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曲艺、古琴同台交融 禅意《聊斋》 辩证人间「真」情 |
《聊斋》由乾旦兆欣身兼导演与主演,与曲艺家叶怡均及琴师陈昌靖一起演出。
《聊斋》由乾旦兆欣身兼导演与主演,与曲艺家叶怡均及琴师陈昌靖一起演出。(兆欣 提供)
戏曲

京剧、曲艺、古琴同台交融 禅意《聊斋》 辩证人间「真」情

兆欣是国内少见的乾旦,兼习京昆各家流派,这次首度执导,选择蒲松龄小说《聊斋》,重点不再搬演情节,却是将故事中寄寓的细腻情感、情境氛围呈现于舞台上。邀请曲艺家叶怡均与琴师陈昌靖合作,在剧场中以说唱歌舞表现,在抒情与叙事间来回摆荡,凝练如诗,写意如画,渲染情感聚散的无奈怅然。兆欣表示,他想传达的无非是一点人间「真」情的辩证。

兆欣是国内少见的乾旦,兼习京昆各家流派,这次首度执导,选择蒲松龄小说《聊斋》,重点不再搬演情节,却是将故事中寄寓的细腻情感、情境氛围呈现于舞台上。邀请曲艺家叶怡均与琴师陈昌靖合作,在剧场中以说唱歌舞表现,在抒情与叙事间来回摆荡,凝练如诗,写意如画,渲染情感聚散的无奈怅然。兆欣表示,他想传达的无非是一点人间「真」情的辩证。

《聊斋》兆欣首次导/演作品

2013/12/20~22  19:30   2013/12/21~22  14:30

台北 松山文创园区多功能展演厅

INFO  0918367969

一桌二椅, 三名表演者——曲艺说书、京剧旦角、古琴乐师,相互渗透交融,轮流扮演故事中的主角与配角,素净的服饰、空寂的舞台与清雅的乐音,这出《聊斋》说得幽幽缓缓,颇有禅意。

不演情节  呈现《聊斋》氛围情思

导演兆欣说,《聊斋》小说流传已久,至今仍被各种表演形式不断诠释搬演;无论《聊斋》内容如何荒诞离奇,其实都不脱人鬼狐妖的绮恋。因此,此次搬演的重点不在情节,而是将故事中寄寓的细腻情感、情境氛围呈现于舞台上,「固然评论家多半认为《聊斋》是部讽刺世情的小说,但原著文辞里最迷人之处,还在蒲松龄『留白余韵』的笔法,这给予戏曲创作最直接的著力点。」

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串接在一起,没有线性发展的完整剧情,人物不具名姓,也没有确切的时空情景,《聊斋》中的缕缕情思,在剧场中以说唱歌舞表现,在抒情与叙事间来回摆荡,凝练如诗,写意如画,渲染情感聚散的无奈怅然。兆欣表示,他想传达的无非是一点人间「真」情的辩证,「《聊斋》也许只是一种名称上的假托,小说中每段邂逅都因人鬼妖身分差异,而不得不走向分离,那种疏淡的情感描绘,似有若无予人无限余韵——这正是抽开了情节,才得以被彰显的。」

京剧、曲艺、古琴  同台混融也现代

在形式上,《聊斋》是一场传统与传统的对话。身兼主演的兆欣,是台湾少见的乾旦,兼习京昆各家流派,追随程砚秋脚步,从实验中叩问传统。曲艺家叶怡均是国内唯一评书、相声两门抱的传统曲艺工作者。琴师陈昌靖兼习中西音乐,致力琴歌声腔,追求古琴传统雅韵。京剧、曲艺、古琴的同台,展示了传统艺术的包容性,其收纳与融合的可能,亦是戏曲本有的特性。

更有意思的是,《聊斋》从题材到表演,运用的皆是传统素材,然而,全剧却散发一种现代与古典交错混淆的暧昧氛围。就像是执著于爱与痴的鬼,说著那些虚构的故事,其实都是真实人生的映射,又像是《聊斋》演的是蒲松龄的小说,却又似是而非。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