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漠黄沙中唯一一方青草嫩芽,两个美丽而苍凉的女子对坐谈心,是《青冢前的对话》呈现的情境氛围。(国光剧团 提供)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经典变形记

出、入 女人心

《青冢前的对话》 昭君与文姬的梦魂相遇

「昭君出塞」与「文姬归汉」是中国文化传统里两幅苍凉美丽的图像,这两位女子行走在不同的时代、反向的空间,命运交叠的二人,如果擦身相遇,她们会有哪些对话?《青冢前的对话》是这样产生的。

「昭君出塞」与「文姬归汉」是中国文化传统里两幅苍凉美丽的图像,这两位女子行走在不同的时代、反向的空间,命运交叠的二人,如果擦身相遇,她们会有哪些对话?《青冢前的对话》是这样产生的。

2006新点子剧展—国立国光剧团《青冢前的对话》

12/16.17 2:30pm 

12/15~17 7:30pm 

台北国家剧院实验剧场

12/23.24 2:30pm

宜兰传艺中心曲艺馆

INFO 02-33939888

偶然读到一篇论文,分析比较昭君出塞与文姬归汉的画笔构图,文中提到,有一幅画竟无法分辨是入塞还是出塞。

读到此,陡地一阵凄凉,「昭君出塞」与「文姬归汉」是中国文化传统里两幅苍凉美丽的图像,这两位女子行走在不同的时代、反向的空间,命运交叠的二人,如果擦身相遇,她们会有哪些对话?《青冢前的对话》是这样产生的。

秉持著戏曲现代化的理想,我想为这两位古典既定形象的女子重新寻找到新的形象。

男性形塑的昭君,遇上自我书写的文姬

今天我们透过历史和文学认识的昭君,都由男性形塑而成,男人心目中的完美昭君,必须为国牺牲、出塞和番;出塞时必须对汉皇依依不舍、长相思念(同样的,汉皇也一样深情,在「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笔下,汉皇送昭君时即唱出了「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千古名句,被视为爱情悲剧经典的这部《破幽梦孤雁汉宫秋》,十足男性观点);昭君一到胡汉边界就必须投河自尽、以保清白贞节;死后的昭君还必须思念著汉皇,环珮铃铛,月夜魂归(又是马致远,根据杜甫的「环珮空归月夜魂」写成戏剧情节)。

今天我们重探昭君,应该没那么大义凛然吧,她对汉皇有情吗?不会吧!把她送去匈奴的男人!出塞时昭君心里想什么?国家?情人?都不是,应该只是想怎样才能让自己在绝境中扳回一局。这念头好像很无聊,可是很真实,于是我构设了一番「收起千般怨,开镜对朱颜;重调朱粉朱唇点,斜插金凤捻金簪;裙拖六幅湘江水,环珮铃铛登殿前」的情境,昭君赢了这一局,凭自己的美貌。

文姬赢过昭君处,在于自有彩笔写自身。昭君形象是别人塑造的,《青冢》里昭君说:「我只是个虚幻的影子,只是无聊文人的心情投射,我是什么?我是谁?我不知道。」而才女文姬能用自己的笔写出心声,今天我们认识的文姬是文姬自己塑造的,文姬自己创造了文姬,昭君却任人宰制。

文姬在文学史上留名的《悲愤诗》、《胡笳十八拍》,让后代学者伤透脑筋考证真假,而我不想分辨诗篇的真伪,想探究的是这些作品究竟是真情告白或是美化矫饰?透过文姬之笔创造的文姬恐怕也未必真实,文学具备十足的创造力,文学也隐含了十足的矫饰性!人生历史、真实虚幻,谁能分辨?

江上渔妇说书人,道尽千古待波平

相对于「一生终是误婵娟」的昭君与文姬,《青冢》另一主角渔妇,却是不识自己容颜的女子,每日江上行舟,生来即飘零,想在水中照影,却始终等不到波平如镜,「不知青春容颜样,老之将至又何妨?」时间对她而言没有意义,渔妇像一个时间之流中的停滞点,以超然物外的口吻述说著古代女子的故事。然而看似豁达的她,其实也满怀想望,江涛滚滚、江枫瑟瑟,她也一样关心动情。她像是说书人,也像文姬昭君的对照组,穿梭流连在两人对话中,由「听万籁有声」直到「此时无声胜有声」,为真实虚幻再添一抹摇漾徜恍。

《青冢》里我穿插了很多文学名著,意不在用典故,反而有几许嘲弄,文字的玩弄和真幻虚实的题旨交互为用,《青冢》的内蕴或许不只指向性别,希望能达到文学与哲思摇曳生姿——当然这只是我的期望。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剧场变形

京、昆和诗歌吟诵交织表述

《青冢前的对话》絮叨三种女人私语

文字 廖俊逞

继《王有道休妻》、《三个人儿两盏灯》之后,戏曲编剧王安祈与导演李小平再度携手,进行戏曲的前卫实验,只是这回跨出的步伐更大,王安祈妙笔写来,召唤王昭君与蔡文姬,两个女人跨越时空相遇,互诉女人心事。「昭君出塞」与「文姬归汉」,一个出离家、一个归乡,但同样地飘零离散。王安祈说,大漠黄沙中唯一一方青草嫩芽,两个美丽而苍凉的女子对坐谈心,这样的异境诗篇、灵魂私语,是《青冢前的对话》呈现的情境氛围。

相较于编剧著重女性心灵的现代探索,导演李小平更想做音乐上的尝试,他揣想,文姬与昭君应该是不同的声音,两种不同声腔,例如皮黄与吹腔或昆曲的交错对话,会使戏曲音乐产生什么变化?能为戏曲音乐添一曲怎样的音符?而在昭君文姬两种音声之外,还将出现「第三类声音」,或将由非戏曲的女生声乐演唱,随时穿梭其间,像是来自不可知的世界,像是由古至今从未消歇的感叹,超越时空、凝视历史,代替观众抒情。

于是,《青冢前的对话》成了一场京剧、昆曲和诗歌的交错呈现:王昭君由具刀马旦功底的旦角演员朱胜丽饰演,转身回眸,西皮二黄唱出苍凉而美丽的出塞身影。蔡文姬由杰出青衣陈美兰担纲,近年来潜心昆曲曲艺术的她,表现十分亮眼,俨然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京昆全才。剧中「第三类声音」,则是一渔妇角色,由程派青衣王耀星饰演,程派幽咽低沈凄恻的嗓音,诠释女性心声的内在表白,强而有力。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