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变形记》 唤醒公平正义的行动自觉 |
《台湾变形记》呈现许多台湾光怪陆离的荒谬现状,图为排练现场。
《台湾变形记》呈现许多台湾光怪陆离的荒谬现状,图为排练现场。(金枝演社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金枝演社的胡撇仔严肃喜剧

《台湾变形记》 唤醒公平正义的行动自觉

有别于《浮浪贡开花》的诙谐喜闹,导演王荣裕将对大环境的关怀、隐忧与不安投射在新作《台湾变形记》中,国内诸多光怪陆离的荒谬现状,都出现在情节里,角色原型亦是你我熟识的台湾民众甚或新闻人物。创作动机虽严肃,但金枝依然发挥「胡撇仔」基因,大玩善恶对决的西部片元素,成为胡搞到极致的严肃喜剧。

有别于《浮浪贡开花》的诙谐喜闹,导演王荣裕将对大环境的关怀、隐忧与不安投射在新作《台湾变形记》中,国内诸多光怪陆离的荒谬现状,都出现在情节里,角色原型亦是你我熟识的台湾民众甚或新闻人物。创作动机虽严肃,但金枝依然发挥「胡撇仔」基因,大玩善恶对决的西部片元素,成为胡搞到极致的严肃喜剧。

金枝演社《台湾变形记》

10/10~11  19:30   10/11~12  14:30

国立台湾艺术教育馆南海剧场

INFO  02-66377987

从去年洪仲丘事件万人上凯道,到今年三月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眼见强权、霸权主导台湾社会,民主政治明显倒退,人权、公义遭到侵蚀,向来乐天烂漫的金枝演社导演王荣裕对此感到很焦虑。他说,翻开这块土地的历史,台湾人民从没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即使在廿一世纪的民主制度下,威权迂腐除之不去,怯懦奴性如影随形,「如果对公民意识的自觉远远不足,如何捍卫社会公义的最后防线?」

胡搞到极致的严肃喜剧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做一出跟以往不同的戏。」有别于《浮浪贡开花》的诙谐喜闹,王荣裕将内心对大环境的关怀、隐忧与不安,投射在新作《台湾变形记》中。全剧从日本导演山中贞雄的电影《人情纸风船》得到灵感,讲的是一群弱小的人,被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黑白道势力所绑架,甚至得不断出卖自己。最后,他们如何为了那个最微小的价值、为了自己站出来。

国内诸多光怪陆离的荒谬现状,都出现在《台湾变形记》的情节里,角色原型亦是你我熟识的台湾民众甚或新闻人物:眼高手低的市长、鱼肉乡民的财阀恶霸,还有敢怒不敢行动的花枝、以为委曲求全就能换得平静的珍珠,贪财怕死的昆伯夫妻、单纯想捍卫土地又无能为力的阿星。

创作动机是严肃的,但金枝仍摆脱不了与生俱来的「胡撇仔」基因,在《台湾变形记》中,王荣裕大玩善恶对决的电影类型——西部片元素,将好莱坞电影中的西部风情搬进剧场,虚构全球首部「东部片」,成为胡搞到极致的严肃喜剧。

期待观众看完有行动的觉醒

为了捍卫最渺小的价值和尊严,即使再微不足道的人,也会宁愿丢掉自己的生命,坚持去守护,这个精神是现今台湾所欠缺的。用小小四方舞台诉诸永恒公义价值的傻气,就是想唤醒台湾人民,重新找回你我心中原本单纯美好、变形前的美丽福尔摩沙。

王荣裕说:「这次的戏,我要让观众看完,走出剧场,心里有著一种行动的觉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