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剧院退出 「莫里哀奖」可能画上休止符 |
Folies Bergere是巴黎著名私立剧院,也是法国私立剧院工会每季记者会的地点。
Folies Bergere是巴黎著名私立剧院,也是法国私立剧院工会每季记者会的地点。(谢宜静 摄)
巴黎

私立剧院退出 「莫里哀奖」可能画上休止符

私立剧院经营本来就不容易,彼此之间又很难像公立剧院在官方系统支援下共享资源,即使有个工会想维持向心力也很难;而去年底巴黎最重要的廿九个私立剧院表明不愿再参加角逐每年的「莫里哀奖」后,更将许多问题搬上台面。莫里哀奖当初的发起人主要是一直居于弱势的私立剧院,如今发起者自己想要结束这件事,既矛盾也让人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私立剧院经营本来就不容易,彼此之间又很难像公立剧院在官方系统支援下共享资源,即使有个工会想维持向心力也很难;而去年底巴黎最重要的廿九个私立剧院表明不愿再参加角逐每年的「莫里哀奖」后,更将许多问题搬上台面。莫里哀奖当初的发起人主要是一直居于弱势的私立剧院,如今发起者自己想要结束这件事,既矛盾也让人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法国私立剧院工会(SNDTP)每季的记者会地点通常在Folies Bergère或Théâtre de Paris,几乎所有巴黎私立剧院的代表都会出席,大伙可以交流剧场界的全盘近况。但今年一月下旬举行年度首次会议时,到场人数大概只有一半,出现绝大部分演员都缺席、摄影记者几乎闲置的场面,冷清之余,还看得出在场人士明显分成两派。

资源天差地远  私立剧院不玩了

私立剧院经营本来就不容易,彼此之间又很难像公立剧院在官方系统支援下共享资源,即使有个工会想维持向心力也很难;而去年底巴黎最重要的廿九个私立剧院表明不愿再参加角逐每年的「莫里哀奖」后,更将许多问题搬上台面:包括Marigny剧院的总监也是莫里哀奖前主席的雷斯库尔(Pierre Lescure)、还有现任私立剧院工会理事长穆哈(Bernard Murat)等多位跟莫里哀奖关系密切的剧场大老们都在名单上。这对每年四月颁奖、法国电视台全程直播的「莫里哀之夜」可说是致命威胁,尤其颁奖典礼的收视率早就是年年创新低:大家都在问,习惯看电视的观众,谁会想看剧场人自己颁奖给自己的典礼啊?也许就让这个剧场界仅有的联合奖项消失,来突显私立剧院的辛苦状况吧!二○○八/○九年的卖座惨淡、二○一○/一一则是「辛苦的一年」,这些都加重私立剧院对公立剧院多年来的不满;后者以官方补助为营运资金主要来源、享有税赋优待,不但占了莫里哀奖投票权的席数还老是赢奖;而且据可靠消息指出国家级的公立剧院在二○一二年的预算补助将增加——七十五万欧元!

私立剧院跟公立剧院之间的互不了解或轻视为时已久,而莫里哀奖当初的发起人主要是一直居于弱势的私立剧院,如今发起者自己想要结束这件事,既矛盾也让人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一九八七年主要由私立剧院发起的「莫里哀之夜」基本上是依电影「凯撒奖」的模式策画的,最大目的是想要整合剧场界这个大家庭的力量,改善私立剧院与公立剧院间的鸿沟,但这两者之间从创作、营运到观众群都相异甚远,实在很难一起给奖。

问题多多未解决  不再颁奖也不让人难过

在创作或巡回上得以资源共享、场地或补助都不缺、营运上较不受盈亏限制,公立剧院——也就是国家剧院、国家戏剧中心、国家及地方剧院或其他被评为「有大众用途」的剧院——在各方面都掌握了最好的资源;相对来说,所谓的私立剧院唯一可生存之处是在巴黎(外省的总数量不到五个),一般被归为商业或娱乐剧场,也是大多数国际巡回或明星跨足演出的场所,票价相对较高。两者在创作取向及品质上倒不一定这么南辕北辙,但显然很难放在一起评比,所以每年莫里哀奖老是假装这两个领域可以相提并论,就是一件让人不解的事,再加上长久以来投票权的分配及投票方式很模糊、每年颁奖典礼的品质与收视率都很低等等,这些状况一年比一年严重的情况下,即使取消该奖也实在令人不觉得难过。据说私立剧院不想再参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绝大部分的奖都被公立剧院拿走,但这何尝不是反映法国目前艺文产业的实况:能生存的私立剧院作品大多综艺化,或是喜剧或是巡回成本低的脱口秀等。而另一方面来说,公立剧院又何必继续支持这个从一开始就问题不少,而且跟创作或剧场似乎没有太大关系的奖项呢?

莫里哀奖到底会不会从此画上休止符?大家心事重重之余,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理事长穆哈宣布上一季私立剧院的总卖座率比去年提高百分之五,进帐则提高了百分之一点五,可喜的是电影业及博物馆业也有好消息传出,可见经济危机下的法国人仍然很喜欢艺文活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