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谢克特遇上皇家芭蕾 《不可碰触》让人耳目一新 |
谢克特的《不可碰触》呈现的是粗犷的战士,服装也多了几分松垮和厚重。
谢克特的《不可碰触》呈现的是粗犷的战士,服装也多了几分松垮和厚重。(Tristram Kenton 摄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 提供)
伦敦

当谢克特遇上皇家芭蕾 《不可碰触》让人耳目一新

近几年在创新上企图心旺盛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最近与以色列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合作,推出新作《不可碰触》。曾来台演出《政治妈妈》的谢克特以重心下沉的肢体及震耳欲聋的节奏为特色,与强调向上跳耀、轻盈优雅的芭蕾如何结合?让人十分期待。

文字|魏君颖、Tristram Kenton
第269期 / 2015年05月号

近几年在创新上企图心旺盛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最近与以色列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合作,推出新作《不可碰触》。曾来台演出《政治妈妈》的谢克特以重心下沉的肢体及震耳欲聋的节奏为特色,与强调向上跳耀、轻盈优雅的芭蕾如何结合?让人十分期待。

曾到台湾演出《政治妈妈》的以色列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Hofesh Shechter),与台湾观众亦相当熟悉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首次携手合作。单看两个舞团各自的风格,几乎像油与水难相融,究竟成品如何,让人颇为好奇。

这不是皇家芭蕾第一次尝试跨越和消融现代舞和芭蕾的界限。早在二○○六年,舞团便有与现代舞背景的韦恩.麦奎格(Wayne McGregor)合作编舞《色饱和度》Chroma。打开每年的舞季节目安排,除了经典舞剧《天鹅湖》或《胡桃钳》外,还常见皇家芭蕾较早期由驻团编舞家阿胥顿、麦克米伦创作的作品。近年来在不少制作中,舞团策略性地安排新作品,无论是皇家芭蕾出身的惠尔顿、史卡雷,或是风格特出的麦奎格,处处可见舞团在创新上的努力。

难以想像的跨界搭档

出生于耶路撒冷的谢克特,在《政治妈妈》之后,持续推出新作品。如与英国艺术家安东尼.格姆雷(Antony Gormley)合作的《幸存者》Survivor,或是二○一三在沙德勒之井演出的《太阳》Sun,震耳欲聋的节奏鼓动、强而有力的甩动,以及烟雾弥漫的舞台,仿佛都成为谢克特的正字标记。长期观察谢克特作品的皇家芭蕾总监欧海尔(Kevin O’Hare),主动向谢克特提议合作。以舞团的规模,不仅在舞蹈上可以做大型作品,对于能作曲的谢克特来说,还有一整个完整编制、现场演出的管弦乐团可以发挥。

如此的跨界,绝对是个挑战。若同时看过皇家芭蕾和谢克特作品的观众,可能会想著:「天哪,这两者要怎么搭在一起?」根据谢克特的说法,他认为自己必须说著让芭蕾观众听得懂的语言,而那必须依旧是他自己的语言。相较于重心往上、以跳跃为重要元素的芭蕾,谢克特的「语言」无疑是重心较为往下的,屈膝和弯腰,是他的作品中常见的动作。在整套节目的安排上,皇家芭蕾将《不可碰触》夹在巴兰钦的《四种气质》The Four Temperaments与麦克米伦的《大地之歌》Song of the Earth中间,不管观众是来看谢克特,还是来看舞团招牌作,不同愿望一次满足。正是如此「三明治」安排,更能比较三者的风格殊异。

多了芭蕾口音的谢克特

与当晚前后两出作品相较,《不可碰触》中的舞者,多是皇家芭蕾舞团中较年轻的一群。比起紧身、强调俐落线条的芭蕾舞服装,《不可碰触》呈现的是粗犷的战士,服装也多了几分松垮和厚重。以谢克特的作品来说,《不可碰触》的舞者明显地在举手投足间较为柔和轻巧,说的是谢克特的身体语言,却也带了一些芭蕾「口音」。多数的芭蕾作品中,常有个别舞者独舞或双人舞展现技巧的段落;谢克特则强调群舞,和全体舞者呈现的力道 。整体而言,是个让观众耳目一新的作品。至于对于两方的死硬派支持者来说,这作品大概就像英国有名的酵母酱,色泽浓醇而气味强烈,要不爱它要不恨它,得要亲眼见识,才能够判断。

无论是去年英格兰国家芭蕾与阿喀郎.汗的合作,或是今年皇家芭蕾与谢克特的大胆尝试,在在都显示英国芭蕾舞团的寻求新意的企图心。就艺术成就而言,舞团有所突破,是必要的。来自不同舞蹈背景的编舞家,也能对舞者带来新的刺激。对芭蕾和现代舞的观众来说,亦可踏入陌生的场域,瞧瞧不同的作品。对艺术环境的长远发展而言,将是有所助益。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