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画作大作战 洗去墨渍再回春 历时一年,张元凤让「川原膴膴」、「谷口人家」重现原貌 |
(国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抢救画作大作战 洗去墨渍再回春 历时一年,张元凤让「川原膴膴」、「谷口人家」重现原貌

一年前,两厅院的两幅大型山水画「川原膴膴」与「谷口人家」遭人泼墨破坏,两厅院迅速协调台南艺术大学古迹文物修护研究所东方绘画组紧急接手修复,教授张元凤领导一群研究生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尽一切努力挑战这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一年后完成任务,除了呈现破坏之前原貌,并可望延长画作寿命。

文字|廖俊逞
第172期 / 2007年04月号

一年前,两厅院的两幅大型山水画「川原膴膴」与「谷口人家」遭人泼墨破坏,两厅院迅速协调台南艺术大学古迹文物修护研究所东方绘画组紧急接手修复,教授张元凤领导一群研究生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尽一切努力挑战这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一年后完成任务,除了呈现破坏之前原貌,并可望延长画作寿命。

去年的十二月七日午后,与乌山头水库为邻的南艺大校园里,南台湾温暖的阳光加上依山傍水的宜人风景,让离开湿冷台北的我们,步伐也悠闲从容了起来;然而在古物维护研究所的画作修复室中,却弥漫著一股紧张的气氛——由古物修复专家张元凤、林胜伴、洪顺兴所组成的「川原膴膴」、「谷口人家」画作修复工作团队,正在进行最后的细部修整工作,战战兢兢地迎接两厅院鉴定小组的到来。

一年前,分别悬挂于国家戏剧院大厅的「川原膴膴」与国家音乐厅大厅的「谷口人家」两幅大型山水画遭不明人士泼墨破坏;经第一时间发现后,两厅院迅速协调南艺大校长黄碧端指示该校古迹文物修护研究所东方绘画组紧急接手,由古迹修复教授张元凤领导,以专案计划展开修复工程,展开对画作的人为破坏、磨损、黄化、光害等不同伤害处,做初步的鉴试修复检验。

对台湾画作修复技术的空前考验

「这是一次对台湾画作修复技术的空前考验,」张元凤回忆起接下这两幅画作修复工作的忐忑心情,「这是我们所上修复过最大的绘画作品,整个拆画、包装及运画过程十分顺利,但是受创最严重的『川原膴膴』,不只被泼洒红色颜料部分,已有受潮晕开的情形;画作在拆下时,发现画的后方遭裱背的三夹板酸性物质侵蚀,已经产生严重的黄化磨损及纸质纤维硬化现象。至于『谷口人家』因没裱背板的问题,不但没黄化磨损现象,加以被泼洒的是黄色颜料,未来恢复旧观的可能性,可以达到九成。」

经过初步堪验,张元凤十分担心因纸质纤维硬化、不够强韧,会导致撕裂、碎裂的后果。张元凤说,由于「川原膴膴」黄化情况严重,她原本抱持的态度并不乐观,因为被泼洒颜料若与画作原本颜料发生结合时,基于清洗同时,也会清洗掉原先的颜料,若还原画作黄化前的纸色,更换中性背板及背纸,仍无把握对被泼红颜料部分,做还原旧观的可能性。她强调:「不当的修复不仅无法回复画作原貌,反而将对原来的艺术品造成伤害,就像医疗疏失,原本要延长病人生命的医疗行为,反而让病人面临生命危机。」

尽管如此,张元凤仍带领十多位研究生,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整日泡在长年恒温、恒湿的维修室中展开修复工作,尽一切努力挑战这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不断测试各种清洗溶剂后,修复工作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机。「画作解体后,我们先用粉末橡皮擦清除部分脏污,以减少水分的使用;在多种清洗溶剂中,最后选择以中性非离子界面活性剂效果最佳,经反复清洗,红色色料的脏污量已经逐渐减少,在完全清除红色液体之后,使用约四十度的纯水清洗画心,让整幅画的亮度明显提升。」

历经一年的修复工作终于进入最后「镶料托表」、「全色修饰」的阶段,十二月七日当天经过艺术家周澄、故宫博物院科技室主任岩素芬与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陈淑华等专家学者的勘验鉴定下,均对修复成果表示肯定,完成度也出乎预期地好,除了呈现破坏之前原貌,并可望延长画作寿命。

画作复原,三月重回两厅院

重现画作风貌,身为创作者之一的艺术家周澄不禁开心地谈起当初创作这幅画的过程。「当年『川原膴膴』这幅画是由我召集,包括国画大师黄君璧、前故宫副院长江兆申、罗振贤、罗芳、涂澯琳、李义弘、苏峰男和我等八位水墨名家,在民国七十六年共同创作,费时月余才完成。由于画作太巨幅,还得将窗户打掉,才能完全挂起整幅画。」

听完在场学者的评语,略显紧张的张元凤这时才终于真正露出笑容,卸下了这一年来的压力。然而,画作修复这项专业在台湾才刚起步,专业人才缺乏,要走的路还很长,她说,台湾学习艺术的人不少,但投入这一行的人却很少,因为身为一个修复师除要有超乎常人的细心与动手绘画的技巧能力,也要具备材料及化工等方面方知识,目前她所收的硕士学生,要出师至少要花四年,而且未必能够完全独立作业。

「川原膴膴」、「谷口人家」已于三月份重新挂回两厅院,到两厅院欣赏节目的观众可再度欣赏到国内绘画名家以一流手笔所勾勒出的澎湃气魄与壮阔风景。经此次画作遭泼洒颜料事件后,两厅院也已针对厅内重要资产,加强保安各楼层定时定点巡逻,并在厅内十一处重要场所增设录影监视设备,以确实保护重要艺术资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