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Live计划 泰德现代美术馆化身舞蹈博物馆 |
泰德美术馆与法国雷恩的「舞蹈博物馆」合作,舞者在美术馆中演出。
泰德美术馆与法国雷恩的「舞蹈博物馆」合作,舞者在美术馆中演出。(Hugo Glendinning摄 Tate Modern 提供)
伦敦

BMW Live计划 泰德现代美术馆化身舞蹈博物馆

如果「舞蹈」变成博物馆中的「展品」,会是怎样的样貌?观赏者又要如何「观赏」呢?由泰德美术馆与法国雷恩的「舞蹈博物馆」合作、五月连续两天的展演,九十位舞者与观众现场互动,透过空间、舞者、观众,重新诠释「展示」的意义。而这次展演也属BMW Live网路转播计划,观众可以选择在电脑前观赏,让艺术家有机会挑战观众参与的各种可能性。

如果「舞蹈」变成博物馆中的「展品」,会是怎样的样貌?观赏者又要如何「观赏」呢?由泰德美术馆与法国雷恩的「舞蹈博物馆」合作、五月连续两天的展演,九十位舞者与观众现场互动,透过空间、舞者、观众,重新诠释「展示」的意义。而这次展演也属BMW Live网路转播计划,观众可以选择在电脑前观赏,让艺术家有机会挑战观众参与的各种可能性。

「如果,把泰德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变成舞蹈博物馆……?」乍看标题,心想:什么?难道泰德现代美术馆要改辕易辙,变成舞蹈博物馆了吗?

定睛一看,原来是泰德美术馆与法国雷恩的「舞蹈博物馆」(Musée de la danse,国立雷恩与布列塔尼编舞中心)的合作,由艺术总监伯瑞斯.查玛兹(Boris Charmatz)率领九十位舞者进驻泰德现代美术馆,在五月十九、廿日,呈现长达两天各八小时的展演。若「舞蹈」成为展品,透过空间、舞者、观众三者的互动,该怎么诠释「展示」的意义呢?

「舞蹈」在空间中如何「展示」?

如何看美术馆里的作品呢?脑中自动浮现的,是一幅幅挂在墙上的画作,或许是光阴的切片,留下画中人当下的身影和面容、或是画家脑中浮现的意象;那怎么看舞呢?往往是观众坐在台下,在黑暗中看台上的舞者,为了不错过微小的细节,只好目不转睛。时间在表演中是流动的,唯有此时此刻此地才能发生。

借由泰德美术馆的空间,编舞家查玛兹让「观看」和「表演」的关系变得模糊。他邀请观众在美术馆宽广的涡轮厅(Turbine Hall),和舞者一同暖身。只见偌大的空间中,上百位年龄、外表各异的观众,就这样穿著身上的服装,跟著舞者一同呼吸、旋转、踢腿。群众中还不乏几位好奇的小朋友,当起了编舞家的跟屁虫,跟前跟后地在厅内穿梭著。观众可以自由来去,如果觉得累了,也可选择在旁边休息,看著编舞家带领观众想像自己是不同时代重要舞蹈作品的舞者,可以是十九世纪的芭蕾舞者、或是廿世纪巴兰钦的舞团成员。暖身完毕,涡轮厅的一端铺起舞蹈地板、摆上板凳,方才一起舞动的观众们,或立或坐,围成一圈看舞者表演。

除了涡轮厅之外,查玛兹也在馆内其他展间,尝试两种展示的方式:一是在空无一物的展间中,只有参与者身在其中,借由如此极简的空间配置,让参与者思考「舞蹈博物馆」的呈现方式。另一种则是与原有的馆藏共享空间,实验舞者的身体在博物馆展示中扮演的角色:如果有间「舞蹈博物馆」,你认为里头该有什么典藏?除了策划表演节目之外,这个博物馆还能如何跟观众交流互动?挑战空间、时间、动作的概念展示之余,也让人深入思考博物馆的各种任务与特色。

多样性的观赏选择

此计划为期四十八小时,特别的是,这节目同时也是泰德现代美术馆与BMW Live的年度计划。从二○一二年起,透过网路转播的Live计划让世界各地的观众即使坐在家中,也可以欣赏表演。如此的科技便利性,也让艺术家有机会挑战观众参与的各种可能性。对照二○一二年首次合作的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的作品中,完全没有现场观众,只能远端观赏的设计,此次的「舞蹈博物馆」,观众可以选择在电脑前观赏、到美术馆远观、或是实地加入活动,这几种观看和互动的方式提供观众多样选择。

假如泰德美术馆变成舞蹈博物馆……那会是什么样子?或说,一个舞蹈博物馆可以是什么样子?查玛兹在二○○九年发表的宣言中,期许舞蹈博物馆是「活的」;它并非仅仅只是举办一系列活动,还可以让人在其中呼吸、冒险的地方。博物馆的「空间」作为概念,甚至可以超越硬体空间而存在。

也许「舞蹈博物馆」下回便在他方……

相关网页:www.tate.org.uk/whats-on/tate-modern/eventseries/bmw-tate-live-if-tate-modern-was-musee-de-la-dans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