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斯.马沙利斯 美国爵士大当家 |
爵士钢琴大师艾利斯.马沙利斯
爵士钢琴大师艾利斯.马沙利斯(国家两厅院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爵士钢琴大师

艾利斯.马沙利斯 美国爵士大当家

身为美国最知名的爵士家族大家长,爵士钢琴大师艾利斯.马沙利斯不只是带出四个在爵士乐界光芒耀眼的四个儿子,更是桃李满天下的「爵士界孔夫子」,手下高徒众多,说是「马家军」也不为过!而出身纽奥良的他,演奏风格并非传统纽奥良爵士而已,他说:「我儿子温顿(小号大师)曾形容我的音乐是「跨界音乐」,跨过了纽奥良传统与所谓的现代艺术。而我自己,则认为重点在于我想写什么样的曲子,以及我想演奏什么样子的作品。」

身为美国最知名的爵士家族大家长,爵士钢琴大师艾利斯.马沙利斯不只是带出四个在爵士乐界光芒耀眼的四个儿子,更是桃李满天下的「爵士界孔夫子」,手下高徒众多,说是「马家军」也不为过!而出身纽奥良的他,演奏风格并非传统纽奥良爵士而已,他说:「我儿子温顿(小号大师)曾形容我的音乐是「跨界音乐」,跨过了纽奥良传统与所谓的现代艺术。而我自己,则认为重点在于我想写什么样的曲子,以及我想演奏什么样子的作品。」

纽奥良的「马家庄」(The Marsalis Family),是天下知名的「爵士大宅门」。掌柜的老爷子是举世闻名的音乐教育家,钢琴大师艾利斯.马沙利斯(Ellis Marsalis)。老爷子年事已高,早已宣布「因为健康因素不再接受海外演出邀约」,这回能让他破例,飞过半个地球来担任今年夏日爵士派对的压轴,是台湾乐迷莫大的容幸!

爵士乐界的孔老夫子

马老爷子在音乐上的成就无须多言,他甚至可被视为「爵士乐界的孔老夫子」,多年来亲手指导出无数当代爵士名家。自己家里的四个儿子,小号手温顿(Wynton Marsalis)、萨克斯风手布蓝佛(Branford Marsalis)、伸缩号手戴尔菲尤(Delfeayo Marsalis)、鼓手杰森(Jason Marsalis),「马家军」早已威名在外!此外,纵横乐坛与影坛的帅哥钢琴手小哈利.康尼克(Harry Connick Jr.)、爵士兼电影配乐大师特伦斯.布兰切特(Terence Blanchard)、愤世嫉俗的纽奥良小号高手尼可拉斯.派顿(Nicholas Payton),还有一堆相信大家都听过的名字,都是马老爷子的门下高徒。

马沙利斯来自纽奥良,但演奏风格并非传统纽奥良爵士而已,是少数「纽奥良出身却不以演奏纽奥良爵士闻名」的音乐家。老爷子在四○年代晚期正式出道,玩的是当时最时兴的咆勃(Bebop),曾与演奏风格强烈、概念摩登现代(以当时角度而言)的高手如加农炮艾德利(Cannonball Adderley)、艾尔.贺特(Al Hirt)、大卫.纽曼(David “Fathead” Newman)等人合作过许多录音。超过六十年的音乐生涯,老爷子参与过无数经典专辑录音,但他的个人专辑大约仅仅廿来张,数量不算多。

鼓励学生找到自己的声音

世人对「艾利斯.马沙利斯」的景仰,大部分来自他对音乐教育的贡献,老爷子在纽奥良好几间著名大学的音乐学院任教(包括New Orleans Center of Creative Arts、University of New Orleans与Xavier University of Louisiana等)。他喜欢用哲学的角度教音乐,鼓励学生在音乐里「做实验」,从而找到自己的声音。

严肃同时戏谑地来看待这「马家庄」。马沙利斯掌握了美国南方绝大部分的爵士音乐教育方针,爵士力量从根基开始渗透。二少爷温顿,除了演出,更掌管著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爵士音乐总监位置,首善之都政通人和。大少爷布蓝佛则长期担任世界最大唱片公司的音乐总监一职,在唱片界呼风唤雨。三少爷戴尔菲尤则和大哥布蓝佛是同事,是备受信任与推崇的唱片制作人。换句话说,他们一家子从教育、政经、产品、物流等无一不包,由下至上完整掌控了美国爵士乐的命脉,庞大势力难以想像。

笔者曾在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与马沙利斯面对面坐下访问聊天的机会。犹记得当天自己诚惶诚恐的心情,如今把记忆化为文字,与读者分享。

Q:您作育英才无数,门下徒孙各个名气响亮,我自己便收藏了许多您学生录制的精采唱片,果真名师出高徒!但您是如何刺激学生们往音乐之路前进?

A我确实教导过无数学生。但老实说,愿意把自己练就到这个层级的人,其实没有你想像得那么多啦!我指导孩子,但让他们自己去决定未来的路。比方说,当我还在纽奥良艺术中心(New Orleans Center of Creative Arts)教书时,学生大约是高中左右的年纪,我的教育方针著重在帮助孩子们决定「自己未来要和音乐走多远」。等到这些学音乐的孩子们进入大学,他们便能清楚自己的方向,要让音乐成为未来吃饭的家伙,还是可以偶尔自娱娱人的「副业」。这个决定愈早弄清楚愈好。

举我儿子温顿当例子吧,我从没想过,他会回头研究传统纽奥良爵士的精髓,然后用他自己的方式,或说是一种较为现代的语汇,重新诠释包括路易.阿姆斯壮(Louis Armstrong)等老前辈的经典。小时候我或许给过他几张阿姆斯壮的唱片听,但长大后,那完全是他自己的决定。对于其他孩子,我的态度是一样的。身为一个教育者,我的责任在于扩大孩子的音乐格局,不时给他们一些提点,但别限制住他们的发展。最重要的是,最后的决定权在他们自己!

Q:理论上,您一家子一起玩音乐的机会应该很多,但坊间能找到集合府上一老四小,家族合体的唱片,好像也不过区区两场音乐会。难道您从没想过正式搞一个「马沙利斯家族乐团」吗?

A太多太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了,我学校里的学生问我,周游列国演出时各国的记者们问我,现在你又问我……我对于家族乐团这个想法其实不是那么感兴趣的,每个人做好自己正在做的事,其实就够了。电视上看过许多所谓的「家族乐团」(这儿就不特别举例,以免得罪人)总觉得那股整个家族向「钱」看的感觉很不好,我不喜欢,所以从没想过这么去玩。

Q:我想很多人都搞错了,认为您来自纽奥良,理所当然专精于纽奥良爵士?

A确实偶尔会发生一些类似的误解,不过应该没你想像那么严重啦!每个人的音乐,其实都反映了自身的养成,包括家族的文化背景等等。我儿子温顿曾形容我的音乐是「跨界音乐」,跨过了纽奥良传统与所谓的现代艺术。而我自己,则认为重点在于我想写什么样的曲子,以及我想演奏什么样子的作品。早期我写了许多较为即兴演奏取向的作品,那时年轻,认为大量的即兴独奏才帅。这些年则写了较多必须照著谱来的严肃作品。其实说穿了,就是看心情、看兴趣、看需要而已。

Q:先假设您投身于音乐教育已经五十载,相信也许更久,但针对爵士乐这回事,五十年前看到的,跟今天看到的景况肯定不一样。可以谈谈你所看到的吗?

A还是用我儿子当例子吧。杰森大约小学五年级时放学回家,怀里抱著社会课本。我拿过来翻了翻,发现里面有张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的图片,底下说明他的音乐对当时美国社会氛围的影响。下一页则是画家波拉克(Jackson Pollack)的滴画(Drip Painting)抽象画作的图片,底下文字则讨论视觉艺术对那个时代的影响。这些,都是我念小学的时候没有的呢(大笑)!

Q:我懂您的意思,但您应该也知道我问的,是别的吧……

A这么说吧,多年来我固定在纽奥良的Snug Harbor俱乐部演出,有一回一个老兄跑来找我讲话:「嘿!我廿五岁了,现在才知道查理.帕克。」我回答他:「老兄,你该开瓶香槟庆祝啊!五十岁还不知道谁是查理.帕克的大有人在呢!」这么多年下来,确实很多事不同了,但不变的依旧不变。过去的青少年和现在的青少年没啥不同,都只对当下流行的事物感兴趣。只是当时流行的,和现在流行的,天差地远。我所能做的,也是唯一该做的,就是告诉每个世代的年轻人:「你喜欢这个吗(流行音乐)?真不错呢!但,要不要也试试这个(爵士乐)?!」

后记

艾利斯.马沙利斯的演奏会近在咫尺,不进场欣赏这难得音乐盛宴,说实话,是您的损失。但演奏会前若想找马老爷子的音乐先预习一番,我建议听他的一张钢琴独奏专辑Duke in Blue,是老爷子向他偶像艾灵顿公爵(Duke Ellington)致敬的专辑,一甲子的音乐功力都在里面。最后,我私心期待这场音乐会里能多出现几个「姓马的」特别嘉宾,最好一家子都带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从50年代开始活跃爵士乐坛,不只培育了一门优秀的音乐家,更指导过当代许多优秀的乐手,影响力遍布爵士乐坛。

◎ 爵士乐界的第一家庭马沙利斯家族的大家长,其中最有名的是温顿.马沙利斯,不仅为爵士小号演奏家,更任职林肯中心爵士乐团艺术总监。

◎ 2011年获得爵士音乐的最高荣誉——NEA爵士大师奖。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