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中心艺术节 名牌为主 不见「国际化」 |
电脑显示的纽约军火库里盖起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场。(dbox, Inc. 摄  纽约林肯中心 提供)
电脑显示的纽约军火库里盖起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场。(dbox, Inc. 摄 纽约林肯中心 提供)
纽约

林肯中心艺术节 名牌为主 不见「国际化」

虽然向来是纽约最国际化的艺术节,但今年的林肯中心艺术节排出的十档节目,却只有来自日本与巴西的两档算得上「国际化」,节目主轴分别是俄国马林斯基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和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内容不能说不好但不算新鲜,纽约客也因此少了一览异国表演文化的机会。

虽然向来是纽约最国际化的艺术节,但今年的林肯中心艺术节排出的十档节目,却只有来自日本与巴西的两档算得上「国际化」,节目主轴分别是俄国马林斯基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和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内容不能说不好但不算新鲜,纽约客也因此少了一览异国表演文化的机会。

每年夏天的林肯中心艺术节(Lincoln Center Festival,简称LCF)向来是纽约最国际化的艺术节目。像纽约这样的移民之都,一年到头自然有各个族裔社群的文化表演,像「世界音乐学会」(World Music Institute)的表演单位,也络绎不绝推出世界各地的音乐。但是要谈到最具主流号召、规格最大,LCF仍然是独占鳌头,连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AM)都比不上。

所以今年的节目(七月五日起至八月十四日),从这个角度来看,是有些令人失望。这个曾经带来波斯及蒙古传统史诗表演、十八小时版本全本《牡丹亭》、日本歌舞伎的艺术节,今年最具异国风味的节目,是日本导演宫本亚门导演的舞台剧《金阁寺》The Temple of the Golden Pavilion,和巴西通俗歌手Tom Ze的演唱会。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把「剧场」搬到纽约

这是因为今年的十档节目,是以三个表演为支柱:俄国马林斯基(基洛夫)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简称RSC)和克利夫兰交响乐团的布鲁克纳(Anton Bruckner)四首交响曲。

这三个表演的规模都相当庞大,尤其是RSC。因为来的不只是剧组人员,还包括一个实体的剧场。

RSC把他们在英国演出的「庭院剧场」(Courtyard),做了一个可以巡回演出的复制品,将搬到公园大道军火库(Park Avenue Armory)重新组装,从前台后台到九百七十五个观众席,都将一块木板一块板都重新搭起来。

在这个舞台上,将演出《皆大欢喜》、《凯撒大帝》、《李尔王》、《罗密欧与茱丽叶》和《冬天的故事》五出戏,莎翁的主要剧种喜剧、历史剧、悲剧和罗曼史,全都涵盖。

这个演出工程浩大可想而知,林肯中心的宣传不断强调的就是其器材人员之多:包括四十四个货柜、四十三个演员、廿一个乐手、十个剧场经理、四个副导、四百廿五套服装、三百五十双鞋子等。艺术节总监也承认,这个表演吃掉了整个预算很大一部分。

这个表演话题肯定是有了,尤其是电子媒体绝对可以拍到好看的镜头。但是风光过完,真可以给纽约留下后续影响吗?不免有人要问。

这是因为英国剧团演员在纽约演莎士比亚,早就司空见惯,百老汇和BAM都经常上演,RSC在二○○七年才在BAM演过《李尔王》和契诃夫的《海鸥》,所以这个演出唯一特别的,就是重构剧场。

但是这个剧场有何特别?这个剧场并不是完全照莎士比亚原始演出的玫瑰剧院或环球剧院所建,制作也并非仿古,所以并没有太强的历史意义。事实上,「庭院剧场」是前几年RSC的剧场整修时演出的临时舞台,现在剧场重开,光荣退役,在这情况下来到纽约,不免让人有点「捡二手货」的感觉。

马林斯基芭蕾节目不算新鲜

另外两个节目也不算新鲜。马林斯基的三套节目里,两支整晚的舞剧,都是Alexei Ratmansky所编。这位当今舞团最抢手的编舞家,离开让他成名的波修瓦芭蕾后,早在纽约生根,被美国芭蕾舞团(American Ballet Theater)聘为驻团艺术家,纽约人对他的作品,自然不陌生。而马林斯基乐团指挥葛济夫(Valery Gergiev),更是全世界飞的热门指挥,凭他的招牌,把许多俄国歌手、甚至是乐团,引入欧美(去年刚在卡内基音乐厅演过),即使没有LCF背书,也是到处吃得开。至于布鲁克纳的音乐,普及度虽然还没到马勒,但也不能算是冷门曲目。

这当然不是说这些节目不好,只是说不需要林肯中心,他们也能在纽约演出,但是许多非西方古典传统的大型表演,却只有靠林肯中心艺术节,才进得来,但是今年这个舞台却是关上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