戏团 提供)
焦点 焦点

天价不抵自制 明华园新戏《燕云十六州》

去年省教育厅拨千万邀明华园与台湾省交乐团合作一出崭新歌仔戏,几经考量,明华园放弃了这史无前例的天价,自行制作,延聘大陆编曲家山风渡海跨刀谱曲,中广国乐团演奏。

去年省教育厅拨千万邀明华园与台湾省交乐团合作一出崭新歌仔戏,几经考量,明华园放弃了这史无前例的天价,自行制作,延聘大陆编曲家山风渡海跨刀谱曲,中广国乐团演奏。

明华园'96年新戏《燕云十六州》

9月11、12日 19:30

《济公活佛》

9月14、15日 14:30

国家戏剧院

我崇敬真理,真理将我害

我相信因果,因果招凶来

──耶律靑龙(孙翠凤饰)

近两年未推出新戏的明华园,又有「新出头」了。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一度变更合作对象,甚至放弃省教育厅提供的一千万元制作费,这出《燕云十六州》未上演即成为歌仔戏圈讨论的话题,喜爱明华园的观众们正喜孜孜地期待新戏登场,而不认同明华园风格的评论者,也仍旧虎视眈眈地准备将它「拆食落腹」。历时一甲子的明华园当真是歌仔戏界的热门话题。

《燕云十六州》原为明华园去年的年度大戏,当时省教育厅拨出一千万元制作费,邀请明华园与台湾省立交响乐团合作一出崭新的歌仔戏。经过几个月的考量与评估,明华园放弃了这个史无前例的「天价」补助机会,决定独立自制。

歌仔戏中的历史

一仍歌仔戏惯常搬演历史剧的模式,《燕》剧只呈现一点点历史面貌,借用故事所处时空搬演歌仔戏中的「历史」。史实是公元九三六年,五代后晋高祖石敬塘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半游牧民族契丹(辽国),汉室成了「儿皇帝」。这块长城以南的汉人地区也因此被迫成了「族群融合实验室」,本剧由此展开。

辽帝耶律述律(陈胜国饰)少年懵懂之时,与幽州名妓白雪䜩尔悠游数月,留下未曾谋面的儿子便吿分离。辽帝与辽后无子嗣,晚年得病又逢赵匡胤(宋)攻辽,亲族皆觊觎王位,各怀鬼胎。辽帝所可信任的反而是他早年收留的少年耶律靑龙(孙翠凤饰),打从初见便有著说不出来的缘份,靑龙长成后升为督总管,率辽军征战。辽帝自知不久人世,命耶律靑龙为他完成最后一件心事──寻找儿子。

幼年受尽歧视的耶律靑龙与母亲白雪曾蒙君家收留,靑龙与君家女雨宫(郑雅升饰)靑梅竹马,一齐玩乐。一身素民打扮、为主寻子的靑龙在幽州与亲人故旧重逢,遇上了可敬的对手柴荣(张秋兰饰),亭亭玉立的君雨宫为柴荣收为义妹,三人惺惺相惜,但因彼此生存在对峙的政权之下,难免心存芥蒂。

寻人途程中,靑龙遇到诈死骗财的林玉娘、林杜财母子,林玉娘正是当初因「不暇分身」而推白雪冒名代为待客(辽帝)的红牌妓女。靑龙将林氏母子带回朝中,玉娘不敢说明往事的真相,众人将错就错,自以为功德圆满。靑龙久怜兵众为长年征战所苦,遂趁机向辽帝提出归还燕云十六州,辽帝答应,然而这份善意却引起汉室新主宋太祖赵匡胤猜疑,而久经政权递嬗、烽火不息的幽州居民,对于回归汉室,也是充满疑虑与不安,祸福难卜,经靑龙按抚,居民张灯结彩、夹道欢迎汉军接收。孰料汉军焚城,而此时白雪正赴幽州探视儿子,无意间靑龙得知自己的身世,一时间天旋地转,认同错乱,在故鄕保卫战中和君雨宫双双隐没在倒塌的城垣中。

音乐芗剧化

自行制作的《燕云十六州》远赴大陆延聘编曲家山风(江松民)渡海跨刀,他遍观明华园所有的演出录影带,配合《燕》剧剧本作音乐,完成的曲谱则由剧团主胡陈孟亮领导中广国乐团排练演奏。

明华园曾是台湾第一个采用国乐伴奏的歌仔戏团,过去均由本地乐师编曲,近年来两岸交流,台湾歌仔戏的演出出现了迥异于本地传统的声音。来自大陆的芗剧音乐因配合剧情编作,剧情内容与音乐交融,提升戏剧整体感,专业戏曲编曲家创作出趋近于歌仔戏的音乐情态,在声音艺术的表现上,大不同于台湾传统乐师凭借默契做歌调串连合奏、或者国乐编曲跨刀歌仔戏音乐的呈现。近年台湾亦有大型歌仔戏出现芗剧编曲家的作品,而一向坚持独立创作精神的明华园,也搭上了音乐芗剧化的列车。在团中被称为「社长」的制作人兼团长陈胜福表示:「创作」是明华园最大的特色,山风的编曲,带进了新编的唱腔,在唱腔与音乐的质、量两方面都大幅扩充;「我们坚持歌仔戏这门综合艺术要有专业的人才投入,只要东西好即使是外国人来做也无所谓,若有好的同行,主角换人也可以,但是,剧本一定要是自己创作的。」

陈家老四陈胜国近十年来为明华园编导了二十多出戏,新戏《燕云十六州》亦由他著手编作。虽然是历史时空,可是对应到台湾近代史,不觉心有凄凄。据他表示,台湾有如千年前的幽州城,敌对政权三不五时的文攻武赫或兵临城下,有著族群融合的冲突、成果与心结,有著相异语群互动之后产生的多语及新语汇的加入,也有血洗镇压的历史经验,善、恶、悲、喜都可在现代观众的理性与感性之中引起思考。

八月在高雄试演是此剧首度面对观众。「试演」是明华园坚持的制作流程之一,制作人在观众席中观察每个人的感受与反应,再透过访谈及问卷中观众提出的建议加以改进;录影下来的演出带也将成为团员「大批斗」的根据。陈胜福一边拆组舞台模型一边充满自信地说:「歌仔戏没有所谓传统与创新的冲突问题,它是渐进发展的,而且创作力很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