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迎接「不惑」 戮力打造新锐舞台 |
《声光园》在九龙寨城公园展演,图为其中由Ulf Pedersen 创作的WABI SABI 。
《声光园》在九龙寨城公园展演,图为其中由Ulf Pedersen 创作的WABI SABI 。(Matthew Andrews 摄 2011香港艺术节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即将迎接「不惑」 戮力打造新锐舞台

预览2011香港艺术节

今年迈入第三十九届的香港艺术节,在迎向「四十不惑」的路上,除了依然引进多元的国外精采节目,更戮力打造新锐现身的舞台。今年推出的「新锐舞台系列」,是运用香港艺术节的制作经费与专业团队管理资源,由艺术节亲自主办,将演出《唐人街繁华梦》等四档节目。此外,舞蹈方面也邀来碧娜.鲍许乌帕塔舞蹈剧场演出经典作《康乃馨》,一起展演的还有鲍许的相关影片展。

今年迈入第三十九届的香港艺术节,在迎向「四十不惑」的路上,除了依然引进多元的国外精采节目,更戮力打造新锐现身的舞台。今年推出的「新锐舞台系列」,是运用香港艺术节的制作经费与专业团队管理资源,由艺术节亲自主办,将演出《唐人街繁华梦》等四档节目。此外,舞蹈方面也邀来碧娜.鲍许乌帕塔舞蹈剧场演出经典作《康乃馨》,一起展演的还有鲍许的相关影片展。

2011香港艺术节

2010/2/17∼3/27
INFO http://hk.artsfestivalplus.org/

不知不觉间,香港艺术节已经办到第三十九届,差一年便是「不惑」之龄。

这每年初春的艺术庆典,早已藉著展演的国际多元节目,见证其筹办现代演艺的成熟能力。这一届,节期更扩展至三十九天,不但演出数目有可观增长,同时从政府得到的财政支持也有过千万港元的增款,使整体预算由前一年的七千七百万跃升至九千七百万港币;盛大的规模早已吸引观众的期待,开幕前三个月结束的预告期里门票已售出六万张,节目更宣布加场。

而值得留意的是,在注重引介国外表演节目外,本届香港艺术节对本土年轻创作者制作艺术节目的规划与发展,更见用心,突显的标示明确划出了此股新锐力量的规模。

当一场艺术盛会的筹划走向圆熟,其生命力自要从嫩芽中萌发,展现出不同的层次。但愿香港艺术节的巨荫与香港的青葱幼苗互相茁壮,国际中更见在地的视觉与关怀。

新锐舞台系列 打造艺术未来

打开二○一一年香港艺术节的节目表,在以往按表演形式的分类中,赫然发现一个界线摸糊的绿色区块,名之为「新锐舞台系列」。过去艺术节的赞助者也会特意资助某些冒起之中的年轻表演艺术家,然而在「新锐舞台系列」中,则是运用香港艺术节的制作经费与专业团队管理资源,由艺术节亲自主办。在此资源之下,搭建起平台,「结合有丰富经验的资深艺术家,与年轻创作者一起发展探索新领域」,艺术节副节目总监苏国云如是介绍。

「新锐舞台系列」中有四个节目,包括有作曲新秀陈秀云及资深导演谢家声,以全新的音乐、独白及录像,演绎一九二九年好莱坞第一位华裔女影星黄柳霜的同名英国默片《唐人街繁华梦》;有在香港中国两地游走的新锐编剧意珩,协同行中盛名的导演陈炳钊与资深性格演员陈淑仪和黎玉清的《矫情》;屡获国际奖项、香港第一位获亚洲作典家同盟「入野义朗纪念奖」的女作曲家邓乐妍,与韩国统营音乐节乐团合作的室内歌剧《年轮曲》;还有年轻编剧钟燕诗编作、由资深戏剧演员袁富华执导、林泽群主演的,将唤起香港文化界特殊记忆的戏剧《回收旖旎时光》。

《回》一剧描述爱书的废纸回收厂工人身陷压纸机、与书永不分离,故事与捷克作家赫拉巴尔的小说《过于嚣喧的孤独》相呼应。的确,戏剧文本由小说出发,但更大的震撼力来自一场现实的悲剧:○八年初,香港艰苦经营并已结束的艺文书店「青文」,老板罗志华于仓库内被倒塌的书箱砸毙。钟燕诗认为,罗志华和小说主角一样,都是以身殉葬人类文明消亡的悲剧英雄。「我在香港街头观察过很多露宿者和依靠劳动力生活的小人物,我觉得,这个故事是属于他们的,他们被拒于城市的高速发展之外。在香港这个物质文明愈来愈进步、精神文明却愈来愈不受重视的城市里,爱书之人和被社会遗忘的草根阶层,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慢慢重叠在一起,一而二,二而一⋯⋯」她大量调度了一些文学经典,创作抽象的《回收旖旎时光》,不但遥向原著和罗志华致敬,也是对社会上被遗忘了的小人物们的颂歌。

与钟燕诗同样来自香港话剧团的本届艺术节参与艺术家,还有演而优则首次编剧的资深演员潘灿良,受艺术节委约创作的《重回凡间的凡人》,与已破格二次重演的《圣荷西谋杀案》,同列为预售节目中最受欢迎节目的十二大,可见潘灿良既编且导的作品让香港观众期待的程度。

《重回间的凡人》描写吊儿郎当的青年,因为父亲突然离世,对生命的反省与体悟。作品概念由编剧亲身经历出发,虽是一出非常生活化的戏剧,难度却在其中。都巿生活的繁嚣逼令人们在工作和娱乐中营营役役,汲汲追赶,像五年前拿奖学金正在纽约游学的潘灿良,「有一天在家中静下来时,竟突然恐惧来袭,觉得自己没充分利用游学的时间。」直到情绪波动数天后,他才领悟放开令自己能自在呼吸的空间更能领受生活、调动艺术灵感。热爱契诃夫的潘灿良,欣赏契诃夫对人生透彻的捕捉,以平淡而生活化的手段表现,也许,观众可从《重》看到这种隐然的戏剧风格的痕迹。

《康乃馨》令人缅怀鲍许 《金瓶梅》舞剧挑战禁忌

舞蹈方面,不可不提的是二○○九年去世的舞蹈剧场奠基者、德国现代舞大师编舞家碧娜.鲍许(Pina Bausch,港译「翩娜.包殊」)。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当年香港艺术节委约碧娜创作她第一个以亚洲城巿为题的《拭窗者》Der Fensterputzer ,广获好评;在她过世后一年多的本届艺术节,则亦有多场向她致敬的演出。

首先是一九八二年作品《康乃馨》,由她创立的乌帕塔舞蹈剧场舞者演绎。八千朵粉红的康乃馨布满一台,景象震慑人心。舞者在此上演各种或趣味纷呈或荒唐虚幻的完全剧场创作,温馨曼妙的鲜花环抱中却有极权宰制的阴影。一声喝问「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教坐在剧场中的人立时要审问自己,藉著艺术,我们所需什么?香港艺术节还搜集了碧娜生前的纪录影片,组织成「翩娜.包殊银幕上的身影」回顾展,放映七部主题电影,包括《穆勒咖啡馆》、《春之祭》、《蓝胡子》、《交际场上的65岁以上男女》、《华尔兹舞》、《翩娜.包殊》、《女皇的悲歌》等,有碧娜.鲍许执导的影片,也有她编舞或表演的影片,及关于她的纪录片。

而被誉为「欧洲最后的政治剧团」的白俄罗斯自由剧团,以当代的戏剧思维与游击的美学风格及尖锐的政治批判,在社会种种规限的边缘上游走,这次艺术节,白俄罗斯自由剧团除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洛.品特六个剧本与其诺贝尔奖得奖发言稿揉合,用有的近乎意识分裂的解读方式,演出《反转哈洛.品特》,也将从碧娜.鲍许那句最著名的格言:「是什么驱动了我?」展开一场与观众的真诚对话,讨论人生中的种种遗憾。

另外,中国第一位取得四次国际最佳编舞大奖的当代舞蹈家王媛媛,也受香港艺术节委约,创作极具话题性、亦可预见其将挑战禁忌程度的舞剧《金瓶梅》。

王媛媛指出,《金瓶梅》以西门庆的家庭生活为中心,围绕著这个有独特身分和地位的男人,却写出一个完整的涌动著生命活力的女人世界。舞剧则以潘金莲为视角,去表现这一幕幕悲欢极致的大戏。「正如没有墙壁就没有房间,如果没有压抑,恐怕也不会得到高强度的欲望。爱情本身既是对道德的认同,而爱情在潘金莲身上留下的压抑痕迹,则最终促使潘金莲的行为脱离了道德禁锢。她盲目而不知满足的欲望不受任何控制,也不被任何目的所引导,混沌而原初,这与我们今天被创造出来的可消费的欲望是如此不同,价值和意义无法评判它。它按照它本来的样子存在著,它的存在既是生命力的证明。」王媛媛要藉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三名女性,对照今天消费文明中的三种现象:追求性(资本文明对人的引诱、规划及欲望的具体释放)、追求爱情(价值观判断与道德规范)、追求事业独立自主(个体存在核心与生活目的)。王媛媛说:「这不是一个三分的命题,在这部舞剧中,它作为一个整体出现,戏剧舞蹈的表现方式将它串联在一个统一的情感原则上,用以观察我们自身的缺失,将预置的观念分离出来,看看那些文明的马赛克,是如何镶嵌在了我们的肉身至上。」

经典乐团与音乐上阵 《花诀》音乐会融合视觉艺术

至于这届艺术节的音乐节目,除了世上历史最悠久的乐团、德国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与莱比锡歌剧及圣多马少年合唱团将共演出六天的音乐盛宴,演绎包括面世一百五十年的歌剧史上巨著《崔斯坦与依索德》及巴赫圣乐;也有被誉为现代探戈独一无二的大师皮亚佐拉,在上世纪中叶定义了现代探戈的完美标准,即使如今他已不在,其原班乐队与音乐剧天后邬蒂.兰普(UteLemper)的合作,亦可藉著兰普性感低沉的歌喉,展示探戈乐曲的诗意、激情、性感与感性。

与此同时,也不能忽略已竖立了自家音乐散文风格的独立音乐先锋林一峰,和歌艺视艺皆清亮可喜的「当代艺术鬼才」黄馨,将合作一场融合了视觉艺术的音乐会《花诀》,亦为香港的表演艺术引来新鲜风气。

意象相当「中国」与「古典」的《花诀》,以中国艺术中特有的「借景喻情」作为千回百转的表达。谈及构思,林一峰指出:「『花』是一段一段故事的象征,『诀』带著离离合合的意味,有著时间的元素;中国人的感情流传在血液与时间里轮回,不用超越什么,反而是想透过这些感情的片刻用凝聚再升华,引发放在任何时代空间皆准的感悟。」而既是歌者亦是艺廊策展人的黄馨则指出:「融合视觉艺术元素与音乐,一场表演才会完满。」更难得的是年轻的两人并无挑战「古典」的意味,反复强调「融合」,「我们以中国的味道、时髦的雅致来演绎这些乐曲,发掘当中『情爱』的多元感觉。」

为寨城公园而作 《声光园》呈现装置艺术

而延续近年艺术节除了在规范化的表演艺术场地演出、也会发展些非正式表演场地的节目,这次艺术节则更尝试在户外场所进行一项特别为独特场地创作的节目《声光园》。将在香港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九龙寨城公园演出的《声光园》,由来自英国的装置艺术家Mark Anderson、Anne Bean、Jony Easterby、Ulf Pedersen和Kirsten Reynolds,利用再生物料,造成声光雕塑装置,于晚间演出。但苏国云强调这并非以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或雷射演出,给香港这个喧闹匆忙的城市更添视觉刺激,而是将独特的影像、声音与光线的投射及运用,创作廿多个别出心裁的设计,放置于具亭台楼阁等历史情调、同时兼有郊野自然原生环的寨城公园内,让观者体会一种宁谧的夜行经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