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老顽童卓明:我不要听话的演员 |
《乐淤逃难的岛屿》将用一列捷运车厢来暗喻岛国之民的困境与无路可出。
《乐淤逃难的岛屿》将用一列捷运车厢来暗喻岛国之民的困境与无路可出。(野墨坊 提供)
戏剧

剧场老顽童卓明:我不要听话的演员

《乐淤逃难的岛屿》陈述难以言说的闷

六十岁的剧场老顽童卓明,一路走来坚持「演员剧场」概念,在与演员工作的过程中,让演员成为创作的主体。四月卓明将推出新作《乐淤逃难的岛屿》,将用一列捷运车厢来暗喻岛国之民的困境与无路可出,演员则游走于角色和自我之间。

六十岁的剧场老顽童卓明,一路走来坚持「演员剧场」概念,在与演员工作的过程中,让演员成为创作的主体。四月卓明将推出新作《乐淤逃难的岛屿》,将用一列捷运车厢来暗喻岛国之民的困境与无路可出,演员则游走于角色和自我之间。

野墨坊《乐淤逃难的岛屿》

4/19~22    7:30pm  

4/21~22    2:30pm 

台北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29151327

一九九一年,当「兰陵剧坊」在台湾剧场掀起一波以「导演」为核心的美学思潮,主力编导之一的卓明却以演员为主体的创作型态,离开与金士杰、吴静吉一同创立的「兰陵」,淡出台北戏剧圈,选择从边陲地带重新出发。十六年来,他自台东、台南、高雄一路到屏东,带动「外台北」戏剧生态的蓬勃发展。如今,六十岁的剧场老顽童创作力依然旺盛,重新回到台北,在延续「演员剧场」概念的新作《乐淤逃难的岛屿》中,寻找导演和演员,剧场和社会间更多对话的空间。

找回演员创作主体,赋予批判角色的发言权

「演员除了诠释导演的概念、诠释角色和文本之外,有没有其他可能性?」卓明说,「演员剧场」的想法在他为「兰陵」创作《一条蜿蜒的河流》时即已成型,透过导演和演员长期相互交流创作,演员也拥有创作的主体,导演则从主导者退位成引导者,在共同语汇和信任感的前提下,完成一个以自身经验为素材的集体创作作品。卓明强调,演员应该要被赋予批判角色的发言权,甚至打破和导演之间的主被动关系,拿回操作角色的主导性。

「我不要听话的演员,台湾演员太习惯服从导演权威,也通常习惯被动接受导演指令。」卓明从工作过程中发现演员缺乏创造力的原因,「这次参与创作的几位艺术学院出身的演员本身也是创作者,当他们主导创作时,很习惯不断丢想法去轰炸演员,但是当演员时就等著被导演轰炸,反而很少发表意见。」为了松动、谋合彼此的认知,卓明花两个月的时间,五十几堂课,帮他们自觉重整自己的内在状态,将表演的潜力和原有的表演基础,融为一体。「一个好的演员必须要很有自我意识,个人特质强烈,并且具有清楚的风格。」

诠释这个岛屿的「闷」,与现实环境对话

新作《乐淤逃难的岛屿》源于他对台湾社会的直觉感受,他说,活在这块岛国的人似乎都无法避免面临意外、失败、挫折,打击,所有的沮丧逼得人们想要逃,但却无可遁逃,没有出口,只有难以陈述的「闷」;剧中将用一列捷运车厢来暗喻岛国之民的困境与无路可出,演员则游走于角色和自我之间,时而入戏时而疏离,既结构又解构,诙谐嘲讽、深刻严肃并容。「在台北小剧场流于援引西方文学和著重个人艺术观点,与现实社会越来越隔阂之际,希望这部作品能真的跟生活,跟大环境产生对话和互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