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外交事务艺术节 杨.法布尔、谢克特搬演新作 |
谢克特的新作《野蛮人》。
谢克特的新作《野蛮人》。(Simona Boccedi 摄 Berliner Festspiele 提供)
柏林

柏林外交事务艺术节 杨.法布尔、谢克特搬演新作

今年进入第四届的「外交事务」艺术节,从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展开十天的演出,这次邀来比利时前卫艺术家杨.法布尔的新作、廿四小时马拉松演出的《奥林匹斯山》与当红以色列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的《野蛮人》,前者以舞蹈、独白、装置,演绎希腊神话的纷乱与哀愁,后者大量使用巴洛克音乐,群舞盛大炫目,肢体外放夸张。

文字|陈思宏、Simona Boccedi
第272期 / 2015年08月号

今年进入第四届的「外交事务」艺术节,从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展开十天的演出,这次邀来比利时前卫艺术家杨.法布尔的新作、廿四小时马拉松演出的《奥林匹斯山》与当红以色列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的《野蛮人》,前者以舞蹈、独白、装置,演绎希腊神话的纷乱与哀愁,后者大量使用巴洛克音乐,群舞盛大炫目,肢体外放夸张。

「柏林艺术节」公司(Berliner Festspiele)策划的「外交事务」艺术节(Foreign Affais),今年迈入第四届,策展人冯.哈茨(Matthias von Hartz)眼光精准,资金充沛,虽然才稚龄四岁,「外交事务」却已经成为重要的欧洲夏季艺术节。「外交事务」聚焦行为艺术、舞蹈、前卫表演艺术,从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十天的艺术节票券售罄,杨.法布尔(Jan Fabre)的廿四小时长作《奥林匹斯山》Mount Olympus在此世界首演,明星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Hofesh Shechter)的新作《野蛮人》Barbarians担任压轴,抽搐外放的肢体、夸张的舞台,让艺术节在热烈掌声中结束。

廿四小时剧场马拉松

剧场表演时间长度应该如何度量、节制?鬼才艺术家杨.法布尔在今年的「外交事务」推出全新作品《奥林匹斯山》,从下午四点开始演出,整整廿四小时不间断,马拉松表演,考验观众耐力。

《奥林匹斯山》舞台上总共有卅位表演者,以舞蹈、独白、装置,演绎希腊神话的纷乱与哀愁。杨.法布尔以他一贯的戏谑,舞台充满肢体撞击意象,全裸的希腊众神在台上喷洒颜料、舞动、嘶吼,整整一天一夜,毫无中场休息。

《奥林匹斯山》的演出长度特殊,观众可随时进出,午夜之后,即使台上的表演持续,睡意袭击观众,不少观众离席去场外倒头睡著,醒来再进剧场,甚至有观众在剧场外的草地搭起了帐篷。马拉松接近尾声时,所有观众都回到了座位,舞台上群舞盛大,宛如生命庆典,观众热情回应。希腊悲剧被杨.法布尔重新定义,以廿四小时的时间刻度,带领观众走过一趟剧场生命旅程。据说,有观众在那廿四小时演出当中,毫无阖眼,陪台上的表演者,一起奔向马拉松的终点。

《奥林匹斯山》让杨.法布尔尽情挥洒舞台调度的长才,演出难度极高,需要策展单位、观众、演出者的多方配合。这次的演出,策展团队欢迎观众带睡袋、帐篷,现场有梳洗设备,观众可借用乾净毛巾,也提供食物,确保演出顺利。看完廿四小时的演出,观众建立了一种魔幻的剧场情谊,陌生人一起睡、一起刷牙,舞台上精采,戏棚下也热闹。

谢克特《野蛮人》炫目夸张

这几年极受各地观众欢迎的以色列编舞家谢克特,新作《野蛮人》受邀至「外交事务」演出,只演出一场,观众反应热烈。谢克特钟爱巴洛克音乐,《野蛮人》大量使用巴洛克音乐,配上电子音乐与大量旁白,舞台灯光非常戏剧化,群舞盛大炫目,肢体外放夸张,分为三部的舞作是编舞家对于群体文化的夸饰,极受到观众喜爱。

《野蛮人》如曾访台演出的《政治妈妈》Political Mother,乘载的创作意念清晰,观众很容易抓到谢克特的意图。《野蛮人》音乐吵杂,编舞语汇热闹几乎没有冷场,宛如摇滚演唱会,为「外交事务」艺术节划下喧哗句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