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华园团长 陈胜福 以外台「硬颈」精神挺进两厅院 |
陈胜福带著身经百战的明华园克服两厅院的各种演出状况。
陈胜福带著身经百战的明华园克服两厅院的各种演出状况。(韩兆容 摄)
当我遇上两厅院Memory about NTCH

明华园团长 陈胜福 以外台「硬颈」精神挺进两厅院

明华园在两厅院创造了许多第一次,像是去年的《何仙姑》就打破了传统戏剧的演出长度,上下两集总长超过五个小时,但观众席照样爆满。而在二○○四年端午节户外演出《白蛇传》,也创下了亚洲户外演出观众人次超过五万人的纪录。

文字|廖俊逞、韩兆容
第171期 / 2007年03月号

明华园在两厅院创造了许多第一次,像是去年的《何仙姑》就打破了传统戏剧的演出长度,上下两集总长超过五个小时,但观众席照样爆满。而在二○○四年端午节户外演出《白蛇传》,也创下了亚洲户外演出观众人次超过五万人的纪录。

明华园第一次走入大舞台,是民国七十一年在国父纪念馆,当时我们不仅运用野台戏的搭台经验,还用上了「内台戏」的方式,在国父纪念馆里面搭了一个舞台。而在进入国家剧院之前,其实全台湾二十三个县市的演艺厅,就有二十一种规格,所以不论是舞台布景、灯光亮度、字幕和节目单的大小,我们都得去适应,因此可以说是身经百战。

两次突发状况,外台经验克服一切

两厅院开幕的时候,邀请了音乐、舞蹈、现代戏剧和传统戏曲等各种类别的节目在剧院演出。但是当时大家都是第一次在剧院演出,硬体方面的不熟悉,使得很多演出进行到一半因为技术当机而中断,甚至退票。《蓬莱大仙》是传统戏剧类的第一场,结果演到一半的时候灯光和舞台当机,但是剧院的工作人员已经「紧张得很有经验了」,舞监跑来道歉,要我们上台跟观众宣布停演,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只是小Case,导演马上到后台跟演员说舞台不能动,要调整走位,结果演出顺利完成,观众看得乐死了。

民国八十七年,我们应台大医院之邀在国家剧院演出,开演前两个小时,技术人员跑来跟我们道歉说当机了,要请我们跟观众宣布退票。当时两厅院营运已经八、九年了,我说:「你们该打屁股喔。一千五百个位子,来自至少一千个家庭,我要上哪里去联络这些观众退票?何况有些观众再过一个小时就要进场了。」我仍然坚持如期演出,但把所有的电动杆都改为手动,灯光的部分随著演出一场接著一场修正,导演坐在舞台监督旁边,用对讲机指示舞台上要发生那些技术变化。这就是明华园在两厅院遇到的两次突发状况,这种情况绝对没有办法只靠舞台监督就能解决,一定要仰赖各部门的合作。我们历经各种野台场合,不论刮风下雨的突发状况都遇过,这不是向来待在剧场的技术人员所能学到的经验。 

开幕演出《蓬莱大仙》重回二十年前

明华园在两厅院创造了许多第一次,像是去年的《何仙姑》就打破了传统戏剧的演出长度,上下两集总长超过五个小时,但观众席照样爆满。而在二○○四年端午节户外演出《白蛇传》,也创下了亚洲户外演出观众人次超过五万人的纪录。还有一次也是在广场演出《狮子王》时,还有人捧著文殊菩萨来看戏,而且有很多佛光山台北道场的和尚尼姑来看戏。

这次两厅院二十周年开幕,邀请明华园搬演我们在剧院第一次演出的戏码。说起来《蓬莱大仙》这出戏对我们有很特殊的意义,它替我们开拓了不同的观众群,在全国大专院校的巡回,很多高知识分子都来观赏,他们不但很欣赏明华园的演技,对于舞台技术、导演调度、剧本格局等也都赞誉有加。剧中角色包括孙翠凤演的李玄、陈胜在演的李铁拐,表演都需要费尽心力,展现很多层次,「仿佛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跑完五千公尺」,不但各式各样的武打动作都要上手,内心戏的部分也要到位。特别是二十年前,我们的当家丑角陈胜在自己争取演李铁拐这个角色,不只搞笑更演出了角色内在层次,对他而言也是出难得的代表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