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那卡西歌声 唱出布莱希特的革命精神 差事剧团十年 《败金歌剧》戏谑台湾乱象 |
《败金歌剧》将有歌、舞、剧的交错陈述,演员或唱或说地直接对观众叙述社会的观察。
《败金歌剧》将有歌、舞、剧的交错陈述,演员或唱或说地直接对观众叙述社会的观察。(差事剧团 提供)
戏剧

用那卡西歌声 唱出布莱希特的革命精神 差事剧团十年 《败金歌剧》戏谑台湾乱象

在这个价值混乱、道德沦陷,「有料可爆、有利可图」的时代,布莱希特的剧作《三便士歌剧》启发了钟乔,延伸出讽喻金钱社会、政治贪腐的《败金歌剧》。本剧以喧腾一时的「高捷事件」为本,特别请来音乐人郑捷任及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担任歌曲创作,以浓厚台式曲风,唱出布莱希特的革命理想。

在这个价值混乱、道德沦陷,「有料可爆、有利可图」的时代,布莱希特的剧作《三便士歌剧》启发了钟乔,延伸出讽喻金钱社会、政治贪腐的《败金歌剧》。本剧以喧腾一时的「高捷事件」为本,特别请来音乐人郑捷任及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担任歌曲创作,以浓厚台式曲风,唱出布莱希特的革命理想。

差事剧团《败金歌剧》

2006/12/1〜3、12/6〜9   7:30pm 

台北华山艺文特区中四馆

INFO  02-23645124

一九五六年八月十四日,布莱希特因心肌梗塞骤而离世。过世前几个月,还在为他备受佳评的《三便士歌剧》的演出,忙得不可开交。过世前一刻,仍与柏林剧团赴伦敦排演著名的《高加索灰阑记》。五十年后,这两部作品碰巧一起在台湾上演,前者由今年成立满十年的差事剧团改编为《败金歌剧》,后者则由疯狂剧场搬上舞台。

除了剧场疏离,看到布莱希特的现实关怀

向来视剧场为社会改革工具的编导钟乔说:「剧场人倒在剧场里,并不是那么难以想像的一回事。唯独,当布莱希特倒下时,他以一种革命性的眼神凝视著剧场里的观众席,这件事就显得不那么寻常。好似这双直逼面前而来的眼神,始终殷切地需求我们的回应与对待,直到今天为止。」相较于一般学院对布莱希特「疏离化」剧场美学的讨论,在钟乔眼中,布莱希特更强调戏剧和日常生活的关系。「他不是被供奉在戏剧经典殿堂中的大师了,他路过殿堂、面无表情,却趁夜晚尚未全然消尽时,在暗夜街巷里和拾荒的醉汉说长话短,追究金钱如何聚流,而贫穷又到底因何而致。」

于是,在这个价值混乱、道德沦陷,「有料可爆、有利可图」的时代,布莱希特的剧作《三便士歌剧》益发启发了钟乔,延伸出讽喻金钱社会、政治贪腐的《败金歌剧》。本剧以喧腾一时的「高捷事件」为本,在底层外劳的一次暴动事件中,揭露人力仲介的贪婪无厌、政治爆料的诡谲操弄、底层外劳的生存斗争,以及政、商勾结的种种隐情。「布莱希特只是一个理想的创作背景、剧场美学的出发点,他有意借此深化社会现实,而叙事性歌剧的『间离效果』,恰好运用在高捷弊案引发的层层政治贪腐上。」

那卡西伴唱,舒展底层生活的郁卒

歌、舞、剧的交错陈述,演员或唱或说地直接对观众叙述社会的观察,是布莱希特创作方法中,「利用艺术方法,显示事物的因果矛盾,使人们认识改变现实的可能性。」《败金歌剧》特别请来音乐人郑捷任及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担任歌曲创作,以浓厚台式曲风,唱出布莱希特的革命理想。「三重的河滨道上,每逢周末假日,就会有装扮炫丽的『卡拉OK』流动花车,载来各式各样耳熟能详的伴唱旋律,让没得花大钱的附近居民,在凉风徐徐的空旷中,高歌一曲,舒展沉窒在都会底层的郁卒。」钟乔说:「这或许是布莱希特最想要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