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董事会遇上艺术家 财务经营与艺术发展的两难习题 |
卡内基音乐厅新主席皮尔曼历年捐了不少钱,主舞台就以他命名,但夏天却与总监因为财务监督问题发生冲突。
卡内基音乐厅新主席皮尔曼历年捐了不少钱,主舞台就以他命名,但夏天却与总监因为财务监督问题发生冲突。(谢朝宗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当董事会遇上艺术家 财务经营与艺术发展的两难习题

美国的艺术团体主要靠私人赞助,所以善于募款并能监督财务的董事会,是一个团体能否长期营运的关键。但最近纽约发生的两个事件:卡内基厅董事会主席与总监的冲突,还有哥谭小歌剧团的被迫解散,让人体会到艺术的发展与团体的长治久安之间,要拿捏适宜的分寸真的不容易。

文字|谢朝宗
摄影|谢朝宗
第276期 / 2015年12月号

美国的艺术团体主要靠私人赞助,所以善于募款并能监督财务的董事会,是一个团体能否长期营运的关键。但最近纽约发生的两个事件:卡内基厅董事会主席与总监的冲突,还有哥谭小歌剧团的被迫解散,让人体会到艺术的发展与团体的长治久安之间,要拿捏适宜的分寸真的不容易。

美国的表演艺术是靠私人赞助,想要从小额捐款积沙成塔是不切实际,所以任何一个稳健的艺术机构都需要一个有活跃募款能力的董事会。但董事会的责任不仅是募款,还要监督财务运作,确保募款所得不被滥用。问题在于,艺术不是商品,其成效不是看成本和收入,因此财务运用是不是合理正当,有时很难光靠数字来检证。这个灰色空间或许是艺术挥洒之地,但有时也可能造成冲突,我们从纽约两个机构最近的发展可知。

卡内基厅总监遭质疑未避利益冲突

正在九月新季要展开前,举世知名的卡内基音乐厅传出震惊乐坛的新闻:董事会主席皮尔曼(Ronnald Perelman)以总监吉林森(Clive Gillinson)「财务不透明」为由,在夏天暂时解除他的职务,虽然其他执行董事很快将其复职,并请律师调查。

根据报导,两人主要的冲突点是一个由华纳唱片赞助的音乐比赛,其规则是从二○一四/一五季度在卡内基有独奏独唱会的十八至卅五岁的古典音乐家中择选一人。但是因为华纳的控股公司老板也是卡内基的一名董事,皮尔曼认为有利益冲突嫌疑,要求吉林森重新考量未被接受。

皮尔曼是今年初才上任的新主席,新闻曝光没两个星期,他就宣布离职,表面上看来,是吉林森赢了这一仗,但这不表示一切复旧,因为皮尔曼所代表的美国艺术赞助人生态的转变,是大势所趋。董事的要件是非富即贵,反映了当前社会的财务菁英。美国财富的创造方式,已经由制造商品的工业,转为在股票财务市场上的炒作,这些富豪看盈亏都是短线,不像工厂主可以忍受长期的投资。他们即使对艺术真有兴趣(皮尔曼历年来捐了不少钱给卡内基,主厅的舞台就以他为名),还是免不了要求回报(视觉艺术已经习惯了新一代收藏家频繁地买进卖出)。皮尔曼想要评估每场音乐会的损益或许太过功利,但乐坛上以这会让音乐家酬劳公开万万不可为理由也是太过封闭,因为这不仅表示他们不相信董事有守秘的能力,也助长外界对古典音乐是象牙塔的印象。而且董事会太过信任行政者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接下来是另一例。

六十万债务拖垮新兴歌剧团

哥谭小歌剧团(Gotham Chamber Opera)十月初突然宣布解散,原因是董事会在执行总监班尼特(David Bennett)离职后,审核帐目,发现有超过六十万元的负债,对这个一年预算不到两百万的团体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哥谭是众多纽约中小型歌剧团中比较具影响力的一个,在二○○○年创立,以新颖的舞台手法、在非传统的剧院表演冷门或当代作品著称,像是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星象馆里演海顿的Il Mondo della Luna、结合傀儡和歌手的El Gato con Botas和与纽约爱乐合作的The Raven,都很受好评。在纽约市立歌剧团破产后,更是每每被乐界引为歌剧经营可以「小而美」的典型。班尼特就是因此被圣地牙哥歌剧团给网罗。

正因为寄望甚殷,没有人去深究其行政上的缺失,就算财务报告每每延迟,董事会也怀著呵护婴儿长大的心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新总监上任,才发现已沦入不可挽回之地。反讽的是,圣地牙哥前总监也是因财务问题而下台,其董事会大概对班尼特未来的任何报告,都要半信半疑了。

做艺术的人喜欢戏称不懂会计,甚至以不惜成本为荣,但董事会的责任正是要精打细算以保长治久安,尺度如何拿捏,从这两件事就可看出,并不容易。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