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别肢体剧场 拆解家族通俗剧 |
《离家不远》大量从演员身上取材,试图贴近每个人曾经对离别、伤逝与思念的深沉凝视。
《离家不远》大量从演员身上取材,试图贴近每个人曾经对离别、伤逝与思念的深沉凝视。( 动见体剧团 提供 )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暂别肢体剧场 拆解家族通俗剧

动见体剧团《离家不远》

将于月底上演、编导符宏征的新作《离家不远》,从自身的家庭回忆出发,透过回顾家族成员的死亡,揭开人们为何以爱为名却暴力相向,书写一则台湾当代的家族寓言。符宏征表示,《离家不远》舍弃了动见体过往肢体剧场的风格,更像是一出经过解构的通俗剧。

将于月底上演、编导符宏征的新作《离家不远》,从自身的家庭回忆出发,透过回顾家族成员的死亡,揭开人们为何以爱为名却暴力相向,书写一则台湾当代的家族寓言。符宏征表示,《离家不远》舍弃了动见体过往肢体剧场的风格,更像是一出经过解构的通俗剧。

动见体剧团《离家不远》

11/23~24  19:30   11/24~25  14:30

11/30~12/1  19:30   12/1~2  14:30

台北艺术大学展演中心戏剧厅

INFO  02-23011314

家,是什么?是给人有安全感的地方?还是一堆有血缘关系的人,被迫不得不生活在一起?当家人之间徒具形式,无实质情感的往来关系,脆弱的互信基础如何瓦解?当家只剩房子的空壳,家还能称之为家吗?故事发生在一场告别式上,家族所有人回来,为了送亡者最后一程。葬礼之后的聚会,众人拼凑回忆亡者生前种种,同时诉说现在的自己。和谐表象的暗潮汹涌,静默时刻的压抑张力,秘密将被揭露的不堪,骨肉至亲彼此伤害的丑恶,一场家族崩坏的风暴山雨欲来。动见体剧团编导符宏征的新作《离家不远》,从自身的家庭回忆出发,透过回顾家族成员的死亡,揭开人们为何以爱为名却暴力相向,书写一则台湾当代的家族寓言。

从演员经验取材  贴近对离别伤逝的凝视

《离家不远》的概念雏形,成形于符宏征前年在台大戏剧系执导的学期制作《关键时光》,以过年过节的家族团圆为出发点。他说:「以往过年,家族都会固定在初二到姑姑家团聚。那一年刚好姑姑过世,我们只约了爸爸这一系的家人去餐厅聚会,结果姑姑家的表哥表弟,也不约而同订了同一家餐厅。当下,就觉得很感慨,似乎姑姑在冥冥之中有安排,不希望大家太快散掉,不要急著走,让我们再聚在一起吃饭。」有别于《关键时光》从奥菲欧的神话折射到人间,在流离破碎的情节片段中,以断章无序的结构,推演著家庭故事,《离家不远》则更专注聚焦于家族叙事,大量从演员身上取材,试图贴近每个人曾经对离别、伤逝与思念的深沉凝视。

于是,排练初期,十三个演员各自分享了家庭记忆,以及有关死亡的故事。这些故事有些听了很耐人寻味,有些则会勾起自己的回忆。例如:看见亲人在葬礼中奇怪举动的那一刻、长大后才发现妈妈秘密的那一刻、舍不得哥哥要离家入伍的那一刻、看见亲戚小三原来是自己所识的那一刻、原来我不被重视的那一刻、原来她不是我妈妈的那一刻……或者大家有似曾相似的经验、或许听来有如连续剧情节般荒谬,但这些,确实就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排练过程中,演员经由不断变换角色设定,建立彼此间不同的关系,透过身分、称谓的改变,不同立场、情绪和反应,从相互对立冲突到包容理解。

舍弃肢体剧场  解构通俗剧挖掘内在幽微

符宏征表示,《离家不远》舍弃了过往肢体剧场的风格,更像是一出经过解构的通俗剧:「通俗剧本来就来自于家庭,戏剧性与通俗性更是密不可分。借由放大真实生活中人际之间细致难以观察的互动,引导观众看见表象背后,那些被拆解、压抑的片段。」虽然少了身体性的表演,符宏征擅于挖掘内在幽微的导演手法,依旧强烈而深刻。

舞台上的人物即使撕裂争吵,还是有「爱」,一面摧毁彼此关系,一面表露温暖和爱。他们经常处于一种不安、焦虑、压抑并残暴的状态,藏匿于交界,而显露于瞬间。那是属于日常也是非日常的,是最浓烈也最平淡的,既抽象又具体的感知。他捕捉了生命里最基本也最困难的情境。那种不知不觉的转变,好像知道又不知道、说出来又难以解释地清楚的瞬间。而许多个瞬间积累,一旦引爆,就会有核弹般的震撼力。

《离家不远》是属于你我的、关于离别和思念的回忆录、是纪念也是生命消逝的感伤回望。我们在临别以前,真需要这样的场合,让死者安歇、生者安慰。告别式或葬礼,如同每一个重要的人生场合,存在著一百种不同样貌,即使光怪陆离也毫不意外。《离家不远》里的告别式,正是其中一种。符宏征强调,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戏,有时候会发现,生命中还有很多没有碰触过的层次,这些片刻或许是生活中简单的反应或互动,平凡无奇却无损精采,常让人深深动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马华剧场导演在台湾

马华文学在台湾,发展至今俨然已自成一家,马华剧场创作者在台湾亦耕耘有成。整体看来,动见体的符宏征、身声演绎剧场的吴忠良、活跃于各剧团的林耀华、禾剧场的高俊耀,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战将。其中,又以符宏征为马华艺文系谱在剧场界的重要代表。

符宏征早年跟随陈伟诚学习波兰剧场大师葛罗托斯基的训练技法;北艺大导演研究所毕业后,成为剧场导演赖声川的得意门生。从纯粹身体的操演到处理经典文本的学习过程,造就他擅长以抽象肢体表演切入文本的导演风格。诗人、剧场导演鸿鸿认为,符宏征的作品深刻挖掘剧作与人物内在的感触,透过微妙的生活细节,唤醒观众内心的情感。他的作品内敛而诗意,著重肢体情绪与声音(音乐、音效、语言)的效用,让人猛然惊叹日常语言与文学语言,在剧场里竟可以有这么丰富的变化、变奏、交响。

二○○五年,符宏征以《嬉戏》拿下「台新艺术奖」表演艺术类首奖。在台湾剧场耕耘十多年,曾经待过人子、密猎者、身声演绎社、外表坊、创作社等团体,在交出这张漂亮的成绩单后,符宏征终于认为时机成熟,在二○○六年成立了自己的剧团——动见体。(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