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到京剧舞台的《胡雪岩》 红顶商人 繁华.梦.尽 |
胡雪岩(唐光华饰)是中国历史上首位「红顶」商人。
胡雪岩(唐光华饰)是中国历史上首位「红顶」商人。(国光剧团 提供)
戏曲

从历史到京剧舞台的《胡雪岩》 红顶商人 繁华.梦.尽

京剧《胡雪岩》是一部以昔喻今的政商勾连启示录。编剧刘慧芬和首度跨刀传统戏曲的现代剧场导演汪其楣,企图在同一个舞台上展现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空间,让观众在画面对照或流转中,毫无隔阂地了解左宗棠和李鸿章的互相争斗算计,还有胡雪岩的商业王国。

京剧《胡雪岩》是一部以昔喻今的政商勾连启示录。编剧刘慧芬和首度跨刀传统戏曲的现代剧场导演汪其楣,企图在同一个舞台上展现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空间,让观众在画面对照或流转中,毫无隔阂地了解左宗棠和李鸿章的互相争斗算计,还有胡雪岩的商业王国。

新编京剧《胡雪岩》

11/16~18  7:30pm 

11/19  2:30pm 

台北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上海,独领风骚的耀眼明珠。黄埔江畔、十里洋场,政商环套、纸醉金迷,任流金岁月匆匆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商道达人

二十世纪末、廿一世纪初,台商、中商、洋商,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机关算尽,只为能在此扬名立万,建创商业王国。上海目前的经济结构以服务业为主,其中最主要的产业包括了金融业、房地产业等,二○○五年末,上海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货港,二○一○年世界博览会将在上海举行。二十世纪初期的上海亦如是,台湾富商挟巨资渡海北上,通贸易输有运无;一百年前的上海亦复如是,君不见红顶商人胡雪岩,用自己的钱庄、商号和心血,参与上海的崛起与繁荣,点缀出上海灿烂夺目的辉光。

胡雪岩(1823-1885),中国历史上首位「红顶」商人,当他还是杭州钱庄小伙计的时候,就用精准的商业经营眼光,投资在王有龄身上,建构起自己的政商网络;之后,得时趁势,在太平天国平定后与左宗棠建立鱼水相帮的政商依存关系,不仅因此得以大幅拓展商业版图,从经营钱庄、粮食买卖、兼营房地产、开设典当舖、收购生丝等,逐步建立属于他个人的商业王国。同治五年(1866),协助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局,之后左宗棠转调陕甘总督,胡雪岩负责在上海办理采运、筹饷、订购军火,并代向汇丰等外商银行借债高达千万两以上。光绪三年(1877)胡雪岩受封正二品顶戴候补江西布政史衔,赐黄马挂一件,准紫金城骑马。于此,胡雪岩到达他个人政商生涯中的至高颠峰,成为富可敌国、具泼天富贵的红顶商人。

胡雪岩因为眼光独到精准、善于经营政商网络而发迹变泰,却也因为无法全窥政争的诡谲风暴,而从风头云端跌落谷底深渊。当时左宗棠、李鸿章彼此争斗由来已久,胡雪岩肥羊一枚,自然成了李系人马觊觎下手的猎物。原本胡雪岩代向外商借债的利息,应由东南沿海五个海关税收支付,李鸿章所掌的上海江海关故意迟不支付,胡雪岩一时没有足够的银两周转,加上流言拨弄,引发的钱庄挤兑潮竟如雪球般愈滚愈大,最后朝廷查封胡雪岩产业,一切皆风流云散,仅留药铺胡庆余堂。由于有这样的时势,造就出一代巨贾,然而站在时势浪头的骄儿——胡雪岩,在暗浪汹涌、波涛难判的政治暗潮中,到头来不过是左李倾轧下的肉砧,险诈政局中的棋子罢了。

京剧胡雪岩

三、四、五年级生对于胡雪岩的印象,大多来自高阳的系列历史小说《胡雪岩》、《红顶商人》、《灯火楼台》堂堂六巨册,其中详细叙述了胡雪岩发迹的过程,以及他周旋在众女子之中,并藉其收买人心、扎稳桩脚、确立版图,当然,还有他与漕帮之间种种,整部小说呈现的不仅是一代商人胡雪岩在晚清政局、世局变化中的为与不为,同时也以此作为一个时代结束的暗喻。由于小说没有篇幅上的限制,再加上作者高阳考证之详、才情之高,其以传奇笔法写近代人事,已经塑造出一个全面且具有血肉的深度的胡雪岩。

京剧《胡雪岩》则是一部以昔喻今的政商勾连启示录,只不过相隔一百多年的红顶商人彼此的真诚与奸心比例不同。因为戏曲演出程式和时间限制,编剧刘慧芬和首度跨刀传统戏曲的现代剧场导演汪其楣,企图在同一个舞台上展现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空间,让观众在画面对照或流转中,毫无隔阂地了解左宗棠和李鸿章互相争斗算计的心内话,还有胡雪岩在遍设钱庄当铺、商线辐射广布的过程中,所建立起来的商业王国。

至于舞台上的胡雪岩又是怎样一位商业达人呢?没有了水袖髯口,老生演员唐文华要如何表现、诠释红顶商人?不再勾花脸的净角演员刘琢瑜,要如何展现本来面目唱出左宗棠?戏分不重,却具重要转折的罗四,是胡雪岩的红粉知己加上事业总管,他们之间重逢共盟、同度难关两场戏,在在讲求真情的放送与交流,既要有戏曲程式的展现,又要突破既有的成规窠臼,在一切以真情为主的前提之下,演员得克服戏曲表演的惯性制约与尴尬,表现有点肉麻又不会太肉麻的爱情戏。

台北.上海

二○○六年台湾、台北的政商网络以天下为公作为明喻,同时期的上海则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货港,其间暗伏错综的政商网络,更不足为外人道。百多年来的浮沈开谢,上海一一见证,也尽急著把舞台清空,好让一场又一场的好戏紧接上演——繁华.梦.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