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乐与文字的美好共鸣 |
《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时报出版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音乐与文字的美好共鸣

音乐素养广博且深厚的日本文学家村上春树,将将音乐的线条尽情编织,延伸了小说的空间。连他自己都说:「若没有迷醉于音乐,我可能不会成为小说家。」但在指挥家小泽征尔面前,他就像个忠诚又害羞的粉丝,透过六次访谈,两人深度地交换了对音乐的爱与心得,打造出《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一书,音乐与文字美好共鸣。

音乐素养广博且深厚的日本文学家村上春树,将将音乐的线条尽情编织,延伸了小说的空间。连他自己都说:「若没有迷醉于音乐,我可能不会成为小说家。」但在指挥家小泽征尔面前,他就像个忠诚又害羞的粉丝,透过六次访谈,两人深度地交换了对音乐的爱与心得,打造出《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一书,音乐与文字美好共鸣。

在村上春树的小说中,音乐,绝对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无论是以一首乐曲贯穿故事架构,或是热爱音乐的主人公,他的文字背后,总充满了悠扬的旋律。随著的人气上扬,他的作品,反倒带动了读者们对音乐的好奇。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二○○九年,长篇小说《1Q84》里与剧情发展紧密的杨纳杰克(Leoš Janáček)《小交响曲》造成抢购,接著去年出版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让李斯特的《巡礼之年》录音立即销售一空。

这个连锁效应不是没有道理,村上春树对音乐的品味,确有独到之处。他将音乐的线条尽情编织,延伸了小说的空间。连他自己都说:「若没有迷醉于音乐,我可能不会成为小说家。」

从畅销作家变成粉丝

《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中,音乐已经不再处于配角,而是成为注目的焦点了。有趣的是,这会儿处于对谈另一端的村上春树,竟像忠诚又害羞的粉丝一般隐藏在扉页的背后,甚至从书名中缺席。

忆起第一次和小泽聊及音乐时,他说:「『那么有趣的话提就这么消失掉未免太可惜了。应该有谁录音起来,写成文章留下来。』我想。而且把那写出来留下来的谁,我脑子里浮现的人,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别人——虽然好像有点厚脸皮,不过也很顺理成章。」

村上准备了录音机和指挥大师进行了六次的访谈,从二○一○年十一月到隔年七月,他们在日本东京、村上春树神奈川家中、檀香山、甚至从瑞士日内瓦往巴黎的列车当中,留下了美好回忆。而事后他更仔细地将录音转换成文字、整理成原稿、再请小泽征尔校定。

两人共同写下的故事

对音乐的理解,村上绝非门外汉。全书四个「间奏曲」中,他从版本比较起头,仅仅是一首贝多芬钢琴协奏曲第三号,就有卡拉扬和顾尔德、顾尔德和伯恩斯坦、赛尔金和伯恩斯坦、赛尔金和小泽征尔、内田光子和库特.桑德林的不同诠释。而后谈唱片、文章和音乐的关系、马勒的音乐,一直到芝加哥蓝调和森进一。在对话分享中,不得不佩服访问者所涉猎的不仅量大、更是专精。

不过,《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虽是一本对谈书,文字中仍处处显露著村上诱导小泽征尔说故事的功力。即使「小泽语法」要转换成日语文章不容易,「大动作的手势和身体摆动,很多思想以歌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村上仍整理得十分得宜,以至于小泽能够从当伯恩斯坦助理时,一路回忆到偷借尤金.奥曼蒂的指挥棒被发现,还有年轻时虽然是名顶尖指挥也只能睡在电影院,以及到在米兰被喝倒采等等往事。读来就像小说一样,充满著戏剧性。

「春树先生谢谢。托您的福让我回想起极为大量的往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话非常坦白地顺口出来。」从读完原稿的小泽吐露的第一句心声,脑中浮现出他们挨在音响旁,一次又一次地播放,时而交换心得、时而噤声接受音乐洗涤。身旁的经典专辑堆得高高、旁边伴著茶香氤氲……与其说是村上春树的新书,倒不如说是两人共同写下的故事。音乐与文字产生了共鸣,我们似乎也和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

OT报告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纪念大师刘凤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