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邦立芭蕾舞团耶稣受难日罢工 《睡美人》停演 |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精采舞码《睡美人》,因舞者罢工而与观众无缘。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精采舞码《睡美人》,因舞者罢工而与观众无缘。(Yan Revazov 摄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 提供)
柏林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耶稣受难日罢工 《睡美人》停演

复活节前的周五耶稣受难日是演出黄金档期的开始,但为了让诉求受到更多注目,原订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演出舞剧《睡美人》的柏林邦立芭蕾舞团,舞者们就选在这一天进行罢工,歌剧院来不及发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于发生观众全部到场之后才得知罢工的事件。当晚芭蕾舞者高挂舞鞋舞衣,在歌剧院外发放罢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文字|陈思宏、Yan Revazov
第269期 / 2015年05月号

复活节前的周五耶稣受难日是演出黄金档期的开始,但为了让诉求受到更多注目,原订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演出舞剧《睡美人》的柏林邦立芭蕾舞团,舞者们就选在这一天进行罢工,歌剧院来不及发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于发生观众全部到场之后才得知罢工的事件。当晚芭蕾舞者高挂舞鞋舞衣,在歌剧院外发放罢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复活节是德国重要的节日,从周五耶稣受难日(Karfreitag)开始放假,连续四天假期一直放到周一,大量游客涌进柏林,对城市里的大小剧场而言,一直都是个冲票房的黄金档期,柏林几乎每个知名表演团体都一票难求。今年的耶稣受难日在四月三日,柏林德意志歌剧院(Deutsche Oper Berlin)推出柏林邦立芭蕾舞团(Staatsballet  Berlin)的柴科夫斯基舞剧《睡美人》Dornröschen,票券全部售罄,约一千八百位观众准时抵达歌剧院,临时才得知舞者罢工,演出被迫取消。当晚芭蕾舞者高挂舞鞋舞衣,在歌剧院外发放罢工文宣,要求更好的工作保障。

工会选大日子罢工

德国工会体系强大,民众早就习惯罢工,也大都站在劳工这边,就算因为大规模罢工而必须面临不便,许多人也是领人薪水的劳工,都能理解且支持罢工。这次芭蕾舞者罢工,的确是比较少发生,歌剧院来不及发出取消演出通知,以至于发生观众全部到场之后才得知罢工的事件。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有将近九成的舞者,是德国服务行业工会(Vereinte Dienstleistungsgewerkschaft,通常都简称为Ver.di)的会员,在决定耶稣受难日罢工之前,舞者已经透过德国服务行业工会组织表达立场,且已经罢工过,希望争取更合理的薪资与工作时数待遇。这次选择这个特定的节日再度罢工,当然是因为这是一定会完售的大日子,在这天进行罢工,绝对会得到更多关注,让资方正视舞者的权益。

这次耶稣受难日的罢工活动,剧院必须办理全额退票,粗估损失金额为八万欧元左右。为了这次演出,演出《睡美人》王子重要角色的芭蕾巨星萨拉方诺夫(Leonid Sarafanov)专程从俄罗斯圣彼得堡飞抵柏林,却无法上台。巨星合约是特聘,拿到的酬劳不能与舞团全职舞者相比,不是罢工的一员,但王子不可能独舞撑完全场,只能一起停演。《睡美人》的舞者罢工,让歌剧院、芭蕾舞团大震荡,忙著与观众解释、对媒体发新闻稿、与舞者继续协调。

舞者的罢工诉求

柏林邦立芭蕾舞团是公立团体,舞者这次透过德国服务行业工会出面,要求资方柏林歌剧基金会(Stiftung Oper in Berlin)给予舞者更好的劳资协定(Haustarifvertrag),针对工作时数、健康保险、薪水,给舞者更进一步的保障。柏林邦立芭蕾舞团的演出,一年超过百场,舞者身体负荷很大,提出罢工诉求,只希望资方能正视舞者的权益。

但柏林歌剧基金会的执行长菲尔哈尔特(Georg Vierthaler)面对这次的罢工,态度非常强硬,他拒绝透过德国服务行业工会,讨论舞者工作合约协定。劳资双方目前僵持不下,德国服务行业工会警告,若一直得不到正面的回应与协调,不排除进一步扩大罢工范围。

罢工风波在截稿之前仍未停息,舞者在工会、歌剧基金会、观众之间,处境尴尬艰难。其实芭蕾舞者从小忍受各种身体疼痛,好不容易挤进了窄门,在柏林芭蕾舞团跳舞,最大的快乐,当然是在舞台上献艺,把最好的舞姿留给观众,在喝采声中忘却身体的伤。罢工与登台跳舞,舞者一定是选后者。但在取得更好的工作条件之前,这群身体绝美的芭蕾舞者并不柔弱,脱下舞鞋,也能跟所有的劳工一样,坚定面对强硬的资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