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OPEN HOUSE大开眼界 多幅演出海报展出,重温珍贵回忆 |
一九九二年应邀来台的日本国宝级艺人坂东玉三郎,是日本传统艺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
一九九二年应邀来台的日本国宝级艺人坂东玉三郎,是日本传统艺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国立中正文中心 提供)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两厅院OPEN HOUSE大开眼界 多幅演出海报展出,重温珍贵回忆

两厅院的生日庆祝活动尚未落幕!想知道更多两厅院的点滴故事,这个月可以到两厅院「文化艺廊」,看十七年来表演艺术图书馆收藏下来的多幅珍贵海报,海报上可以看到大师级艺术家的亲笔签名,而海报背后更有许多精采故事,让你更了解两厅院的台前幕后……

两厅院的生日庆祝活动尚未落幕!想知道更多两厅院的点滴故事,这个月可以到两厅院「文化艺廊」,看十七年来表演艺术图书馆收藏下来的多幅珍贵海报,海报上可以看到大师级艺术家的亲笔签名,而海报背后更有许多精采故事,让你更了解两厅院的台前幕后……

为了庆祝十七岁生日,两厅院「文化艺廊」(位于国家音乐厅)自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十四日举行「两厅院海报及建筑文物展」,共展出海报四十四幅,透过这些海报回顾了十多年来曾在这个亚洲重要艺术舞台上的节目轨迹,许多幅海报上,观众还可看到国内外重量级艺术家包括卡瑞拉斯、碧娜‧鲍许、钢琴家齐玛曼、歌仔戏天王杨丽花等人的亲笔签名。

不过,更有趣的则是每一幅海报的幕后故事,许多节目或许在观众心中留下美好与感动,但对两厅院舞台工作人员,却是一次次面临应变的挑战,或者和各国艺术家交流过程中的文化震撼。

坂东玉三郎从里到外的严谨优雅

像是九二年应邀来台的日本国宝级艺人坂东玉三郎,是日本传统艺能歌舞伎「女形」角色的佼佼者,负责接待的两厅院节目部人员姚蕙玲回忆:「坂东玉三郎虽是男儿身,但他的言谈举止,却展现出比女人还女人的优雅,尤其当他化好妆,穿上戏服之后,站在我眼前的就确确实实是位女人,让我惊叹得舍不得眨眼。」而节目部经理李惠美则对日本传统歌舞伎落实于生活与工作的严谨印象深刻,「整个后台,剧组人员不仅铺上褟褟米,在褟褟米上再铺上一层白棉布,你想想看,谁敢把它弄脏,那几天我们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也让我们见识到,歌舞伎演员那样纤细高贵的气质不仅仅是舞台上的训练,而是一点一点从生活里实践。」

九三年,维也纳爱乐首度来台,这次演出也是两厅院首创国内第一次户外音乐会。日籍指挥小泽征尔平易近人的大师风范风靡全台,一头花白乱发和如邻家伯伯的亲切感,很难让人联想他在指挥台上无穷的精力和魅力,当天晚上更吸引了五万多名观众,广场上万头钻动,乐迷们乐情而有秩序,也让小泽演出后谢幕十余次仍欲罢不能。小泽也在这次经验里与两厅院的接待人员至今仍有深厚的友谊。

碧娜‧鲍许一丝不茍的康乃馨花海

开拓「舞蹈剧场」观念的德国舞蹈大师碧娜‧鲍许,是两厅院于一开幕时便积极邀请的对象。但一直与大师擦身而过。事隔十年,碧娜‧鲍许才首度登上国家剧院,演出代表作《康乃馨》。李惠美记得,这出在舞台上需要插满六千多朵康乃馨的舞作,在德国演出时全部使用鲜花,但由于来台时并非康乃馨盛产的季节,在技术人员协调沟通下,改以塑胶花上台。但这些花的布置碧娜有严谨的要求,花与茎必须拆开,花瓣也得开展,李惠美紧急请求国光艺校数十名学生的协助,彻夜插花;「但并不是插一次就可以了,《康乃馨》演出三场,每一场演出后 ,六千多朵花全部再拔掉,把在演出过程中弄乱了的花重新整理好,第二天再插上去。」观众们看到的壮观视觉,就是艺术家一丝不茍的标准与工作人员无怨无悔的手工所积累出来的。

当然除了美的感受,还有不少惊险体验。例如开幕音乐会节目之一的克里夫兰管弦乐团,演出前夕乐器却仍还在海关,两厅院人员紧急至海关疏通,才得以让演出顺利进行;幕尼黑爱乐二次来台,指挥大师杰利毕达克却因病不能同来,在危急之际,两厅院即时联络上吕绍嘉上台代打;两厅院特别情商聂光炎、廖琼枝等资深艺术家,共同参与的自制节目《陈三五娘》,演出恰遇两厅院开幕以来的首次火警,所幸有惊无险,成功地检验了两厅院的防火功能及应变能力。甚至前年的SARS事件,摩登乐集抵达台湾,却因为同班机有SARS感染源,不仅演出取消,全体演出人员还在台湾饭店隔离一周后才能返回德国。

应变处理,让艺术家从容上台

这次参与海报展览的文件搜集与撰述,李惠美说,艺术管理人最重要的考验时刻就是在应变的处理上,「乐器、服装临上台还找不到,是最常见的情形,你必须协助艺术家去找到代用品,而这些代用品又足以能让他们自在上台,以免影响演出品质。」李惠美记得去年来台的哈根(Hagen Quarte)四重奏,来台后服装不见了,工作人员到处去找黑色燕尾服,但其中一人身高特高,实在是没有适合他尺寸的服装, 最后那一场演出大家决定清一色白衬衫上台。

剧院十七年来吸引了数百万的观众人次前来观赏节目,有国家级贵宾尼加拉瓜总统、柴契尔夫人、戈巴契夫,有从南部来的阿公阿妈旅游团,也有计程车运将来看云门,一大长列的计程车停在剧院停车场的壮观画面。而舞台上,模斯‧康宁汉在剧院舞台上度过他的七十岁生日;荷兰舞蹈团的编舞家季利安亲切和蔼的大师风范,丝毫没有国际艺术家的大牌架势;还有高龄的美国现代舞拓荒者玛莎‧葛兰姆二度访台,最后谢幕时由舞者搀扶著出场,亲自向台湾的观众致意,更令人由衷感动。当然,还有国内的云门舞集在这里演出他们二十、三十周年的公演,杨丽花复出舞台的精采歌仔戏演出……这台前台下,幕前幕后,都已成了国人心中共享的回忆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