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璟如(郑淑莹 摄)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解开舞台服装的针线密码

两厅院「台前幕后.载织载绣:剧场服装设计展」

剧场服装设计是表演艺术的一环,也是舞台美术设计的要项。透过服装的造型、拼接、色彩、不同质地的组合手法,反映出鲜活的角色特征,从而体现表演的精神内涵。

即将在十月底登场的两厅院「台前幕后.载织载绣:剧场服装设计展」,邀请台湾当今四组剧场服装设计家及演出团体,分别呈现舞蹈、音乐、儿童剧、偶剧的服装设计经典作品,邀请观众一探服装背后的精采故事。

剧场服装设计是表演艺术的一环,也是舞台美术设计的要项。透过服装的造型、拼接、色彩、不同质地的组合手法,反映出鲜活的角色特征,从而体现表演的精神内涵。

即将在十月底登场的两厅院「台前幕后.载织载绣:剧场服装设计展」,邀请台湾当今四组剧场服装设计家及演出团体,分别呈现舞蹈、音乐、儿童剧、偶剧的服装设计经典作品,邀请观众一探服装背后的精采故事。

PROGRAM台前幕后.载织载绣:剧场服装设计展

TIME  10.29〜12.11  12:00〜20:00

PROGRAM  「换古化今—剧场服装大解秘」讲座

SPEAKER 林璟如、陈婉丽、蔡毓芬、郑嘉音

TIME  11. 20  14:00〜16:00

PLACE  台北国家音乐厅文化艺廊

INFO  02-33939798

林璟如:不留手稿,永远向前看

参展作品:云门舞集《水月》、《行草》、《行草 贰》

舞蹈空间舞团「东风」系列

东方裤秘诀:简单、宽松,再透过版型、材质、色泽的巧思变化,并兼顾文化精神及人体工学,创造不同的舞台语汇。

「我觉得自己的个性像牛一样,执著耐劳,不断反刍养分,找寻新想法。」投入剧场将近三十年,服装设计作品超过一百出,林璟如却出人意料地说,自己从来不留设计手稿,「丢掉代表keep going,永远保持满腔的热情。」回想当年,一个商科出身的年轻女子,凭著热忱一脚踏入剧场,从失败及摸索中重头打底子,晚上还跨足牛肉场设计秀装,全是为了实现理想,一针一线编织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回顾这一路,林璟如其实也是个念旧的人,从十六岁起只抽长寿烟,对老祖宗的衣裳情有独钟。十多年前跟陶馥兰合作《大地之母》系列后,剪裁看似简单、舞台风貌却能千变万化的中国传统服饰,成了她最感兴趣的设计主题,与云门合作二十五年来,深具东方风格的《红楼梦》、《行草三部曲》等服装,在观众心中写下深刻印象,更是台湾剧场服装设计的代表里程碑。

「四条裤子,说尽中国传统裤的千变万化!」谦虚从未办过个展的林璟如,这回挑出个人创作生涯中最得意的「东方系列」—《水月》、《行草》、《行草 贰》、「东风」系列四件舞裤,说明在相同制作原理下,如何透过版型、材质、色泽的巧思变化,同时兼顾文化精神及人体工学,创造截然不同的舞台语汇。

有别于西方贴身剪裁,以及钮扣、拉链等繁复缝饰,中国裤最大的特色就是「简单」,宽松的两条直筒,套穿后绑上腰带,立刻看见乾净俐落的线条,唯一的缝线只有裤裆。一九九八年设计《水月》时,林璟如根据这些基本概念发挥创意,将两边裤管剪裁成「一宽一窄」,看上去像是长裙,但又兼顾舞者跳跃伸展时的灵活性,材质则选择轻薄的雪纺纱,呈现空灵、流动的美感。

到了展现书法力道的《行草》,则轮到绒布当主角,A字型的裤管加强垂坠感,同时具飘动性,「一上台吸入灯光,恰似墨浓质感。」;接下来的《行草 贰》,强调草书的流畅感,黑色裤管上连结大块布,随著踢举间双脚距离开合,灯光穿射布面产生明暗效果,正如墨黑的浓淡层次。舞蹈空间「东风」系列则裤管则采「上宽下窄」设计,腰间两侧的布可随意往前或往后摆,材质选用丝麻,营造舞蹈中融合武术的「英挺」味道。

陈婉丽:织布是为了寻找前世的记忆

参展作品:朱宗庆打击乐团「非常活力—非洲乐舞情Africussion!」

原住民特色秘诀:当织品的组织放到最大后,基本的元素就是『线条』,宽窄色彩不同,进而延伸出不一样的布面结构,表现微妙的细节。

文化大学国剧系毕业后,负笈美国专研服装设计,学成即投入剧场及教职,对现任台北艺术大学剧场设计系副教授的陈婉丽来说,「剧场就是我的所有、我的生活!」对原住民织品文化深深著迷,甚至背起行囊跑到苗栗泰安部落跟随泰雅族妇女一块织布,当「织女」,试图回溯服装最基本的元素——「线条」;乐在其中的陈婉丽说:「我相信自己上辈子是原住民,织布是为了寻找前世的记忆。」

会帮每一块布取名字的陈婉丽,亦有一套「瑕疵美学」理论,「我很喜欢手工编织所堆积出的时间历史感,而编织过程所产生的瑕疵或错误,反而是最珍贵的艺术痕迹及证据。」她认为原住民的服饰文化紧密结合历史根源与族群结构,除了各部族的整体风格有明显差异外,各人装扮也会因地位战功而有变化,「头饰上插满了羽毛或角牙,把自己无限延伸,就像一只鸟或一只豹,美丽极了!」相形之下,现代人的个人特色反而可怜地被压缩掉了。

为了区隔「非常活力」音乐会舞台上分别来自台、非背景的击乐团体,陈婉丽从一开始就决定使用具有台湾原始韵味的原住民衣饰,在舞台上呈现服装的跨文化对谈。画了一张张图稿后,她开始思考性地「拆解」衣服,「后来发现织品组织放到最大后,基本的元素就是『线条』,宽窄色彩不同,进而延伸出不一样的布面结构,表现很多微妙的细节。」

在泰安部落山上,陈婉丽从织布前的布纹设计「整经」学起,重新构思线条与色彩的排列,也实地操作古老织机「地机」技术;在充满历史感的文化氛围下,一条条织出的成品就像是瀑布一般,具有强烈的视觉及触感张力,再利用自由的交织、堆积方式,搭配皮革组合层次,每件衣服都是独一无二的手工艺术品,「材质以棉麻为主,带有原始大地的色彩基调,加以点缀泰雅族代表性的『红色』,男生服装的蓝色比重较多,借以错开性别差异。」

十三件服装,共用掉了五万七千余码的棉麻天然线材,加上三十余张皮革,再以三千多颗的鸡眼珠固定而成,过程庞大、理念深广,足以写成一篇学术论文。陈婉丽的创作随笔为作品下了最好的注解:「结构是松散不稳定的,因此衣服看起来在跳舞,织品是能够呼吸的!」

蔡毓芬:儿童剧每次赶到抓狂,却又做得过瘾

参展作品:如果儿童剧团《云豹森林》

儿童剧秘诀:以原麻等自然材质展现温和的视觉感受,符合剧本「勇气」、「亲情」的主题精神,提供孩子另一种美学感受。

因为自然卷而有著可爱绰号「爆炸」的蔡毓芬,从小就在衣堆中长大,母亲开设的成衣工厂,是童年最鲜明的记忆。原本想读美术科系画水彩,却被分发到实践家专念了服装设计,还得了第一届中华民国服装设计新人奖,二个月便从助理升为专职设计师,年纪轻轻的蔡毓芬,二十出头就撑起一个品牌,师长无不看好,视她为指日可待的明日之星。

「可是为了顾及销量与品牌精神,成衣设计总得遵循一定的循环走,让我觉得无趣。」为了拓展生活,喜欢看戏的「爆炸」考进儿童剧团,还没来得及上场表演,就被识破身分,「从此只有在后台车衣服的份儿,一车就是二十年。」甘心辞去经营多年的成衣设计工作,全心投入资源少、压力大的剧场「不归路」,蔡毓芬并不后悔,「这个环境能够发挥创意,充满挑战,很符合我的性格!」

儿童剧是「爆炸」老师的最爱及最怕,经费少、时间赶、角色多、创意大,每次都让她做得过瘾,却又赶到抓狂。《云豹森林》兼具以上特质,故事以原住民神话为发展轴线,角色包括人物、动物、植物,又要做服装又要做戏偶,制作期只有短短十天,对蔡毓芬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有趣却又惊恐的难忘经验」。

这次共展出三套剧中服装,一是舞者的芦苇装、太阳花装,以及头目衣裳。在创意发想上,蔡毓芬并没有特意写实某族服装,无限放大发挥空间,并大胆舍弃「比例放大」、「强烈色块」的儿童剧服装惯例,以原麻等自然材质展现温和的视觉感受,符合剧本「勇气」、「亲情」的主题精神,提供孩子另一种美学感受。

舞者所穿的「芦苇舞衣」,造型充满奇想,像是一件麻绳编织的套头长裙,群摆上插上十二根芦苇,一跳起舞来,果真像一大片芦苇海随风轻摆。「先将竹子烧弯作支架,再将麻绳绑上用手工一线线编织,作一件要花两天。」当时为了节省时间,蔡毓芬带了一部分服装前往北京与台北同步制作,「光带这六套芦苇衣的材料,就超过一百公斤的航空限制,还要派卡车来接机。」

头目的衣服也全采手工缝制,一整套包括背心、一片裤、手饰,布料以粗的琼麻为主,巧妙运用几何格纹布、贝壳、串珠等粗犷带有民俗风的饰品,十分注重细节的细致度及可看性;插满羽毛角饰的头盔深具视觉效果,每次出场都成功吸引台下小小观众的目光,也为角色加分不少。

罗安琍:偶服制作,从小细节中发挥创意

参展作品: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快乐王子》

偶服秘诀:首重操偶的灵活性,不但跟偶说话,还帮偶照镜子,从小细节中发挥个人创意,一针一线将灵感及感情缝进去。

「每一个偶,都有著独一无二的生命;我们一年年老去,它们却永远年轻。」望著一个个从自己手中「催生」出来的戏偶,无独有偶工作室团长郑嘉音眼中充满热情。从戏偶造型、技术结构、服装设计,到雕刻成型,每个偶的制作期至少要一个月,背后也都有著独特的制作经历及角色性格。她也开玩笑说,偶的材料费只有「浪费」两字可形容,「买了一码布,尺寸用不到四分之一,剩下的只好都堆到仓库里。」

而与无独有偶长期合作的服装设计罗安琍,曾经在Espirit、春天百货、中兴百货担任服装企划,擅长流行服饰与插画,出版过数本绘本作品,也替时尚杂志撰写服装专栏。「帮偶作衣服,首重操偶的灵活性,掌握这个大原则后,创意就能无限想像,一针一线将灵感及感情缝进去。」她不但跟偶说话,还帮偶照镜子,最喜欢从小细节中发挥个人创意,「这样最精致,最独特,也最耐看。」

为了传递《快乐王子》的欧洲童话色彩,郑嘉音曾经翻遍绘本,也曾经上网浏览北欧小镇风景,逐渐勾勒出几个重要外型风格,剧中几个悬丝偶重要角色,除了高矮比例不一样外,都有著大大的蓝色眼睛,头发则用染色麻绳作成。而罗安琍的服装设计上,则运用许多欧洲古典元素,「包括刺绣、金葱银葱、天鹅绒等等,营造古典视觉效果,小朋友一看就能产生直接的角色联想。」

由于主角快乐王子比较精细脆弱,不宜展出,这次的展览由剧中四个配角挑大梁。钢琴旁面黄肌瘦的音乐家,一身大领紫色燕尾服洋溢贵族气息,仔细瞧瞧却有著几块刻意缝上的补丁及虚边,呈现潦倒不得志的角色性格;另一对相依为命的穷户母女,妈妈造型强调围裙、头巾等平民女性样式,色系以橘、黑为主,女儿的服装则以灰蓝色为主,搭配可爱的小围巾,圆圆的脸蛋有著天真无邪的神情。

还有一尊老木匠戏偶,大大的眼袋及苍苍白发,外型十分讨喜,黑色工作围裙沾了木屑,前袋插只铅笔,袖口还卷了起来,脚下踏著长靴,一身衣著显出卖力工作的模样。每个偶还有自己专属的场地背景一起展出,仿佛重现童话场景。

PAR特展风景书店5.5-6.24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PAR风景书店特展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